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全职】R大电子竞技社4-6

双花甜甜甜甜甜哭!!!!!!!!

千千晚星:

4


招新的第二天是周六,叶修一大早带着没课的手下们浩浩荡荡地奔向广场搭起帐篷,开始了又一天的招兵买马。


只有林敬言要去上第二专业的课,临走前拉住方锐的手,郑重其事。


“不要乱跑,不要捣乱,不要跟叶修说话……”


“现在是北京时间上午八点零七分,距离第一节课上课还有负七分钟。”叶修捏着手机幽幽地说。


林敬言嗷了一声跳起来跨上单车走了,方锐幽怨地瞪了叶修一眼:“告诉他干嘛,要是迟到了半个小时他也就懒得去了。”


“年轻人,啧啧。”叶修很看不起地举起右手食指摇啊摇,“小别胜新婚,懂不懂?”


摊子前刚交完表的新生莫名奇妙地抖了一下,戴上耳机一脸愠色,匆匆地走了。


 


失去了林老师陪伴的方锐同学非常地寂寞。


他寂寞地偷走了叶修的烟盒,把烟一根根抽出来揪烟草丝出来玩。“老叶啊……”


“哎!!!您吩咐!!!”叶修一个不慎被偷走半条命,小心肝都跟着烟草丝被揪起来了。


“打个电话把老魏叫出来玩吧。”方锐突然灵机一动。


“喂老魏啊?我们广场上招新呢你来不来,跟你说可好玩了哈哈哈……”叶修一个电话打完可算把魏琛忽悠来,转头巴巴地看着方锐:“能释放人质了么?”


方锐和和善善地对叶大会长笑了笑,抽出一支烟递给叶修,把剩下的人质紧紧地攥在了手里。


 


魏琛站在广场上的帐篷密林之中,迎着上午明亮健康的阳光,对着“R大电子竞技社”的大条幅红了眼睛:“啊,青春!”


叶修和方锐蹲在摊子前嘻嘻嘻地笑:“老魏这样说着,拉开了自己的裤链。”


魏琛手执钢鞭将叶方二人打,绕着两大块海报展板你是风儿我是沙:“老夫当年怎么就瞎了眼招进来你们两个狗东西!”


“呸,我们进来的时候你早退休了装什么年轻呢真不害臊!”方锐从展板后面探出头来做了个鬼脸无情地揭穿他,被魏琛抓到了破绽瞅准了空子给勒住脖子拖了出来。


“哈哈哈看老夫痛打你的狗头!”魏琛一通狠手把方锐的头发揉成了鸟窝,叶修趁机想从方锐那儿把烟抢回来,结果魏琛老当益壮穷且益坚一把把叶修的后领也提溜住,“小贼!往哪儿跑!”


“魏老师,天挺热的您进来坐会儿吧,别跟他们闹了怕中暑。”喻文州让出位子,笑眯眯地招呼魏琛,冰矿泉水都备好了,贴心地搁在桌上冒着凉气。


黄少天在旁边乐呵呵地给翻译一遍:“魏老大,快长点儿心进来坐着吧,别跟他们闹了真丢人。”


魏琛喝了一大口水气鼓鼓地瞪了黄少天一眼:“三个狗东西。”


 


真要正儿八经算起辈分来魏琛其实蛮可以唬住一众不明真相的电竞社新人:他是R大电竞社的第一任社长,以及现任的电竞社指导老师。


按照学校规定,所有的学生社团都要有指导老师坐镇。基本上所有的社团都是找了与自己社性质内容相似的学院挂名,指导老师也就给常规活动签签字,偶尔给借个教室创造创造条件什么的,还真没时间来管社团里到底怎么回事儿。


电竞社从创设开始就一直挂在计算机学院下头,由学院的辅导员担任指导老师。今年上半年上一任的指导老师由辅导员转正成了讲师,新辅导员顺理成章地成了电竞社新的指导老师。新会长叶修带着新一届社团骨干们去见新辅导员魏琛魏老师的时候,装模作样的“魏老师好”都没说完就被魏琛大笑着拍着肩膀:“小叶啊,我是你们的老会长魏琛啊!”


叶修众人呆滞地被魏琛拉着忆苦思甜地看电竞社初创的照片,盯着上面瘦削高挑水灵灵一根葱管儿似的初代会长,再看了一眼胡子拉碴一脸横肉的魏老师,无一不陷入了僵直状态……


这尼玛能是同一个人吗?!你说你是他爸我还能信!!快把那个青葱的初代会长还给我们啊!!!


事实证明魏琛不可能是初代会长的爸,因为为人父了的话多少能更要脸一点的。


“哈哈哈这位小朋友你对我们电竞社感兴趣啊,我来给你讲讲我玩荣耀是怎么在神之领域百人的围追堵截中取下敌方大将的首级的啊。嘿东西街,南北走,出门碰见了人咬狗,拿起狗来打砖头,又被砖头咬了手。咬了手,不能活,为什么呢?因为我这是死亡之手!说起这死亡之手啊那可真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黄少天把被魏琛缠住的小朋友解救出来,捂住孩子的耳朵。“小弟弟快别听这个爷爷说话,他是对面相声社派来的卧底,听他说话小弟弟会长不大的!”


“艾玛多么脏的一语双关!”叶修震惊了。


“居然就这么平淡地说出来了!”方锐震惊了。


“不愧是‘黄少’,深不可测!”魏琛很高兴地表示他也学会了玩一语双关。


“老子信了你们的邪!!!”黄少天跳起来怒战八百回合。


“小同学不好意思啊,参加社团的必须得是R大的学生。”喻文州有点为难地对着管他要会员表的小少年说,自动屏蔽了那边几个闹得不可开交的。


“我是R大的学生啊!”小少年兴奋地说。


“诶?”骗人的吧?


“我是少年班的!”少年掏出自己的学生证递给喻文州看,少年的照片角上盖着R大的钢印,名字是很耐听的“卢瀚文”,年龄是……喻文州粗略一算,十四岁。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喻文州默默地在心中感叹,终于递了会员表给卢瀚文。


“小卢同学真是少年天才!以后进了我们电竞社更能激发潜能啊哈哈哈!”折腾打闹四人组也被这边的神展开吸引过来,魏琛欣慰地摸了摸卢瀚文的头。


就看见小卢同学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躲到了喻文州身后。“我……我还想长大一点……”


“……”


喻文州抱着小卢冷冷地朝四人组吟唱了一道死亡之门。“你们四个,以后别靠近小卢三米以内。”


 


傍晚天有点阴下来了,社团联的人怕下雨,派人提前来各个帐篷前喊:“收摊!收摊!”


“一百四十三个。”张新杰精确地数完两遍发票和钱。


“不错,比去年还多了快二十个嘛。”苏沐澄磕着瓜子说。


“可惜社团联的叫我们早收摊,不然万一还能多招几个呢……倒不是会员数多就怎么样哈,主要是多一份会费社团也能更好地发展嘛哈哈哈……”


叶修死死地盯着魏老师。


在场的众人一起死死地盯着魏老师。


魏老师被盯出一身白毛汗,缓缓地掏出了钱包。算了我有工资的人不能跟小孩儿一般见识是不是。


“一百块,前辈捐的!”魏琛在桌上拍了一张毛爷爷。


“魏老大很懂了嘛!”黄少天叽叽喳喳地跳起来抢过毛爷爷看水印摸纹理,“这么大方小心有诈有诈啊!一百块假的吧!”


“放屁!你这是侮辱为人师表的职业道德!”魏老师劈手夺回毛爷爷,“总之,这一百块我捐了!”


叶修带头啪啪啪地鼓起了掌。


魏琛娇羞地笑了:“所以今天的晚饭就你们请我吧。”


 


“老板,给来包方便面,老坛酸菜味儿的。”叶修朝小卖部的老板招手。


魏琛死死地扑上去摁下叶修的手:“呵呵老板你别听他的,我们不买,您忙!您忙!”


“怎么办事儿呢?你就这么尊老的?你家中的老母亲会哭的哟!”魏琛戳着叶修的脊梁骨。


“你不是爱吃老坛酸菜味儿的嘛。”叶修想抽烟没摸到,想起来还在方锐手上攥着呢。


“你们去饭馆儿里胡吃海塞,就打发我一包方便面,”魏琛怒斥,“简直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你才无情!你才无耻!你才无理取闹!”叶修一手插口袋里一手发着短信往前走,“我们那叫聚餐,你那叫蹭饭。”


“我……呃……”魏琛呃了半晌不好意思地问,“后面的词儿是啥来着?”


“……”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走过半条商业街,上三层楼到了约好的聚餐的饭馆。隔了敞开的包厢门能看见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李迅在眉飞色舞地跟楚云秀说他学会了唱宣传片的背景音乐的那首英文歌;张佳乐夸着海口要把韩文清喝趴下,被众人开了赌局,赌他是能不能撑过五分钟;正对着包厢门的王杰希看见了叶修和魏琛,朝他们挥了挥手里的菜单。


 “今年要开始了,”魏琛停下步子,“有信心?”


叶修笑了笑拍拍老魏的背:“你看着吧。”


两个人走进去坐下菜单都还没拿到手,林敬言喘着粗气就进来了。


“诶?林敬言大大你不是说不来么?”方锐眨巴着眼睛问。


众人就看着菜单不说话。装吧你就,位子还是你巴巴给人留着的呢。


“最后一节课逃了。”林敬言走到方锐身边坐下,放下包拿起餐巾纸开始擦两人面前的桌子。叶修对着怎么都掩饰不了翘起的嘴角的方锐大大摇了摇手机,凑过去悄声说:“立这么大一功,人质能释放了吧。”


方锐和和善善地对叶大会长笑了笑,亲自把烟放进叶修的口袋里,然后掏走了他的打火机。


魏琛看着叶修追着方锐中间插着林敬言,开始了老鹰捉小鸡,围观群众唯恐不能更乱地起哄鼓掌,暗地里伸脚。魏琛想起叶修在包厢门口微笑着说的话。


“今年我们可是有最好的社员啊。”


你驴我的吧?


 


 


5


“R大电子竞技社的各位新会员你们好,本社将在本周六晚七点半在E教学楼201教室举行新干事选拔面试,请各位已经上交过干事申请表的会员准时参加,谢谢。”


“张新杰大大你的飞信怎么老是这么严肃……”楚云秀坐在张新杰身后,怀里抱着一只冰狼的毛绒抱枕,探出头去看张新杰的电脑屏幕,“至少加一点……这样的、……这样的,还有……这样的颜文字也好嘛。”


张新杰推推眼镜沉默地看着楚云秀一脸好颜艺,有点想叹气。跟现在的女生交流都这么费劲吗?


叶修叼着烟一脚踹开社团活动室的门:“就是就是,新杰啊,你作为一办公室之主任,这么保姆的职位,你得学会平易近人啊!别老跟老韩混得那么面部神经坏死,想想我平时是怎么给你们发飞信的?”


楚云秀镇定地端坐回去抱好冰狼抱枕,对着张新杰点点头:“张大大就这么发吧挺好的。”


“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叶修恼怒地看了楚云秀一眼。


楚云秀呵了一声,改了新会员群的公告:这是一个干净的协会。


张新杰看了一眼叶修嘴边的吊儿郎当的烟,看了一眼楚云秀桌上一高叠的同人本,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自己的眼镜反着光,再看了一眼新会员群里生气勃勃的孩子们,福至心灵,觉得突然能跟现在的女生交流了。


卡着时间正好走到一点半,把飞信原样儿发了出去。


让他们再多这样以为几天吧。


 


周六晚上,孙乔高三人组提前了一个小时从寝室出发,穿过大半个校园往面试的地点走。走之前孙翔还有点忐忑。


“你们说,要不要穿正装啊?”孙翔在寝室里转啊转啊转。


乔一帆坐椅子上系鞋带呢,闻言直接打了个死结。“你别这么紧张……”


“我一点儿都不紧张!”孙翔激动地自辩,手一挥直接磕门上。“嘶——”


揉着手一路猜想着面试时出啥题,孙翔的思维如同一头脱了缰的野驴,撂着蹄子横冲直撞,从身高体重一直发散到老虎凳辣椒油,撞得高英杰不停地深呼吸,要把衣服扯下来似的想要拉平T恤下摆的褶皱。一边是冰,一边是火,乔一帆走在两人中间,感受到了心中的猛虎在殴打蔷薇。


啊,再也不能自由地歌唱了。


走着走着他发现自己还不是最惨的。


“你别去……”


“我要去!”


“你别去……”


“我要去!!”


“你别去……”


“我!要!去!”


E教学楼楼下站了两个学生,拉拉扯扯,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孙翔瞥了暴跳如雷的夏天一眼,掩着嘴来跟乔一帆说悄悄话,音量却还跟摩托车载的放乡村重金属的大音响似的。


“一帆你看,这种就是脑子有病的。”


“你特么才脑子有病!!!”夏天目眦尽裂。


乔一帆直接没理会两个人没营养的对喷,拉着高英杰走到秋天面前问:“同学,发生什么事啦?”


秋天一脸头发都要掉光了的表情:“我室友一定要去人社团面试上捣乱。”


“社团面试?”乔一帆想这人都站到E教楼下了,“电竞社?”


秋天君点点头。“你们也是?”


“你室友跟电竞社有什么深仇大恨吗?”高英杰插嘴问。


“社团招新的时候他跟一个同职业的前辈PK输了。”秋天叹气。


那边两个吵归吵,耳朵还听着这边的动静,孙翔对着对手双目圆瞪:“你还敢去捣乱?!要不要命啦?等着你的可是老虎凳和辣椒油!”


对手愣了一下,抓住了自己在意的重点:“我那不是捣乱!是以下克上!”


乔一帆觉得自己的头发也开始往下掉了:“我叫乔一帆,这是我朋友高英杰,那边那个我不认得是谁的叫孙翔。”


秋天君很理解地笑笑:“我叫邹远,那边那个脑子有病的叫唐昊。”


“哈哈哈听见没有你朋友都不想认识你!”唐昊指着孙翔大笑。


“哈哈哈听见没有你室友都说你脑子有病!”孙翔指着唐昊大笑。


“……”


邹远和乔一帆觉得心中有猛虎在殴打蔷薇。


 


E教学楼是R大很有特色的一栋楼。


怎么形容呢,就是特别大特别绕特别九曲十八弯。


而且E教其实是计算机学院自己的楼,只有二楼一层有教室,再往上了都是机房,根本不开放给人自习,楼里晚上也就没什么灯光。邹远一行五个人穿过昏昏欲睡的保安大叔往E教里走,上二楼以后一拐就是一道两边都是教室的走廊,几个人借着走廊口窗子里透过来的光线看了眼右手边教室的门牌。


好嘛,250。


250离201有多远?对于第一次来E教的新生来说绝对不止49个教室的距离。


越往走廊深处走越黑,五个人在黑暗中只能看见个轮廓,刚刚一直扭在一起将打未打的孙翔和唐昊也渐渐停止了“你放开!”“你先放开!”“你放开我就放开!”的对话,沉默在众人之中保持了一瞬间。


然后高英杰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听说,曾经有个女生晚上在E教迷路了,走到死也没有走出来……”


冲在前面的孙翔和唐昊的背影微妙地停顿了一下。


乔一帆的眼皮开始跳了。


高英杰天生性子有点软,怕人,于是上天在给他关上了一扇门之后直接给他轰开了一堵墙,怕人但是不怕鬼。


不要说怕,应该说是凡是灵异的怪诞的常人看来后脊背发寒的东西,他都喜欢。


“有人看到,那个女生现在还在这楼里,一个白色的身影,每到夜里就会出来,在走廊上游荡……”


乔一帆看着高英杰在黑暗里还亮晶晶的眼睛有点无奈,他知道高英杰根本没想着要吓人,单纯只是把自己感兴趣的故事说出来跟大家分享。乔一帆从小到大陪着看了那么多恐怖片鬼故事,早已经百鬼不侵,但是显然有人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份殷殷好意。


“哈!哈!哈!”孙翔干笑三声,“不就是打架嘛!有本事你别松开我啊!”


唐昊哼了一声死死拽住孙翔的胳膊:“谁松开谁没种!”


“那个女生在黑暗的走廊上走啊走啊走啊,明明没有脚却有脚步声,不急不慢的,在走廊上回荡。碰到一个人就会拉住他,问:‘同学,你是不是来带我出去的?’……”


连邹远都开始不自然地咳嗽,乔一帆抱歉地看着他,正准备开口解释一下,面前的拐角后面却突然传来脚步声。


不急不慢,在走廊上回荡,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拐角后面飘出来,看见了僵住的五人,问:“同学,你们是不是来——”


“啊——!!!!!!!!!!”


 


张佳乐很委屈,他幼小的心灵很受伤害。


他明明是好心好意想去看看会不会有新会员从E教的侧门进来,会在长走廊里迷路,好去带带他们。结果刚打了一个照面,话都没说完一句,被一群熊孩子哇哇乱叫挥手打中了头不说,还被一个新生欢天喜地地扑上来,结果比打他的熊孩子还要惊恐地说了一句“活的!”又更快地退了回去。


还是活的真是对不起啊。活快二十年他第一次被人完全否定了存在的意义。


张佳乐很伤心。


乔一帆和邹远看着张佳乐周身弥漫得肉眼可见的暗黑气场瑟瑟发抖。


他们真的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唐昊和孙翔还能哈哈哈地如释重负:“我就说怎么可能有鬼呢!”“就算有鬼我也能给打跑!”“就你?你行?”“呵,你要不要来练练!”“来啊谁怕谁!!”


“闭嘴。”大魔王张佳乐开口了,他想他受够了,他再也不要当那个温柔善良的张佳乐了。


高英杰扶着乔一帆的胳膊抖得像秋风里的落叶一样,主动承认错误:“前……前辈……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乔一帆比高英杰还紧张,他认出来张佳乐就是招新那天把会长摁地上的主谋,这个学长好可怕的!乔一帆已经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


结果孙翔和唐昊很有哥儿们义气地给高英杰助阵:“学长,他都道歉了啊,你就原谅他呗。”


“是啊,你就原谅他吧,做人不能这么小气。”唐昊一脸严肃正经。


张佳乐被这俩人一人一爪子挠得脑瓜壳子还疼呢,看见他俩居然大大方方给别人求起情来简直想一人一个弹夹子炸得他们魂飞魄散,于是非常非常不愉快地“哼!”了一声。


高英杰眼里的光刷地暗下去,头低得不能再低,扶着乔一帆的手也松了,往后退了一步,安静里听见他鼻子细细地抽了一声。


“前辈原谅你了!不对,前辈根本就没有生气啊!前辈刚刚是看见你们太高兴了所以‘哈!’了一声!前辈现在就带你们去面试的教室好不好?你要是喜欢飘着走咱们就飘着走好不好?”张佳乐拉住高英杰的手轻声细语。


大魔王张佳乐,扑街。


 


 


6


250离201有多远?对于来过E教无数次的老生来说也绝对不是49个教室的距离。


张佳乐带着迷失长廊的五人小队干净利落地拐过两个岔道口,三分钟后他们站在201的后门前。


邹远和乔一帆抬头四十五度望了望门牌,又看了看左边隔了一个大厅熟悉的走廊口的窗子,有点明媚的忧伤。


当时刚上到楼梯口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往右拐呢?乔邹两人交换了一个痛苦的眼神。一定是智商都被某两人拉低了。


孙翔跟着往左边一看,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大肚能容笑口常开地拍了拍两人的肩:“这不是到了嘛!地球是圆的,要相信科学!”


这已经不是拉低智商的问题了。乔一帆和邹远仿佛看到了孙翔亲自在自己的智商条底捅了一个洞,里面的东西……当然不够洒上一地也不够一泄千里。


张佳乐没有感受到身后学弟们的悲痛,他踹开201的后门迈进去,宣传部的江波涛正坐在后排拿POP字体画各部门的小牌子,周泽楷坐在旁边心灵手巧地拿细铁丝弯出开了花的支架,你挑水来我浇园的让张佳乐觉得自己要是这时候上去帮忙简直是第三者插足。


于是张佳乐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回过身去想叫自己带过来的五个小学弟自己随便找个位子先坐着等一等,就听见斜上方站桌子上正在贴协会条幅的黄少天的声音嚷嚷起来。


“叶不修叶不修叶不修,把讲台上那卷大透明胶带给我我这卷用完了快快快快快快快快!”


叶修正在讲台上往外扯话筒线呢,闻言懒得走,直接拿起透明胶带朝黄少天扔过去:“接着。”


张佳乐只觉得眼前一懵脑袋一疼,透明胶带划出的圆滑抛物线跟长了眼睛似的准确地终结在他头上。今天晚上第三下了,张佳乐扶着门框想。


而黄少天发誓他是真的想接住的,所以他很努力地朝抛物线伸出手去了,努力到站在桌子上的身体平衡不稳,踉跄之中推了一下扶着他的喻文州,把喻文州撞得往后一倒正撞在张佳乐身上。


第四下。张佳乐额头贴在后门上的时候再也不想跟这个世界对话了。


“没事吧没事吧?”一众人咋咋呼呼地围上来观察张佳乐学长的伤势,其中数始作俑者叶修最积极最关切最深情:“这么被砸过的脑子还能不能夹核桃啊?”


邹远一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电光火石之间,温柔善良的张佳乐学长跟被刚被猪拱过的小白菜似的萎靡地趴在门上,深刻地觉得自己那点饭后散个步等级的绕路悲痛根,本,不,值,一,提。


张佳乐学长的自带悲痛系统才是稳坐着系统判定榜首的幸运E之神。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


 


七点半一到,在张新杰的提醒下,叶修踱着步子走到讲台上对着话筒咳嗽了几声,用随意扯淡的调子开始讲他被和谐修改了数次的开场白。


来参加面试的新会员们坐在前几排,面试他们的前辈们坐在后几排,张佳乐怕自己一看向讲台就会忍不住把叶修人道毁灭,于是把脸贴在桌子上装死。


张佳乐的好友兼对门室友林敬言坐他右边安慰地帮他揉着脑袋上的包,好友兼对门室友的家属方锐坐他右边安慰地玩他的小辫子。张佳乐掏出手机想给自己家属发个短信,又怕人家刚没日没夜地做完实验,正是沾枕就着的时候,于是只能放下手机脑袋上带着两只爪子继续装死。


台上叶修已经说完下台了,换上喻文州正在介绍协会组成构架,一正三副四位会长一说完,又继续请各个部门的部长上台去讲部门简介和招新要求。林敬言作为组织部部长第一个被喊上去,张佳乐头上少了只爪子,彻底地左脸贴桌换右脸贴桌,扭到方锐这边来。吴羽策坐在方锐边上,也在桌子上趴着呢,看见张佳乐转过来了,唰唰唰几笔递了张小纸条过来。


「部长你没事儿吧?」


张佳乐心里头一暖,还没来得及回呢,半途中方锐不知哪儿摸出来的笔,两下替他回好了四个字「累觉不爱」。


吴羽策朝方锐抛了个白眼:「滚边儿去,这我们宣传部的内部交流,你哪儿来的奸细」。


「啧啧真无情!!!」方锐还要画上粗大的感叹号,「我没帮你们写过文案啊?」


「行,那我们部完事儿去刷叶不修,你去不去?」


「去!必须去!乐乐可是被我宠大的!哪能这么被叶不修欺负去了!」


谁特么被你宠大的你去年进社里的会员表还是我拿给你的,那个乖乖叫“学长”的萌系学弟是死在哪个次元里了啊!!!张佳乐刚直起身子就瞥到方锐这么一句,又气又笑,把人搂过来对着头毛一顿乱揉,揉完了放开变成鸡窝头的方锐还要照脸上掐一把。


林敬言正好说完从台上下来,回到座位上看张方两个人正闹,张佳乐借着先发制人的优势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没事儿了?”林敬言压低声音问。


“我有过事儿吗?”张佳乐顶他一句。


“没事儿还跟得了瘟病的家禽似的……”林敬言想摆一个睥睨的表情,结果技能不熟练,拉起半边嘴角搞得像牙疼一样。方锐又对着他高深莫测地笑:“你不懂了吧,人家诸事不顺,又被刺激得相思成疾。”


张佳乐跟没下限的人闹惯了,哪里还在意这点揶揄,斜着眼睛脸不红心还跳:“你也知道是被刺激的啊,那你知不知道是被谁刺激了啊?”


“知道!不就是吴女士跟他家李轩大大嘛!”方锐还蹭在张佳乐身上没脸没皮地笑,“回头我好好说他!”


然后就被吴女士和乐乐一左一右夹攻了。


前一排的韩文清听见后边儿动静,回过头来看见张佳乐跟那儿笑呢,挺欣慰地想这不挺好的嘛,于是很慈祥地多看了张佳乐一眼。


“老林怎么办!”张佳乐抓住林敬言的袖子角吓得脸煞白煞白的,“老韩要打我!”


 


统一的宣讲一过进入了各部门各自为战的单独面试环节,教室里闹得跟菜市场似的。


每个部门各自在教室里圈块地,竖起江周两人刚刚做好的小牌子摆在面前。张佳乐作为宣传部一部之长,坐镇教室西南角,左右两边吴羽策、江波涛、周泽楷一字排开,很有点王霸之气。


楚云秀是分管着宣传部的副会,也跟着混进队伍里把张佳乐围在中间衬托,看了一遭捂着嘴笑:“乐乐气势还差点,辫子既然要扎不如扎个朝天的。”


摸着宣传部走过来的邹远设想了一下,有点想掉头走人。


“哎哟同学别走别走!是来我们宣传部面试的吧!来坐别客气!”楚云秀看到迟疑的邹远欢乐地朝他挥手,邹远被断了退路只能在张佳乐面前坐下,晃了晃脑袋努力把扎着朝天辫的张佳乐学长从脑子里赶出去。


“邹远?”张佳乐认出这是刚刚自己带过来的新会员,路上还问过名字,翻出邹远的干事表,“文学院的啊。”


“你正牌学弟呀。”楚云秀笑,“我们宣传部呢,首先要审美健全,然后会写、会画、会唱、会排版作图剪辑后期、长得好看、愿意学,以上能满足其一就行。”


“我会一点PS和排版,写文案应该也可以。”邹远有点紧张地回答。


周泽楷在一边刷刷地做记录,江波涛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问题单子继续问:“你所在的专业平时忙不忙……呃……”江波涛看了张佳乐一眼。


“不忙。”张佳乐乐呵呵地替人回答。


周泽楷在本子上写:文学院的都很闲。


“咳咳,不要地图炮……”江波涛小声提醒。


周泽楷想了想,把上句划掉,改成:文学院的都很脱俗。


“……”江波涛觉得周泽楷其实是个很会说话的人,如果他说的话。


 


宣传部的面试其实比别的部简单些,也就是问问来面试的新会员们会点什么,能画的当场画两笔,其他的面试完了之后再发点自己的作品过来就行。


张佳乐又带着翅膀一样展开的部员们面完了几个孩子,一时没人过来,抽空唠嗑摸起了鱼。


“我昨天晚上在游戏里碰到了两个可有意思的剑客,一直在对打,手速都很快。”


“是吗是吗?比起黄少天来谁更有看头?”


“都还没话痨打的那么成熟,不过长起来指不定青出于蓝。一个叫流云,一个叫飞……”


“飞什么?”江波涛替周泽楷催促,却看到张佳乐嘴唇半开看着教室门口发呆。江波涛跟着回过头往教室门口一看,在靠门的第一排的王杰希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站了一个孙哲平,靠着墙正在说话,似乎是感应到了张佳乐看他的视线,看过来笑着挥了挥手。


“我……”张佳乐半晌才发出一个音节。


“去吧,这里我们看着呢。”吴羽策意味深长地朝张佳乐眨眼睛。


“算了还是等……”


“部长,我们四个人呢,面不了几个新干事?”江波涛推着张佳乐站起来,周泽楷在他身后点头。


“那我过去了啊?……”张佳乐站在教室过道里回过头来确认。


“数三下还不走你今天晚上就别想跟他说话了啊。”楚云秀淡淡地看了一眼手机,“三……”


抬起头来张佳乐已经不见了。


楚云秀很认真地想张佳乐是不是一个穿越过来的元素法师,瞬间移动技能全额点满。


 


张佳乐跟孙哲平在走廊里站着。


教室门里透出来亮堂的光,两个人隔了201一点距离,半边身子亮的半边身子暗的,对着半天没说话。


“你不是说睡觉去了,明天来吗?”张佳乐终于打破了沉默,孙哲平在另一个校区,赶过来要一个多小时,五点多发了短信来说终于弄完了实验,隔天没课了再过来看他。


孙哲平笑着习惯性地抬手摸了摸张佳乐过长的头发:“睡了一个多小时就醒了。”


“就过来看我?”张佳乐笑得眼睛里都是光。


“嗯,怕你给宣传部招一群跟你一样的傻逼。”


“你大爷的孙哲平!”张佳乐笑骂,去踩孙哲平的脚,“我智商180!”


“是嘛那是我眼神儿不好,就看见80。”孙哲平笑着躲张佳乐的脚,一把把人抱在怀里,“听王杰希说你脑袋被人砸了?”


“一晚上四下呢。”张佳乐气鼓鼓地说。


“哈哈,砸聪明点儿没有?”孙哲平撩起张佳乐有点长的刘海,看着他问。张佳乐没有说话,就这么溺在孙哲平看他的目光里。孙哲平俯过身去,不轻不重地在张佳乐前额上印下一个亲吻,嘴上带点起皮的干燥,却柔软的不得了地化在了张佳乐心里。


悲痛系统一秒钟崩溃。四下就四下吧,张佳乐脸上热热的有点无奈地想。要是一晚上的幸运E就能把眼前这人积累来的话,


物超所值了。


“啧啧,注意影响啊,里边儿还有小孩儿呢。”叶修叼着烟趴在门框上看他们。


 

评论
热度(691)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