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喻黄】蓝雨的日常

铃铛铛铛铛:

  01.

  蓝雨战队作为一支豪门战队,毫无疑问是走在尖端配置的前列。甚至有意识的聘请了专家安排作息和训练时段,以求最大限度的激发选手在比赛时间的状态。

  当然,至于是否真的全员遵守就值得商榷了。


  至少队伍里最小的那个,仗着自己“我还在发育长身体,要长高”,每天睡到八点半才睡眼惺忪的起床,然后堪堪踩着九点的最后时限冲进训练室,带着比同龄人幸福的笑容坐到电脑前开始一天的训练。


  最后,最为重要的,就是每个人都有一间自带卫浴的单人宿舍。

  按照蓝雨副队长黄少天在职业群的说法就是:“十五平米精装修单人大房,宽阔私密空间,卫浴系统一应俱全,坐南朝北每天让阳光叫醒你,附带阳台方便早起时开个嗓……”


  “黄少你代言房地产了?”群里有人不耻下问。

  “只有你会需要开嗓吧?”内部成员匿名说道。


  “滚滚滚,你想买还买不起呢!怎么样羡慕吧为了宿舍来我们蓝雨吧啊哈哈哈哈!!”

  “哇啊第二个你有本事不要披马甲啊以为你开的小号QQ我就认不出来了吗一会儿就上队长的QQ扒了你马甲你信不信!”


  02.

  卢瀚文最初从训练营升格到正式队员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自己的单独房间。

  战队,主要是顾及其父母的想法:“会不会通宵沉迷网游(重点)?晚上踢被子怎么办?会不会按时起床?”等等等等,巴拉巴拉。


  最后旁听的队长喻文州说:既然这样就先和正式队员住一段时间吧,调整生物钟,也顺便适应下气氛。

  相亲相爱的蓝雨战队全体成员则表示:好的队长,没问题队长。


  14岁的卢瀚文小朋友,就这样卷着铺盖开始了轮流和队友们住一间,粉丝们光听着都羡慕嫉妒恨的日子。


  03.

  在经历了“队长啊宋晓前辈会打呼噜好吵哦。”“队长啊啊徐景熙前辈房间为什么全都是浅色系白色系就算用的是守护使者也不是这样的啊,我整个人都被净化了!”“队长救命郑轩前辈房间整个一军火库每天晚上都梦见被炸飞了啊!”后,励志成为下一个剑圣的卢瀚文终于住进了他梦寐以求(?)的黄少天的房间。


  搬进去前认为没有什么能比之前更可怕的卢瀚文,在黄少天不太情愿的打开房门给对方参观自己的“私密空间”后意识到,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


  整个房间目所能及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蓝雨战队周边收藏室,第一赛季的索克萨尔纪念版手办(第三赛季时出品),印有蓝雨logo疑似定制的窗帘,床上摆着第六赛季夺冠后出的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等身抱枕,沙发上则是40X40的小抱枕,墙上贴满了全员海报,单人海报,双人海报,根本看不清墙纸是什么花纹,桌上则是各式文具手办眼花缭乱到无法细数。


  卢瀚文咽了口口水:“黄少,我看……我还是去跟队长住吧。”

  他假装没看见电脑椅上摆着疑似同人周边的双角色暧昧系抱枕,冲击力太大了,三观需要重塑,早熟的少年悲愤地想:

  你们这群大人太不负责了!我还未成年!呜呜呜!!


  喻文州微笑着摸摸小屁孩的脑袋:“不行哦,这几天我在忙着整理资料,晚上会到很晚,会影响你睡觉的。”

  虽然队长口气很委婉表情很温柔,但是基本上也透露出了拒绝的意味,只不过在视觉感观上比霸图队长稍微好一点。


  卢瀚文觉得自己很苦逼,但是他除了树洞之外没有任何能抱怨的人。


  04.

  所幸还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


  新浪微博ID荣耀职业树洞,只接收职业圈认证过的ID私信发来的树洞信息,创办人不可考证,但信用度极高,除了个别人员由于太过明显的发言风格被扒马甲之外,从未发生过掉马的事件。

  最凶残的一次掉马事件,八出来真不好意思,也是蓝雨战队引发的。


  某日,该微博发出这样一条信息:我靠靠靠靠谁抢了本少放在训练室电脑边上的索克萨尔Q版挂件给本少滚出来受死啊啊啊啊啊你知道这是第几版第几批次吗你给我看看那个东西底下的编号啊我真想糊你一脸三段斩啊!!!!那么贵重的东西说拿就拿你也不嫌拿在手里磕得慌啊!!!限你24小时给我还回来不然我管你是谁真人PKPKPKPKPK!!!!!!


  底下迅速出现一片“……”“呵呵”来自穷极无聊爆手速的大v们的回复,再然后是游戏粉丝们的“拜剑圣”“拜黄少”“剑圣威武霸气”“剑圣你的马甲~不,是你的马甲~”“@喻文州 @喻文州 @喻文州 喻队喊你回家吃饭”。


  过了半个小时,又刷出一条新的微博:

  荣耀职业树洞:上一条的那位,我看你忘了带走就帮你收起来了^^晚饭后到我房间来拿。既然是喜欢的东西,就不要丢三落四了。


  前排回复又是一片省略号,不过这次花样比较多了,出现了各种晚饭后闲得发慌的吐槽:“于是这句话从看见微博到发出来需要半小时?”“楼上太恶毒,必须回风式落英式咔嚓之,帮你@黄少天 了断余生。”“文州扒得一手好马甲。”“卖瓜子饮料前排突入。”“@苏沐橙 @楚云秀 你们懂的。”


  半分钟后,树洞又转了这条并回复:啊啊啊啊队长我错了我再也不乱丢东西了谢谢队长!队长我最爱你啦你看我抢的是编号00的那个哎嘿嘿!队长我这就来拿队长开下门!


  接下来,树洞就刷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屏幕。


  荣耀职业树洞:呵。


  荣耀职业树洞:真爱不解释,转起。


  荣耀职业树洞:老夫瞎了。蓝雨堕落了,当年不应该说什么基石的。[lt羞]


  荣耀职业树洞:楼上你们都有掉马甲的面相。


  荣耀职业树洞:只有我在这一刻觉得树洞同学的手速也很快么?[挖鼻]顺便楼上依次@周泽楷 @戴妍琦 @魏琛 @王杰希


  荣耀职业树洞:无聊。


  总之那是一个“开门后我就没刷围脖了。”“……还好……”“没人扒掉我马甲=。=”“无聊,好好训练。”的夜晚。


  05.

  于是小卢作为一个最近才认证的选手,同样在这个被震撼了世界观的夜晚,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荣耀职业树洞:我前辈兼我想要超越的目标,在他房间里塞满了我队长的手办和抱枕,意图用闪瞎我的方式不让我睡他房间,哼,幼稚。


  转发首杀的路人表示:贵圈真乱。


  06.

  无论如何,不如微博里自称的那样淡定的小卢同学当晚还是留宿在了黄少天的寝室。他洗完澡,自己给自己扑上爽身粉,然后顶着毛巾拿着粉盒子出了浴室道:“黄少你能帮我扑点到背……………”


  好孩子不能说脏话,就算是卧槽也不行。

  卢瀚文吞掉了自己的问句如是想。


  因为浴室被占了而坐在床边背对着门一边单手敲键盘,一边单手刷牙的黄少天,已经换上了看起来是睡觉时穿得宽大T恤,背面的图案赫然是灭神的诅咒与冰雨相交。大概听见了卢瀚文的问句,扭过头的剑圣迫于牙膏沫的威力只“恩?”了声。


  看着T恤正面自家正副队长使用角色的Q版,卢瀚文开始思考起了现在转身出门去敲队长房间求收留求一睡(……)还来不来得及。


  太过分了!!一点都不考虑未成年少年的成长环境!!!

  这是树洞微博的下一条内容。


  07.

  无图无真相。

  来兴欣吧,给你最平和的成长环境!

  论蓝雨家长组的失职。

  小卢到我碗里来!

  不要乱想,早点睡觉,晚安^^


  08.

  卢瀚文趴在自家队长的小抱枕上,满脑子“从这一刻起我觉得我在心理上成年了”,任由着他的副队长给他均匀地拍上爽身粉。


  “好了好了,多大孩子了还扑这个,小孩子就是难伺候,睡觉睡觉!”

  不耐烦的家长组之一掀开薄被把他塞进去,又毫无轻重的仔细塞好边角,最后自己卷起毯子躺到了另一边,末了不忘叮嘱:“晚上有什么事叫我,灯在你那边要起来必须开,我睡得死不会被你吵醒的,万一黑灯瞎火摔一跤我赔不起啊。晚安晚安。”


  “黄少晚安。”

  卢瀚文闭上眼。


  睡着之前他还有点意识的想:哎……我好像还抱着队长的抱枕?


  09.

  大概是来自副队长临睡前唠叨的诅咒,一直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卢瀚文在12点多时突然醒了。房间里很安静,连呼吸声都没有,只能听到阳台外初夏的虫鸣,朦胧中还看见透过窗帘隐约投射进来的柔和月光。


  他翻了个身,准备再次进入梦乡。


  安静?呼吸声?!!

  卢瀚文猛地坐了起来,身边睡着的大型移动人性聒噪麻雀(……)此刻消失在房间里,连根羽毛都没留下。


  我……不不不,不能说脏话,我靠也不行。

  好孩子卢瀚文彻底清醒了过来。


  什么情况!大变活人吗!等等冷静下来!先找队长!

  他随手拽起床边的外套,轻手轻脚的摸出了门,打算去敲对面的房间。


  不过在他开门的那一瞬间,就安定了下来。


  走廊尽头的露台传来他家队长和失踪人口的交谈声,因为太轻而听不真切。

  卢瀚文往前摸索着走了一段,这下听清了。


  10.

  “……睡得还好吧?”

  “恩,还挺听话的,说睡就睡,那叫一个速度快啊。年轻人就是好真羡慕。”

  “少天也不老啊。他父母说会踢被子?有看着吗?”

  “当然啦。其实还好,睡前给他卷了被子,今天不是很热,没踢,我一会儿再看看好了。”

  “那就好。辛苦你了。”

  “没事没事,对了队长我跟你说这小鬼太可爱了,你知道他还扑爽身粉吗?我过了五岁就没弄过这玩意儿了。太好玩了,队长下次轮到你你就知道了。”

  “恩。那少天也早点睡去吧。”

  “没事,睡不着,我哪那么早睡呢~”

  “嘘,轻点儿。”

  “……哦哦……”


  剩下的话因为降低了声音又不太清晰了。


  11.

  卢瀚文转身往回走,悄然无声的关上了门。


  大人真蠢,又蠢又……群里那几个姐姐怎么说来着,又蠢又萌,他倒头睡回床上,把脸埋在一堆抱枕里。

  这次是真的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12.

  早上是卢瀚文符合“蓝雨内部未成年人保护条例——队长特批”的赖床时间,但是进入了浅睡眠,多少还是被外界的声音干扰到了。


  先是轻巧的敲门,但很快停止了,大概是门口的人意识到房间里有多住一个人。

  然后换成了另一边床上细微的手机震动声。

  身边睡着的人悉悉索索摸索了起来,挣扎了一会儿后打着哈欠起身去开了门。


  “唔……队长早……”说话声停下来。


  之后是尽量放轻的洗漱声脚步声,最后是咔哒一声关门。

  万簌俱静。


  13.

  彻底清醒的卢瀚文慢吞吞把抱枕摆到一边,也起了床。


  在难得的比平常早一刻钟进了训练室后,迎上来的就是现任剑圣有点慌神的表情:“咦咦咦才九点不到,我不会吵醒你了吧?实在是老忘掉你睡我这儿。昨晚睡得怎么样啊?”


  “挺好的。”卢瀚文不甚在意,坐下后划拉了自己的账号卡上机,“想早点训练早点结束,这样可以多霸占你房间一会儿。”


  “死小鬼!欠虐呢!来来来先别做日常训练了来跟本少PK一场先!”


  14.

  接下来的几天里,卢瀚文努力的跟黄少天保持一样的起床节奏,才得以跟在两人身后去食堂吃饭。如上所说,蓝雨作为豪门战队,软硬件设施上从不亏待选手,连早餐都是中西餐点搭配自助式的。


  喻文州端着三杯牛奶坐到三人的桌边,把其中一杯递给了卢瀚文。


  “跟我们一起起床还习惯吗?”喻文州问。


  卢瀚文说服自己忽略掉这句话里怎么听怎么别扭的语法:“习惯的。谢谢队长关心。”答完他思考了会儿,怎么回事,这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还有什么想吃的自己去拿,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对方叮嘱了声。


  “恩。”被自己的脑补吓到了的卢瀚文随口应道。


  没多久黄少天也端着吃食坐过来了,还示意自家队长从自己这拿点,喻文州看了眼,皱眉:“早上不要吃那么多肉食,不消化。”

  已经用培根三明治和煎牛肉饼塞满了自己嘴的黄少天瘪了瘪嘴,发出了几声意义不明的抗议,最后从自己队长手里接过了水果蔬菜色拉。


  终于勉强咀嚼完后,他哭丧着脸道:“队长,我就不喝牛奶了吧,我都几岁了搞得跟养这个小鬼一样这也太丢份了。”


  喻文州不说话,保持温和微笑的表情。

  黄少天萎顿地塌下肩膀,拿过牛奶慢吞吞喝起来,快喝完时想起什么,于是充满怨念的瞪了一眼在座唯一一个需要喝牛奶的人。

  被瞪的卢瀚文视若无睹。


  15.

  荣耀职业树洞:陪喝牛奶什么的太讨厌了了了了了!!!!!!


  16.

  荣耀职业树洞:前辈,只有这点上我附议你。


  17.

  在蹭了黄少天大概两星期的床后,卢瀚文搬去了喻文州的房间。

  并不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住了两天后他就习惯了满房间的周边手办,黄少天没事儿的时候还会跟他讲讲每个东西的来历和背后的故事,讲当初自己和队长怎么在pk里认识,怎么决定要一起那冠军,怎么一起进了战队,怎么携手完成梦想。等于是给卢瀚文上了两个星期的蓝雨历史课,而晚上睡觉抱个抱枕,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至于话多,队长早就说过了,作为蓝雨的一份子,要比对手更适应垃圾话,否则怎么胜过别人呢?


  但是他还是跟队长提出了换房间,甚至问到什么时候有自己的房间。


  不过卢瀚文不打算说是因为发现剑圣的黑眼圈有点严重起来。


  18.

  卢瀚文v:今晚跟队长睡ο(=?ω<=)ρ⌒☆ @黄少天 羡慕吗?

  黄少天v:你妹!!!!!死小鬼你站住别跑你!!!!!!!!像话吗这像话吗对待前辈一点也不尊重!!!!!!!!


  19.

  喻文州的房间干净简洁,占据了房间一边的是满满当当的书架,卢瀚文扫了眼,各式学科和兴趣爱好分门别类摆放整齐。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装饰品,没有各式各样官方非官方的抱枕,色调也很柔和,柔和的和房间主人一样。


  只有电脑显示屏边上有一个夜雨声烦战斗模式的手办。


  已有心理准备的卢瀚文表示,一个手办而已,马达马达达乃。


  然后拖着自己的小被子和从黄少那顺来的小抱枕一起霸占了队长的床。


  20.

  喻文州的作息虽然不如传说中的霸图副队长那样精确到秒,但是也算有个时间范围,到点了就开始督促卢瀚文洗漱躺平,然后关灯睡觉。


  “喻队,那个手办,黄少那没有呢?有什么特殊的?”睡不着的卢瀚文在黑暗里问。

  “那个啊。”喻文州回答,“就是我们夺冠后做的,他替我挡下微草王队长的扫把时的动作。”

  “………………”

  “小卢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队长晚安。”

  早就该想到了,隔壁那个吟唱模式中的索克萨尔不是单人版。卢瀚文对于自己临睡前居然被闪到一次而且是自己凑上去的这件事表示很不爽。


  “晚安^^晚上有事开灯叫我。”


  21.

  这一定……不,不能说脏话……是个flag。


  不然怎么每次听完这句都会在凌晨醒来呢!!!

  卢瀚文睁开眼,意识到属于队长的房间里又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22.

  真是够了。

  他悲愤地起身,毫不犹豫的把房门从里锁了起来。


  23.

  荣耀职业树洞:我今天的成长环境依旧堪忧!队长我什么时候有自己房间?


  END


  24.

  后来的后来,卢瀚文当然有了自己的房间,并且按照自己的喜好往里面放摆饰。不过他把那个从黄少天那顺来的夜雨声烦的抱枕遗落在了喻文州的房间。


评论
热度(280)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