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韩张]无题

岂曰无衣:

十区全明星活动时候写的,推到了张新杰(×)

第一次写韩张就觉得好难写啊(>д<)



00.

 

睡前四十分钟查房。

 

睡前三十分钟进浴室沐浴洗澡。

 

睡前二十分钟坐在桌前看弗洛伊德《心理分析五讲》。

 

睡前十分钟将180X200的被子精细严谨地铺在180X200的床上。

 

睡前五分钟检查手机自动关机设置在了10:00闹铃会在明早8:00准时响起。

 

睡前一分钟,熄灯闭眼。

 

睡前五十九秒。

 

睡前五十八秒。

 

睡前五十六秒。

 

……

 

……

 

……

 

睡前一秒。

 

今天的霸图副队依旧准时准分准秒的入睡。

 

 

 

01

 

职业选手对于张新杰的评价,大概可以分为两类。

 

严谨、认真、一丝不苟、战术大师、分析能力一流、联盟最低失误率、不可小觑的对手。

——这是对职业选手张新杰的评价。

 

无聊、乏味、有代沟、未老心先衰、认真的让人难以忍受、哈哈哈是个好人呢。

——这却是私交里对于张新杰的评价。

 

就连霸图战队的选手也觉得自家副队的严谨认真到了可以把人逼疯的程度:他是霸图唯一一个舀汤精确到一又三分之二勺的人,吃饭时永远不会分心跟队员闲谈。他是霸图唯二饭桌前不会有队友的人,另一个,是黑着脸瞪着眼的霸图队长,韩文清。

 

联盟的人对于韩文清的评价,和对张新杰的评价有那么些微妙的相似。在联赛里一往无前的他们,在私底下却不太善于与人交道。

 

一个不怒而威天赋技能震慑技能加点没有上限,一个生性严谨如同全联盟强迫症患者的集合体。估计只有韩文清能够忍受张新杰的偏执,也只有张新杰能在韩文清面前泰然处之。 

 

 

霸图正副队的相性简直堪比隔壁蓝雨家那对,只有我能忍受你那啥,也只有你能忍受我那啥的神烦情侣了……

 

 

 

02.

 

七年前的夏天,张新杰半怀忐忑的敲响了霸图训练时的门。他刚和霸图签订合约,接手石不转成为霸图战队的新人牧师。

 

开门的是韩文清,黑着一张脸,似乎刚刚被敲门声打断了训斥。

 

“你好。”

 

张新杰尽量让自己与未来队长对视,要从第一面就来习惯他那张看似是报纸媒体夸张渲染其实相差无几的犯罪分子脸。

 

“我是张新杰。”

 

韩文清扫了他一眼,却是转身进了屋。

 

“新来的牧师。”韩文清一巴掌拍在正偷偷抬头窥视张新杰的队员头上,呵斥道:“还不快训练。”

 

训练室内瞬间静了下来,刚还在张望门口的人缩起了脑袋,在自家队长的威慑下勤奋刻苦敲击着键盘鼠标。

 

张新杰有些无措,尽管已经在脑内设想过无数次与韩文清如何相处,但自己此时的境遇无疑是有些尴尬的。

 

“还在那里磨蹭什么?”

 

“抱歉。”

 

合上门,环视训练室一周,张新杰挑了靠南面采光较好的地方,却被拦下。

 

“过来。”韩文清只说了一句话。

 

“坐这里。”

 

那是韩文清右手边的一台电脑,摆放电脑的桌子被整理的很干净,手指抹上去没有一点扬尘,看来是被前主人清洁的很好。

 

张新杰愉悦的点了赞。

 

他拿出刚接手不久的账号卡,插入登陆,行云流水的开始今天的训练。张新杰的双手,与其他职业选手一样干净纤长,在键盘上灵活的跳动。他架着一副无框眼镜,专注地看着屏幕,眼底滑过喜悦的光芒,以最内敛的方式表达他此时的畅快。

 

一轮训练结束后,张新杰调整坐姿活动双手,他从最开始进行职业训练就一直保持着良好科学的训练习惯。

 

“练得不错。”从训练起一直观察着的韩文清在旁做了肯定。

 

显然张新杰给霸图队长留下了个不错的第一印象,他侧过身去与韩文清对视,诚挚而又认真的接话:

 

“谢谢队长。”

 

韩文清嗤了一声,他站起身环视四周,再对视时眼中全是严肃与决心:“迅速融入团队。”他毋庸置疑的语气像是给张新杰下达命令,“你不是刚签合约的新人,你是整个霸图的牧师。”

 

“你知道霸图的目标。”

 

 

 

 

第四赛季,霸图全员发力,总决赛击败嘉世,夺得总冠军。

 

 

 

 

03.

 

韩文清清醒的时候,张新杰刚晨跑归来。等韩文清穿衣洗漱完毕打开房门,总能碰见对门刚洗完澡的张新杰开门而出。

 

“队长好。”

 

“好啊,新杰。”

 

到后来招呼改为了点头示意,再肩并肩朝食堂走去,偶尔会坐在一起吃饭,然后到训练室开始一天训练。

 

这就是霸图正副队的日常,相比于联盟其他战队的正副队,韩文清与张新杰两人的交情,似乎,太过于的平淡了。

 

非常平淡。

 

两人言语交流不多,范围也仅仅限于游戏比赛,生活琐事闲谈交流几乎接近于零。

 

刚开始的几年,张新杰确实在意过自己和韩文清略显生疏的关系,甚至连霸图经理也曾拐弯抹角的跟他说:“你和老韩再加进加进默契,争取明年拿下个最佳搭档。”

 

张新杰做过尝试,他把自己仅有的空闲时间也安排给了队长相关,闲暇时的目光都会有意无意的看向那个有些暴躁,连老板都可以怒喝,一往无前永远不知道后退的韩文清。看着他训斥队员时黑沉的脸色,未达到目标时懊恼的捶桌,早晨见面时示好的点头,一天天坚持一年年坚持倔强而又劳累的身影。

 

素来认真细心的张新杰差不多摸透自家队长的脾气、习惯甚至细微肢体语言所要表达的意思,几年的相处带来的是两个人游戏里外的默契。

 

他可以想象出比赛中自己倒下后韩文清咬着牙奋力坚持的情景,或是大漠孤烟被击杀出局后愤怒懊恼不甘的砸下拳头。霸图连续几个赛季低迷,张新杰都在想韩文清他一个人在训练室里操控大漠孤烟猛冲调整的背影。

 

对于他的队长,时间剥夺的东西,实在太过残酷。但好险是他的队长,眼中永远只有朝他的目标前进,从未知道什么叫做放弃,一往无前。

 

就像第一次见面时韩文清告诉张新杰的:“你知道霸图的目标。”他坚定地向张新杰表达着他的目标、他的决心,以及他对他的期望。

 

回想起来当初韩文清的语气,他的动作,他细微的神态,张新杰内心最深处忍不住有一种激动地战栗,那种在他完美克制之前一秒的心悸,让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兴奋地状态,尽管目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张新杰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失控了,他越想压抑却越发的横冲直撞,他越想控制却越发的难以捉摸。

 

是感情。

 

他意识到,也确切的下达定论,是感情。

 

 

 

04.

 

张新杰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韩文清。

 

从小接受过的教育告诉他喜欢上一个同性是危险的苗头,况且这个人是他的队长、他的搭档,他该信任而又尊敬的人。他的理智也告诉着他如此的失控会给他、韩文清、霸图战队带来何种的后果。

 

严谨认真的张新杰懂得克制自己的感情,懂得如何让自己平静的与韩文清相处,懂得在比赛时排除那些叫嚣的欲念。

 

跟随在韩文清身后的他是霸图的牧师,是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是精确细心的张新杰。

 

而把理智层层剥开是从未让人所知的,喜欢上韩文清的,疯狂的张新杰。

 

 

 

05.

 

第九赛季,霸图总决赛不敌轮回,惜得亚军。

 

张新杰和韩文清两个人在操作室外等着张佳乐,看着他面无表情的和林敬言走出门,边走还边打趣:“我能有什么不好的啊,你们不用担心……”他却顿住了,像是在说服自己,勉强的笑了笑,“我早该习惯了。”

 

林敬言陪着笑了,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

 

张新杰抬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绚烂的灯光晃得他眩晕。

 

四个人陷入了沉默,压抑的沉默。

 

“我们走吧。”最后还是韩文清发令,四人一言不发的走向新闻发布厅。

 

经过麻木而又恍惚的新闻发布会,来到霸图的食堂,老板拿出珍藏已久的葡萄酒,一群人围在一起分着点杯中物。

 

刚开始还是压抑着沉默着的气氛随着酒精一起发酵,张佳乐几杯酒下肚便是眼眶通红,打着不舒服先去休息的借口离去。承载背负的东西随着时间一起加重,张佳乐放不下,要么带着拼命,要么一直背到自己垮的那一天。

 

但大家其实都明白,最好拼搏的机会已经失去了。霸图的已经没有时间再来换取一次夺冠的时机,再往后走,老将们的劣势将会越来越明显,注意、手速的下滑会让他们渐渐离开这个战场,或者成为新人的踏板。

 

这是每一个职业选手都将会面临的境遇。

 

吃青春饭的职业,永远都是热血而又残酷。

 

整个食堂又陷入了沉默,大家喝起了闷酒,喝多了,又说起了胡话。

 

第二个离开的是韩文清,他转身疾步走向走廊,已经烂醉如泥的白言飞看见他的背影止不住的哭号:“队长——队长——”

 

张新杰叹口气,他和经理两个人把喝醉的队员送到各自的房间,转身朝阳台走去。

 

他知道韩文清在哪里。

 

霸图西侧阳台有个全封闭的玻璃房,被改造成了拳击场,韩文清和张新杰闲暇无事的时候回来这里练拳击。张新杰顺着走廊过去便听见了韩文清练拳的声音,他推开门,看见夜色下那个人赤裸着上身一下又一下的挥舞着拳头狠狠砸在沙包上,他的上衣被随意的丢弃在地上,静谧的阳台里只有击中沙包的“啪啪啪”。

 

张新杰合上门没有出声,只是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靠着门,看着韩文清挥拳,看久了,就像看见了活生生的大漠孤烟站在自己眼前,仍然不屈不挠的挥舞着拳头。

 

韩文清已经打了九个年头了。

 

身为他搭档的张新杰清楚地知道他那种蛮横的打法对他的手损伤有多大,孙哲平就是个典型的例子。纵使韩文清天赋异禀,但是还是那个老问题,时间久了,什么天赋都被问题蚕食。霸图新人训练营中也出现了出类拔萃的新人,这一赛季秦牧云也上阵出战。所有的坚持、决心,到最后都只会成为退役时不甘。

 

张新杰想要打住了自己令他不安却会在几年后成为事实的思绪。有很多事情,因为韩文清的存在,他便无法做到,但如果没有了韩文清——张新杰有过这种设想——又会是什么样子?

 

没有韩文清的霸图,会是个什么样子。

 

张新杰可以想像,或者说是推断的出,过去的他不愿意来思考,现在却不得不去面对。

 

这不是逃避他将会在某一赛季单独带领霸图役这个事实,而是在逃避内心处那一个最不能道出的秘密。但逃避却终究不是办法,况且也没有逃避的权力给张新杰,退缩不是霸图的风格。

 

韩文清已经停下了拳击,略微急促的呼吸打断了张新杰的思绪。

 

“新杰。”韩文清叫了他一声,与他对视着,就像六年前相遇的时候的眼神,坚决而又明确。

 

张新杰走向韩文清,他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已经,不是逃避的时候了。

 

“下个赛季,霸图轮换吧。”

 

“小宋是时候该上场比赛了。”韩文清从张新杰手中拿过衣服,却并没有穿上,一言不发的张新杰正直直的看向自己,韩文清有些莫名,“怎么了,新……”

 

“队长。”这是张新杰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打断韩文清的话。

 

没错,是时候了。退缩不是霸图的风格。

 

张新杰替自己的冲动也感到错愕,但他却也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他换了个更正式的称呼:

 

“韩文清,我喜欢你。”

 

 

 

06.

 

回应他的是韩文清霸道而激烈的吻。

 

韩文清抱紧张新杰的腰让他无法退后,另一只手圈住他的脖颈,不断加深这个吻,激烈的侵入交换索取。

 

“张新杰。”韩文清逆着夜光看着他,“我也爱你。”

 

 

 

00.

 

睡前四十分钟查房,回来后发现房间里多了个人,正坐在书桌前看着上一场比赛的视频。

 

睡前三十分钟进浴室沐浴洗澡,贴心的替韩文清拿来大码睡衣。

 

睡前二十分钟坐在桌前看弗洛伊德《心理分析五讲》,浴室里哗啦的水声让张新杰心神难宁。

 

睡前十分钟将180X200的被子精细严谨地铺在180X200的床上,从柜中多拿出一个枕头。

 

睡前五分钟检查手机自动关机设置在了10:00,把明早8:00的闹铃取消。

 

睡前一分钟,熄灯闭眼,身旁的人在黑暗中靠了过来从背后拥着张新杰。

 

睡前五十九秒。

 

睡前五十八秒。

 

睡前五十六秒。

 

……

 

……

 

……

 

睡前一秒,张新杰翻了个身,面向韩文清。

 

今天的霸图副队在队长怀里依旧准时准分准秒的入睡。

 

 

 

END

 

 


评论
热度(46)
  1. 资深少女花与爱丽丝 转载了此文字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