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周翔】Mermaid(中2 别吐槽题目啦)

又萌又感动!!!!!!!每年送花到北冰洋的鲨鱼乐乐T^T

脑洞如黑洞:

*感动万分?终于有篇不是纯粹逗比向周翔文能上百赞了【摇头


*今章还是没刷多少周翔啊??我刷了很多双花!果然!双花是真爱!!终于写出了我一直很认同的双花的感觉?反正我觉得双花是这种感觉,不知道你们怎么想……。


*聚会上喝了些啤酒 有些晕!准备洗洗睡啦!新年快乐XD




19.


 


周泽楷像搬家似的,一口气订了不少东西,浴桶有俩,一个放客厅一个放卧室,此外还有儿童塑料游泳气圈之类的,乱七八糟,甚至还搞了个巨大的金鱼缸,里面养着不少活鱼。本来周泽楷这房子是欧式风情的,现在江波涛只觉得那儿像个……


渔市场。


周泽楷对此表示毫无所谓,他真的非常非常不差钱,父母经常会给他账号上打钱,但是他又不泡妞又不跟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儿们玩的,所以那个账号里的钱只能越堆越高。周泽楷无聊的时候拿它们做了些小投资,然后账号上的钱又翻了几番。可是钱不拿去用是会贬值的,尤其是人民币,周泽楷觉得车有一辆,房子有一间就够了,所以也不想买那么多,如今孙翔来了,他干脆就给他买东西好了。


江波涛只能感叹,果然人鱼不是他这种穷逼能养得起的,但是周泽楷的家还有海豚、鲨鱼和章鱼什么的,区区一条人鱼,又怎么会养不起?


 


当江波涛来到他家给孙翔“补习”的时候,孙翔正在客厅的那个浴桶里泡着,手里还拿着遥控器。


周泽楷家用的是进口的家庭影院,效果特别震撼,刚开始孙翔被吓得不要不要的,后来周泽楷把他抱过去,他才发现那不过是一堵墙。


他觉得好惊奇啊,原来人类世界有那么好玩的东西。


他好想给唐昊刘小别卢瀚文他们看看,那面墙上居然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虽然孙翔完全听不懂那在说什么,可是完全不打扰他看电视,而且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电视上了,周泽楷才能抽空干自己的事情。


孙翔好像在看什么综艺节目,嘴呜哇呜啊地叫,看到高兴的时候,还会用露出浴桶的尾巴拍打着边沿,水都洒了一地。周泽楷打算给他造一个更大的,不过还没送过来,而且就连洗手间的浴缸也搞了个超大型的,孙翔的身子终于能彻底泡进去了。孙翔搞不懂为什么周泽楷要把他挪来挪去的,不过在浴缸的时候,可以有好多泡泡弄出来,孙翔喜欢在泡泡里面玩玩具塑料鸭子。周泽楷发现他很喜欢,于是给他买了好多好多,浴桶和游泳池里都有,每天孙翔就在捏他们,搞得叽里呱啦地吵。


周泽楷不嫌他吵,他之所以不想住这屋子还有个理由,就是它太大了,这让他感到更加寂寞。其实他从小就很独立,父母也不怎么管他,可是偶尔还是会觉得不太行。周泽楷也说不准那是怎样的感受,反正屋子里多个人,也挺好的。


 


孙翔跟周泽楷几乎每时每刻都呆在一起,睡觉的时候周泽楷就把他丢到床旁边的桶里,孙翔知道他是要睡觉,便也不吵,在旁边盯着他。他不需要经常睡觉,也不喜欢分白天和黑夜,况且在深海里,其实每天都是黑夜。他觉得委屈自己在一个浴桶里是挺难受的,而且不好翻身乱动,因为会吵醒周泽楷,基本上就跟一个人8个小时坐在一个位置上一动不动差不多,可想而知有多难受。可是孙翔咬咬牙还是忍下来了,这点小事他都忍不住的话,他也别指望当什么海洋霸主了。


他每晚就这样看着周泽楷和天花板,等着第一缕晨光照进来,或者是闹钟铃响,接着周泽楷就会起来。周泽楷每日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孙翔打招呼,雷打不动的一句:“早上好。”


孙翔学会了这句话,所以他也说:“早上好,噗哩。”


——发音还是挺标准的,就是尾音很是奇怪就是了。


 


江波涛教孙翔说话的时候就发现了他这点奇怪的习惯。


刚开始孙翔很抗拒的,每次看到江波涛都发出威胁性的低鸣,周泽楷揉了揉他的脑袋,用肢体语言来让他感到安心。日子久了,孙翔每天都能看到江波涛,但是他对自己好像又挺好的,因为每天的鱼都是他送过来的。看在鱼的份上,孙翔就决定先不去跟他计较吧。之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教导孙翔说话,孙翔也挺聪明的,知道了他们的意思,跟着他们说话,但是每次说完都会带奇怪的尾音。


“怎么回事?”江波涛问,“一般来说,就算婴儿学说话也不该这样啊。”


周泽楷想,“可能,是海洋里的习惯?”


江波涛想想,也觉得有些可行,孙翔说的就是另一套语言,但这语言明显是能在水里进行交流的。


“或许是模仿水泡的声音也不一定。”他道。


“嗯。而且……”周泽楷看着努力看着图册说单词的孙翔,道:“那样挺可爱的……”


“是……”江波涛承认,这样的声音和奇怪的语气词,不矫揉造作的带着几分天然呆的萌感,真是萌得他心肝乱颤。


于是这两人就懒得去纠正他了,后来导致孙翔的口音被叶修取笑了很久。


 


“这是什么?”这时候,江波涛指着图册上的汽车问。


那是什么幼儿启蒙书籍,江波涛甚至连九年义务教育到高等教育的也给买了,培养出一条有文化的人鱼,那是多么令人感到自豪的事情啊,大概就跟培养出一条会说人话的海豚差不多了。


孙翔记得他在电视上看过的,但是一时想不起,很是困惑。他一困惑就挠头,皱着眉的,然后他想到了,就高兴地道:“萝卜噗!”


“不是啦,你们整天都想着吃。”


孙翔知道江波涛嫌弃他是吃货了,于是不爽地朝江波涛翻了个白眼。


“汽车。”周泽楷跟他说。


“对!”孙翔道,“汽车,fu!”


“好厉害啊。”江波涛掏出了一条鱼丢给了孙翔,孙翔发现它已经快要死了,所以没去接,嫌弃地看了地上的鱼一眼,只说了一个字:“死。”


——意思就是说鱼死了他不吃了。


江波涛和周泽楷每天都在猜他想说什么,均是感觉到了心累。


不过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孙翔的学习速度其实很快,江波涛没教多久,他就能说出完整的句子了,虽然有时候语法很奇怪,偶尔还喜欢用叠词。他想,这大概是因为孙翔经常看电视的原因。相反地,为了看懂电视里的人在说什么,孙翔也学得特别勤奋。


其实人鱼智商都相当的高,记忆力和学习能力都很强,不论什么知识都能处理得很好,而且孙翔的脑袋还有很大一部分未被开发出来。当然,那主要是因为他自己不懂得去利用罢了。如今周泽楷江波涛一个不小心的,就帮助孙翔把语言天赋的技能点给点上了,以后他要是想学别的语言,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到了后期,孙翔说话模式愈发的成熟了起来,声线好像也变了,变得更像青年男子了些,但是有些习惯还是没能改过来。例如他永远会叫江波涛做波波涛,要不,就是江波波,孙翔似乎不能分清几个三字水字体的区别。


对于孙翔的进步神速,江波涛和周泽楷均是又惊又喜,而且江波涛发现,他的高中教材还真的用得着了,估计,还能教教他写字了。


周泽楷几乎感动流涕,因为现在的孙翔智商提高了不少,终于不会像以前那样,无端端地就大发脾气,或者大吵大叫,像个熊孩子似的。但是他还是一样的粘人,周泽楷无缘无故地消失的话,他就会感到不满。其实想想也就觉得可以接受,因为就算孙翔是人鱼,但是他百年来都是在海里生活的,那儿推崇的是一种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法则,没有道德底线,没有法律界限,只有变强和变得更强,才有可能生存下去。所以孙翔更像是野兽,身上涌动着猛兽的本能,人与鱼之间,他更倾向于“鱼”。若是周泽楷不见了,他慌张就会闹,像个小孩子似的。


 


孙翔第一个学念的单词是周泽楷。


周泽楷每天就把他放在桶里或者沙发上,指着自己跟他一个一个字地道,“周……泽……楷……”


于是孙翔就学会了。


他喊他,“周泽楷呜哩!”


周泽楷说,“嗯。”


孙翔又喊:“周泽楷咯噔!”


周泽楷说:“恩恩。”


“周~泽~楷~!咔!”


“是的。”


然后孙翔就这样一遍又一遍地喊他的名字,因为他高兴,他终于知道周泽楷叫什么名字了,周泽楷也没不耐烦,因为孙翔很高兴,高兴得耳朵一动一动的。


接着孙翔又跟周泽楷说他的名字,“sun……xiang……”


“孙翔?”


“嗯嗯!”


周泽楷估摸着那应该怎么写,不过发音就是那样了。


后来孙翔开始学认字,周泽楷写了很多个字让他选,例如写了“翔”和“祥”。孙翔不认识那么多字,便问他和江波涛,那是什么意思。


江波涛跟他说,“翔”这个字有飞的含义,孙翔道:“那就这个吧!”


江波涛说,“可是你在水里又不能飞。”


孙翔说,“但是蓝天白云会倒映在海里啊,我在水里游,就是在天上飞。”


 


——江波涛立刻就被他那简单直接的梦幻与浪漫给打败了。


 


从那以后,孙翔就有了他的中文名字,他喜欢周泽楷在临睡前地喊他的名字,每当周泽楷喊他的名字,他都故意装作听不清,摇着头说不懂,然后让他再说一遍。


说着说着周泽楷就会不小心睡着了,然后整个房间黑漆漆的,就像海底一样的安静。


周泽楷放了些细细碎碎的灯在房里,照在墙上犹如星空,孙翔倒更觉得那像深海里的鮟鱇鱼,提着灯缓缓慢慢地走,直到走到自己生命的尽头。


他把自己泡在水里,十指交叉放在小腹上。


他忽然想起了他答应过肖时钦和戴妍琦,要回去看他的宝宝;又想起了卢瀚文,不知道他是否还在全世界地找刘小别;喻文州和黄少天,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数着他们有多少个夏天;而韩文清张新杰他们,是不是又回到了治理好了的墨西哥湾;还有叶修他是否在到处地捣乱,收集什么材料……


 


他真的很喜欢自己活着的那个世界,却又更喜欢周泽楷,喜欢到甚至愿意为了他放弃了本来的所有。


孙翔想他大抵再也不会看不起人鱼公主了,因为她,可是那么的勇敢啊。


 


20.


 


而此时此刻的深海里。


林敬言忽然问了句,“怎么最近我觉得海里安静了那么多?”


“那是因为你没碰上叶修。”张佳乐说。


“不不不,你不觉得有个小家伙不见了吗?”


“孙翔不在了。”张新杰忽然回过头,说。


“奇怪,我们都晃了那么久,居然没碰上他,这不科学啊?”


“不是挺好?”张佳乐翻转身子,“熊孩子一个。”


“可是……没人来PK了,有点寂寞啊。”林敬言无奈地笑着说。


“你可以找唐昊。”张新杰提议,“他一定很高兴的。”


“……”林敬言决定闭嘴。


“会不会是去了北极?”张新杰问,他们最近一直绕着地球转悠,除了北极南极,其他地方都去了。


“不啊,”张佳乐道,“大孙没看到他。”


“哦,那就真不知道了。”


然后大家复又归于沉默。


 


说起来,张佳乐所说的“大孙”叫孙哲平,住在北极,是一只体型庞大的北极熊。


 


张佳乐小时候不懂事,不小心跑到了北冰洋,然后在冷得快要成冰鲜鱼的时候,遇上了一只毛绒绒的陆地生物。那个时候,孙哲平也不大,浑身雪白雪白的,那叫一个憨厚可爱。


孙哲平跟张佳乐很轻易地就成了朋友,大概是志趣相投又大概是南北差异,反正他们聊得很开心。那时候张佳乐没有像现在那么巨大和吓人,他就是一条普通的小鲨鱼,孙哲平趴在薄薄的冰上,凿一个洞,然后就把脸蛋给探进水里,张佳乐就在水里用他的“鼻子”去碰他的鼻子,一鱼一熊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然后张佳乐看到头上的那个洞的附近,有无尽的裂缝于瞬间往四处延伸而去,他还没来得及说呢,孙哲平就噗通一下地栽进了水里,手忙脚乱地在水里努力保持平衡。


张佳乐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太胖啦,哈哈哈!”


“我这叫保暖衣!”孙哲平划着四肢说。


“来!比比谁更快。”


“谁怕你?”


然后他们就在水里游了起来,游得累了,孙哲平就会爬上岸休息,并甩着湿漉漉的身子,以抖落身上的水。那时候,张佳乐觉得那样的孙哲平,也挺帅的。


 


他问他,知不知道什么是“花”,孙哲平说不知道。


张佳乐是生活在大堡礁附近的,那儿漂亮得很,也很暖和,他觉得那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丽浪漫、也最百花缭乱的地方,于是他邀请孙哲平去他家做客。孙哲平摇头了,他说他游不了那么远,而且太热了,他会死的。


张佳乐不想他死,但是他也不适合活在北极那边,所以他说,“那以后我来看望你,就带那边的花给你,好不好?”


“好啊,我没看过呢。”孙哲平这样答应了,然后张佳乐就高兴地摇着尾巴离开了,游出了几步回头,那只小北极熊还在朝他挥手道别。


 


打那以后,张佳乐就真的给他送上从南半球看到的“花”,其实那不算花,不过是藻类罢了,但是张佳乐就坚持说,那就是花。他们当中也没几个看过陆地上的花,所以也就由着他了。


海洋藻类的颜色有很多的,红的黄的绿的蓝的紫的……什么都有。张佳乐说他认识一百种花。每年他都做着这样的事,风雨不改,直到有一天,孙哲平的左前肢被偷猎的人给伤害了,他们才开始断了联系。


 


孙哲平那时候已经很巨大也很凶猛,忽如其来的一击让他感到措手不及,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捕手了,这样让他很是挫败。张佳乐理解他,想去安慰他,但是孙哲平却拒绝看那到他了,说,“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孙哲平拖着身子走到了更深处的内陆,张佳乐哭了,他也想去为他舔舐伤口,也想把伤害他的人给杀死,可是他却什么也做不到。


——哪怕他也是一个极其优秀的捕手。


 


张佳乐的眼泪和呐喊都尽数溶在了水里,可是在陆地上的孙哲平,永远都听不到了。


 


后来的张佳乐还是每年都会去给他送一朵花,想尽办法丢上岸上,又大喊孙哲平的名字,但是每次都没人理他。张佳乐绕着岸边转悠几圈,跟他说一年里发生的事情,然后就跟他道别,慢慢地游走了。


游出几步,他回头看,可惜那里,早就没有熟悉的家伙给他挥手道别了。


 


北冰洋就跟他的心一样冷。


 


 


21.


 


曾经有段时间,张佳乐跟孙翔打架打得很凶,因为他的百花式打法闻名四大洋,所以孙翔就来找他单挑了。张佳乐也乐意跟他打架,反正教训小孩子嘛,谁怕?只是打着打着,忽然有天,张佳乐就跟孙翔说,“我不打了。”


孙翔说,“为什么?还没分出胜负呢!”


张佳乐说,“我要去送花。”


“什么?”


“我要去北极找一只熊。”


“你该不会是找借口吧?”


“你要不信,那你就跟来啊?!”


孙翔怕张佳乐转个身就不跟他打架了,想着反正也没事,于是就答应了。张佳乐把他赶到温暖的赤道地带,让他去采朵花,孙翔说那不是花,那叫裙带菜。张佳乐瞪他,“那你摘不摘?!不摘就滚滚滚!”


“……”


不知道怎地,孙翔居然真摘了。张佳乐很高兴,用脑袋顶着那个裙带菜就往北冰洋出发去了。他们俩的速度都挺快的,所以没多久就到达了那地方。


 


在路上,孙翔问他,“为什么要执着于给孙哲平送裙带菜?”


“那是花。”张佳乐严肃地道。


“好吧,那你说说为什么要送花吧。”


张佳乐想了想,说:“因为我答应过要给他一个花园。”


“为什么呢?”


“因为他没看过北冰洋以外的世界。”


“……”孙翔默默地游着,只觉得张佳乐实在顽固得有点笨,于是他说,“他都不要你了,丢下你一个人面对这一切,你干嘛还要对他那么好?”


张佳乐笑了,说,小子,那是因为你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孙翔耸了耸肩膀,他真的不懂,也不太觉得能找到一个喜欢的人就是了。


 


到了北极,张佳乐努力地把裙带菜丢上陆地,依旧喊着孙哲平的名字。


他跟孙哲平说很多有的没的,什么他去了霸图跟谁谁谁组队了,什么他已经快要能称霸大西洋了,说什么他还不认老还天天在跟一条蠢人鱼PK……之类的,说完了一大串东西,孙翔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好了没?”孙翔无聊地摇着尾巴问。


“好了。”张佳乐说,“走吧,我们去百慕大附近干架去!”


“行。”


 


游出了几步,孙翔忽然问,“对了,为什么你偏偏要选今天来送花呢?”


张佳乐说,“因为从今天以后,北极会进入极夜,只有等到明年,大孙才能看到日光。”


“所以呢?”


“所以我想送他一朵花,让他感觉到日光的温暖啊。”


“……”


孙翔沉默了会儿,道:“你的想法,怎么那么幼稚噢。”


“……滚滚滚!”


张佳乐真不想被一个比自己还幼稚的家伙给鄙视。


“你这样不行!”孙翔说了这句,忽然调头就游走了,张佳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跟了上去。孙翔加了速,很快就赶了回去,然后钻出了水面,忽地就朝内陆那边大喊:“孙哲平!你有本事就给我滚出来啊!”


“???”张佳乐惊了,“孙翔,你干嘛呢?!”


“帮你喊人啊!”孙翔不管张佳乐的阻拦,继续声嘶力竭地喊,人鱼的声音有着极其可怕的冲击力量,孙翔虽然不清楚自己的这种力量有多强,但是冰山一角居然被他给震掉了。


“他要不出来,我就把这里的雪块都给毁了!”


“喂!北极本来就没多少浮冰了啊!”


“管他呢!”


孙翔还打算大喊,然后就听到远方有把浑厚的声音,道:“骂什么呢?!”


 


他抬眼,便看到一只体型庞大的北极熊朝他走来,可是行动有些不便,所以移动速度并不快。但是孙翔觉得他曾经一定很强,因为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巨大的陆地生物。


“你是谁?”


“我是孙翔,”孙翔游近了些许,道:“你又是谁?”


“我是你爷爷!”


“你……?!!!”


“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笑得快要稳不住自己了,简直笑得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太好笑,还是太高兴,亦或是太惊喜。


半晌,他才停住了笑声,道:“好久不见,孙哲平。”


“嗯,好久不见了,张佳乐。”说完这句,他们俩都静默了,就这样静静看着对方。他们都好久没看过对方了,所以觉得无论怎样看,都似乎不太够。


孙哲平低头看着冰下的张佳乐,感觉就像回到很多很多年前的那样。


那个时候的他还没有受伤,而那个时候的张佳乐,也没有现在那么的强大。以前他一直觉得张佳乐不应该是一条鲨鱼,他明明那么的温顺和随意,该是一条海豚才对,但是张佳乐又有着非同一般的强大和固执。


因为强大,才可以做到整片大洋穿梭无阻;因为固执,才可以做到年复一年风雨不改。


有些人虽无冕,却注定生而为王。


 


“咦……?”孙翔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多余的人,除了闭嘴和围观,好像也没什么可做的了。


 


“你变了很多。”完全忽视了孙翔的孙哲平说。


“你也是,”张佳乐笑了笑,“变更胖了,你有很多肥膘。”


“哈哈。”孙哲平伏下身子,伸出自己没受伤的那只前肢,在尚未结冰的水里捞了捞,张佳乐便上前,用鼻子碰了碰他的爪子。孙哲平挠了挠他的鼻子,张佳乐又嗅到了熟悉的不行的味道,顿时就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鲨鱼的嗅觉是很灵敏的,非常容易地嗅出它们害怕或厌恶的气味,所以只要孙哲平在水里,他一下子就能找到他的位置,不论多远,孙哲平都躲不开他。


正如他那敏锐嗅觉,一旦记住了,就再也没办法忘记;一旦爱上了,也就再也没办法放弃。


 


“不要再送花来了。”孙哲平说,“说好的挥别过去走向未来呢?”


“你都有听我念叨啊?”


“嗯,有。”


张佳乐觉得高兴,虽然孙哲平一直都当没听到,不过也没所谓了。


“可是我就是喜欢送花啊。”


“也行。”孙哲平收回了自己的爪子,“记得不要被抓了。”


“我怎么会?!”


“你那智商,又那么爱吃,难说。”


“滚滚滚!”


 


后来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张佳乐就打算转身走了,孙翔问:“你们不需要再聊聊吗?”


“不需要。”张佳乐说。


孙翔更搞不懂了,好不容易才冰释前嫌了,怎么不聚聚?


 


张佳乐却回过头说,“我跟他,其实从来都没分开过。”


所以一时一刻,其实并不重要。


 


他说完,太阳沉沉没入,北极便正式进入无尽的极夜之中。


但是不用灰心,因为极昼,也会在地球的另一端登上舞台。


 


太阳和希望永远与我们同在。



评论
热度(99)
  1. 林州州的树洞洛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
    童话风!!!和乐乐的性格非常搭呀!
  2. 资深少女洛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
    又萌又感动!!!!!!!每年送花到北冰洋的鲨鱼乐乐T^T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