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周黄】白发

强制食用:

·设定来自汤不热。就是之前微博上传的那个「人在18岁之后会停止衰老,直到遇到命中注定的人后,两个人便一起老去」戳右边吃我安利→


·是个双向暗恋最后强行HE的故事(。




白发




黄少天发现自己长出了第一根白发。




他已经第十八次庆祝自己的十八岁生日了,但是自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衰老过。


身边的友人中,有的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与他一起慢慢长出了第一条皱纹,有的一夜白了头,却再也没遇见过那个让自己心动的人,有的仍旧是十八岁的俊俏模样,夜夜风流,放纵人生,不愿意被某一个人捕获,也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一个人能让自己停留。


他曾经也是单身主义者,讨厌老去,讨厌被束缚的感觉。那时候他每一天都想要扔掉家中的所有东西,带上棒球帽就驾车去往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长出白发。


几年前,他曾经爱上一个女孩。他追求她很久,也享受过好时光,却始终没发现对方有丝毫变老的迹象,于是他们决定分手。相恋的时候,黄少天为她戴着戒指,而且一戴就是两年,现在戒指脱掉了,痕迹却还留着。他没有再见过她,但还记得她有浅浅的酒窝,冬日的时候笑起来像暖阳。不过都已经过去了,而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变老了,潇潇洒洒、来去自由、身无牵挂。




黄少天发现自己长出了第一根白发。


他早晨起床,梳理头发,在镜中发现了一缕白色。撩开黑发,它就蛰伏在下面,静静不动。


他的呼吸停滞了一刻,然后他凑近了,仔细看去——


那真的……真的是白发。


他小心翼翼地捻起它,把它拔了下来。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把它装进了一个玻璃管里,就放在自己的桌上。


可是他仍然不知道他的真爱在哪里。他仍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那个让他长出白发的人,在所有他遇到的人里面,没有一个让他心动的。


他试着回忆身边的所有人:同事、好友、邻居,甚至是楼下超市的收银员,却没有任何线索。他长出了第二根和第三根白发,他把它们拔掉,和第一根装在一起。等他找到了那个人,他要拿给那个人看,对那个人说:你看,你害我长出了那么多白发。




黄少天的前辈退休了,新来的同事是从其他分部调来的,各种地方都不熟,恰巧黄少天刚刚结束了一桩业务,闲得很,上司便把新同事交给他来带。他领着他参观公司时,注意到他的这位新同事看起来十分年轻,眉目英挺,笑起来却有很浅很浅的表情纹,而他的左手中指已经戴了戒指。黄少天边想着这真是个幸运儿,边问道:“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他的新同事转过身来,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


“周泽楷。”


“我叫黄少天,黄粱一梦的黄、五陵年少的少、翻天覆地的天。”


周泽楷有一张寡言的脸,却似乎并不难相处。他领着他穿过一座座玻璃塔,看了一道道霓虹喷泉,那么多他们的得意之作,这位新同事却一言不发,直到他们在一座灯柱前停下。


那是黄少天刚进公司不久的作品,带有螺旋纹的白色圆柱体顶上是一个圆形的灯球,再用铁浇筑了蜷曲在一起的线条,拢住灯球。那些线条像浅海的泥一样,柔软又柔软。


周泽楷在灯柱面前停了下来,看了它很久。


“它很美。”他说。


“你喜欢这个啊?”黄少天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他搔搔耳朵,说:“那是我刚失恋的时候设计的,现在看起来觉得娘炮兮兮的,太小家子气……”


“不是的,它很美。”


周泽楷很认真地看着他,表情像是在沙滩上拾海贝的孩子。他能理解浅海的泥为何那么柔软,也能理解灯塔被点亮的意义。他转过来看着黄少天,说:“设计出它的人,也是一样的。”


黄少天吓到了。


他又惊又讶异,但是更多的是羞赧。他定定站在那里,一瞬间思绪被清零,语言也被抽丝剥茧成了乱麻。他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反应这么大,但突然又觉得合情合理。


因为这个人有一双很认真的眼睛吧。


黄少天努力平静自己,笑了起来。


“真是谢谢你了。”他这么说着,迅速从那座灯柱旁逃开了,“我们去看下一个吧……”




周泽楷顺利入职的同时,黄少天接过了前辈的位置,周泽楷则成为他的助手。黄少天经常加班,熬夜在办公室里画图纸,周泽楷便熬了一壶咖啡,端到黄少天的桌上。但他忙着修改稿件,把那杯咖啡冷落在一旁,周泽楷就悄悄地端走,换来一杯热的,重复几次,直到他终于从设计稿里抬起头。


周泽楷不吃甜食,但是他总放着一罐巧克力在桌上,每个人都能去拿。除了女孩子们,最常往那里跑的就是黄少天。半夜赶工的时候,他常常饿得青黄不接,到周泽楷桌上找吃的。刚打开罐子想伸手,周泽楷就递给他一条带果仁的。


黄少天一愣,还没开口问,周泽楷就说:“你好像喜欢果仁……”


黄少天一惊,赶紧从他手里把巧克力抢过来。


“诶呀没想到小周同志还挺细心的嘛,真是位好同志……”


他急急忙忙把巧克力塞到嘴里。




那天回去后,黄少天长出了更多的白发。一夜之间,好像遭遇了降霜。他在镜前翻开头发,看见自己的黑发里夹杂着花白。


他坐在窗前,抽了一支烟。等烟短到夹不住后,他出门买了一盒染发剂,将自己的头发染回原来的样子。第二天,他见到周泽楷的时候,还是像对待普通的同事一样。


可是他没法不注意他手上的戒指。那个朴素的银环,没有任何装饰,那么是不是在内环上刻了爱人的名字?是不是年少时就相恋的爱人送给他的,因此才那么简单?


黄少天每天都能冒出一个新猜测,他被自己的想象搅得烦不胜烦的时候会翻出自己之前的那枚戒指。同样简单得可怜,是他自己打的,一对对戒。另一只送给了那个女孩,可惜他们没能长久。他把它套在手指上,想让自己平静,却更加心烦。


周泽楷却很安静,安静得像一潭水泽。他总是这样,安静得让他心慌。黄少天有时候会发现他在看自己,开口问他,他却摇摇头。这样忽近忽远的距离感让他厌烦,却什么也做不了。他看见那枚戒指,安安静静地套在周泽楷的手指上,好像已经戴了很久,变得毫不突兀,就怎样也开不了口问他什么。




黄少天的白发依旧在长,他开始怀疑也许周泽楷不是那个人,于是他又仔仔细细将周围的人盘点了一遍,却一无所获。恰好他负责的项目告一段落,他空出时间来,参加了几场相亲。虽然没有什么收获,但是能暂时把烦心事抛到脑后也不错。他和漂亮的姑娘或者帅气的小伙见几次面、约几次会,吃饭、看电影、聊天,或者上床,各取所需之后好聚好散,除了要定期染发,黄少天几乎回到了原来的逍遥日子。


周泽楷却没这么走运,黄少天每次偷懒旷工,事情就都交到了他手上。他一边改着设计稿,一边听到姑娘们讨论起了黄少天的八卦。


“我昨天又看见黄少了,他身边的女孩子好像不是之前那个……”


“黄少最近在相亲,换人也不奇怪。”


“他怎么突然决定要相亲了?好几年了吧,一直没动静……”


“之前那一个女孩,我以为他们真的要结婚了呢,可是谁知道不是对的人。”


“黄少啊,明明条件那么好,为什么偏偏遇不到对的人呢。”


“也不一定吧,我有次在超市里遇到他,看见他在买染发剂,说不定其实一直藏着。”


“哇不会吧……”


周泽楷手中的笔停了。




女孩们对黄少天的讨论直到另一个项目开始才告终,黄少天又开始了加班熬夜的日子。他每天睡在办公室里,胡茬和黑眼圈一样浓重。他似乎忘记了关于周泽楷的烦恼,待他就像普通同事。把改好的稿件交给他的时候、告诉他数据出错的时候、问他要不要来杯咖啡的时候,长话短说、言简意赅,像是懒得跟他交流。这恰好是周泽楷最怕的。


周泽楷一连几天向设计所里的姑娘们打听黄少天最喜欢吃的东西,每天换着法子的买来放在他桌上。女孩子们都以为他是哪里得罪了黄少天,一边帮着他出主意,一边侧击旁敲地探黄少天的口风,再回报给周泽楷。但黄少天把东西都吃了,却丝毫未改。月末的时候,周泽楷在自己桌上发现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几个字:零食费。


这样的尴尬局面一直持续到项目结束。整个设计所决定去酒吧放松一下,一群人便高高兴兴地收拾衣服准备出发。黄少天一转头,看到周泽楷也拎起衣服,似乎准备跟他们一起去,他便随口一问:“你也去?不回家陪女朋友么?”


周泽楷一愣,旁边的女孩已经笑了起来。


“小周还单身呢,没有女朋友,黄少你不知道么? ”


黄少天一愣,尴尬地笑了起来。“我怎么会知道啊!我看他一直戴着戒指,不就以为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么。”


黄少天打着哈哈,周泽楷却若有所思地抬起了头。他想叫住黄少天,解释那枚戒指的事情,却发现他已经转过身揽住了身旁的同事,嬉笑着说今天要把他们所有人都喝趴下!


但是周泽楷怎么知道,其实黄少天现在心里的唯一念头是:他原来还是单身。




黄少天觉得自己今晚肯定要醉了。




黄少天醉得不轻,有人扶着他让他在沙发上坐下,他就安安稳稳窝在那里,什么也不想了,放任脑子和身体都软成一滩烂泥。那个人拿了一杯醒酒茶给他,把杯子递到他嘴边,怕洒了,扶住他的后脑勺帮他喝下,他便咕噜噜地喝了,然后又倒在沙发上昏昏沉沉。那个人似乎叹了一口气,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到一个更宽的地方去,又把他的脚抬起来放平了,让他睡下去,他才发现那是一张床。那个人把被子拉起来帮他盖好,又在床头柜上放了水,然后才熄了灯。


“……晚安……”


这是黄少天记得自己最后说的一句话,他不记得对方有没有回自己。




黄少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渴得像吞了整个撒哈拉,他一咕噜爬起来,看到床头放着一杯水,拿起来就往喉咙里灌。


有人打开门,探进身子,发现他醒了便笑起来。


“早安。”


是周泽楷。


黄少天吓得差点把水洒了。


“你你你……不对我我我……不对我我你你……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他环视一周,这才发现自己不在家里。


“你昨天喝醉了……”周泽楷一脸委屈的表情,让黄少天瞬间没了脾气。


“你别做这个表情我受不了……”黄少天冷静地回忆了一下,但他的确什么也不记得了,只好试着问:“昨天是你把我抬回来的?”


“嗯。”虽然不是抬回来的。


黄少天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了外套,一件没动。


“嗯……那谢谢你了。”他觉得自己应该首先表现得像个靠谱前辈,“有空请你吃饭。”然后表现得像个成熟的男人,不要欠他的情,但又给自己留点见面机会。


他觉得现在自己应该还能挽回一点脸面,谁知道周泽楷听到这话立刻有了动作。


“今天行么?”


黄少天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周泽楷张着眼睛望着自己,一脸期待和恳切,让他一点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也不是不行……”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没救了。


他第二次被周泽楷灌醉的时候一点防备也没有,被他摁到墙上强吻的时候也一点防备都没有。他还在想为什么突然他靠到了墙上时,周泽楷的唇已经压了上来。等那个吻结束,他已经连话都说不清楚。


“……你……你……”


“我喜欢你,”周泽楷说,“我知道是你。”


“可是……”


“没有可是。”


他又吻了下去。




黄少天长出了第一条细纹。在眼尾,很细很细,但是笑起来的时候会沿着眼尾的线条延伸出去。


他打了一对新戒指,让周泽楷把之前那个换了。周泽楷高高兴兴地收下了,拿出另一个丝绒盒子,打开了,发现里面的戒指和被他误会的那只,原来是一对。


 

评论
热度(438)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