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周翔】图片与实物严重不符 01~03

这个设定!好!炸裂!带感!

图个叶子啊啊啊!!:

*架空校园


*我觉着挺雷的但是我写的好爽啊(喂




01




方明华,某高级中学高级教师,已婚,送走高三调至高一。




校长承诺:方老师,你放心,接下来的这一届,是建校以来录取分数线最高的一届,而你要带的这个班,是精英中的精英,我们学校的一本率,全指望在这些孩子身上。




方老师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老师,为了学校的荣誉,他,义不容辞。




“不就是让我当班主任么?加钱就成。”




如果他知道自己所要带的学生,他肯定会说:不干不干加钱都不干。




但是这个时候,他并不知道。




新学期伊始,方老师坐在办公室前研究着电脑上的学籍系统。这学籍系统也是个新玩意儿,本来学生的档案都是纸质的,从小学一直到大学,以后工作了还要交给工作单位,可谓相伴一生。然而,随着科技技术的发展,信息时代来临,纸质档案也面临着被电子档案取代的结局,不过,也许还要再过两年才能真正实现吧。




方明华师瞧着这学籍系统,事无巨细,唯独学生的照片没有。算了,反正到时候点个名认一认也就完事。方明华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真正上了心的,是其中两个学生的档案。




孙翔,是超过本校录取分数线35分进来的第一名。从他的档案上看,可以了解到这个学生的成绩一直是处于领先位置,起码初中就从来没有掉出过段前三,但是,这个学生并没有担任重要的学生干部的经历,唯一担任的职位是体育委员。照常理推测,该学生应该是标准的以书为准,课余时间都在啃书的那种类型,或者说的更简明扼要一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然而,这家伙居然多次打破小学、初中的校运会记录,并且有国家二级运动员的证书。这样看来,又不仅仅是那种带着厚厚眼镜、羸弱的只能拿动课本的学生。




依他的分数,来这所学校,是学校的福气啊。方明华将孙翔的档案打印出来研究了很久,显然已经将他归入到要重点培养的学生行列。如果说重点班是为了冲一本率,那么像孙翔这种学生,就是来冲重点率的,方老师信心满满。




可是呀,看到下一个档案,方明华就拉下了脸。




周泽楷,从本校录取线来看,分数远远不达标,不仅如此,从小学开始档案就十分精彩,皆是一路红灯高高挂。这还没完,旷课的记录满满当当。照常理推测,这就是那种成天不学好,专门混日子的家伙,心情好了就听你上课讲两句,心情不好了在课堂上睡觉算好的,旷课不要更频繁,打架抽烟呛老师早恋……更是家常便饭。唯一的优点就是这个了,中国国际书法大赛金奖。难道说旷课都是去写字了?还是说励志就是要当个书法家哦?无论如何,这样的学生无论在哪个班级,都是老师们头疼的源头。




与此同时这还说明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这样的成绩居然能够跻身到重点班,不是家财万贯,就是有很硬的背景。所以若是得罪了他,那可真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方明华叹了口气,最怕的就是这样的学生,本来老师就难当,这下更是如履薄冰了。




次日,方明华整理了下自己的领带,调整了一下表情进了教室。




教室里头乱哄哄的,显然有互相认识的同学在聊天,放眼望去个个脸蛋都是初中刚毕业的青涩,还有着刚刚步入高中的新奇与期待。方明华清了清嗓子,教室里头立刻安静下来。




方明华很满意,重点班的学生有一点好,就是好管。他开始不紧不慢地讲述着万年不变的开场白……




与此同时,他几乎是立刻注意到那个一头黄毛的家伙。




太显眼了,大大咧咧把手臂枕在后脑,把脚翘着搁在前头的课桌上,衣服穿的是时下流行的复古摇滚风,做旧的T恤,带着铆钉的紧身裤,看上去就不是善茬。这家伙的周围空出了一圈,显然大家都对他避之不及。而就算看见了方明华,这小子也不过扫了一眼,然后根本就当做班主任不存在,依旧那样坐着。




这家伙,肯定就是那个周泽楷!方明华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狠狠地跳动了一下。




等一等,也不是所有人都对这家伙战战兢兢的,起码与他平行的位子上,有一个黑发的男生正规规矩矩端坐在那里。




嗯……虽然头发稍微长了一些,都盖住了耳朵到脖颈这个位子了,但是和旁边这个染一头黄毛的家伙相比简直不要太乖!戴着眼镜,衬衫是非常干净的白色,最上头的纽扣都好好的扣着,虽然是夏天但是依旧是长袖?很正式是没错啦,可是这样不会热吗?依照直觉,方明华下意识就觉得这个男生,是入学录取第一名的孙翔。




方明华拿出点名簿,扫视了一圈。




“那么接下来,我要开始点名了,点到名字的同学,请上来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如果想要担任职位,也请在这个时候拉票吧?”




学生们出现了很小的骚动,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在众人面前大大方方的本事,大多数人还是腼腆的,但是,这毕竟是开学就会面临的,大家在短时间的窃窃私语之后,眼巴巴地看着班主任。




点名簿的顺序是按照姓名拼音顺序来的,因此,无论是方老师期待的孙翔,还是感到很头疼的周泽楷,都是排在后面要上讲台自我介绍的几个之一。虽然如此,方明华还是私心调换了一下位置,想让孙翔最后一个上台。




在学生一个接一个的自我介绍下,有几个学生的优秀就能体现出来,比如说这个江波涛,目标瞄准的就是班长的职位,方明华记得他在初中有学生会干事的经历,再加上自我介绍时的谈吐,想必管理组织能力一流。还有那个袁柏清,居然是主动要求担任劳动委员的,往往这个职位都是吃力不讨好,袁同学可真是帮了大忙啊!嗯……




“周泽楷。”




方老师抬头看向那个翘着脚往窗外看不知道在看什么的黄毛,右手握笔的力道加大了。




“周泽楷!”




那家伙还是没有上来,怎么,开学第一天就想找茬么这家伙!




“老师?”方明华顺着声音看去,江波涛指了指讲台,“他已经在讲台上了啊。”




哈?




方明华转头看讲台,刚刚那个坐得端端正正的男生现在的站姿也是非常挺拔,根本没有被班主任无视的尴尬。




“我,周泽楷。”




说完这四个字,这个男生就回自己的位子继续一脸认真地看讲台,等着下一个自我介绍的同学。




什么啊!!!!!!!这家伙不是孙翔吗?周泽楷……周泽楷不是那种一看就很难搞的学生吗?不是那个黄毛吗!!!!!为什么看上去这么乖的学生会是那种翘课挂科专业户啊!!!!为什么啊?还有你也太简短了吧?多说几个字会怎样啊!!!!




方明华感到一阵心累,等一下,这家伙如果是周泽楷的话……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点名簿,最后一个还没有上台自我介绍的学生……




那个黄毛根本不用他点名,自己就上台了。




“我是孙翔,不想当什么职务,所以别给我安排。”说完这句,这个在方明华心目中的重点培养对象就回了他靠窗的位子,继续翘脚上去坐着,眼神里皆是对方明华的嘲讽。




这个家伙…………方明华还是捏断了手中的笔。




不知道现在申请换班级,还作不作数啊……




02




“孙翔,学生守则里头对学生发型的要求就是不允许染发,你马上给我去染回来。”方明华在自我介绍之后就把孙翔叫去了办公室。




“不要。”拒绝地干脆利落。




“如果你不把头发染回来,被教导主任看见了,你可是要记过的。”方明华幽幽地说,孙翔的档案里干干净净,一个处分都没有,如果不是后台硬把记录全消了,就是本身就是个好学生。虽然看上去孙翔应该是第一种情况,但是……




孙翔皱了皱眉,“染头发会耽误的。接下来不是还有什么开学典礼?”




是第二种情况呢,虽然染了一头黄毛,耳朵上戴着耳饰,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头发的外层是黄色,里头的黑发已经长出来了,估计染发的时间也长了。耳饰虽然闪,但是仔细一看,这压根就是夹上去的,这家伙连耳洞都没打啊。离得近了才发现这个家伙长得好,特别是这双眼睛,清澈干净。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大多也不会做出什么坏事来。




“没事,开学典礼没什么要紧,重要消息我会转达的。”方明华从抽屉里抽出请假单就开始给孙翔写出校证明。




“……”孙翔咬了咬嘴唇,看上去很是不情愿,但到底还是接过了。




“欢迎光临,请问是洗头还是剪头?”


“染发,染成黑的。”孙翔顿了一下,忽然说,“你们店里有没有那种临时改变头发颜色的喷雾?”




周泽楷在班级里还真是不怎么显眼——如果不提他大夏天还是一身长袖长裤的话。班主任在叫走孙翔之后,下一个就让他去了办公室。




而周泽楷在办公室里不动声色地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方才那个黄毛的踪迹。




“孙翔的话,去染头发了。”方明华倒了一杯咖啡递给周泽楷,周泽楷看了看方明华,摇头。




方明华也不在意,收回来自己喝。




“小周啊,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在初中的旷课这么频繁吗?”方明华单刀直入,“我看着你也不想是会到处惹事的人啊。”




眼前的男生头发虽然略长,白白净净的腼腆站在那里,衣服很干净,他的手也很干净。细节能够体现一个人的修养,教师必修心理,在细节推测这一点上,方明华是佼佼者。




“呵呵。”周泽楷略扬唇,显然不打算做过多解释。




还真是和外表截然不同的难搞啊,不像那个孙翔,虽然看上去是个混混,但是意外的纯啊




“不打算说明啊……那也没事。我丑话先说在前头,你想做什么我不会过于干涉,只有一点,千万不要影响教学。”方明华站起身来直视周泽楷,“你想不想学,是你的事,但是你要是影响到其他同学,那我会做什么你也应该能猜到。”




“你很忙。”周泽楷说。




方明华看着他,正面的角度刚好能够看清楚周泽楷的脸。




“没时间……磨咖啡豆?”




这个混蛋!方明华捏扁了手上的一次性纸杯,真是对不起啊只能买得起速溶咖啡。




周泽楷略鞠躬,不等方明华有反应,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方明华又开始惆怅起来,这一个个的,真是不省心啊………




孙翔到教室的时候,果然是一头黑发。相比之前的杀马特,这样子看上去要顺眼不少。于是乎,之前不敢靠近他的同学们,渐渐缩小了同他的距离,虽然对此,孙翔一点反应也没有。他还是翘脚看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呐呐,我跟你说,我们学校有一个超录取线35分的大神!”


“啊?那为什么要来我们学校,不是有更好的?”


“谁知道,有可能填错志愿,有可能是因为有特殊的人在这里……嘿嘿“


“要是真是那样,可就太浪漫了……”




才不是这样啊喂,孙翔翻了个白眼,只是单纯的离家近外加超线录取学费要便宜一半甚至免学费啊。




“接下来要排位子,请大家都到走廊里来,按身高次序排好,先矮后高。”短短的时间内,江波涛的班长职位就已经定下来了。




周泽楷和孙翔身高相近,排到当同桌也不算意外。




方明华乐得前位带后进,第一和倒数第一,合理配置。




孙翔先勾嘴角,“我孙翔,请~多~关~照~”




“嗯。”周泽楷说,“多关照。”




话音刚落,运动员入场曲就奏响了。




孙翔推了推周泽楷,“开学典礼开过没?”




“没。”周泽楷说。




“那就好。”孙翔说。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开学典礼啊,要不是刚刚被班主任叫过去,周泽楷本来是想直接翘掉的,这下可好。虽然说直接走也没人会拦着他,可这毕竟是开学第一天,要是不给别人留下些他很安分的印象,以后可就麻烦了。既然已经做好打算,周泽楷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实在不是什么新鲜内容,漫长的演讲简直要杵着人都陷到草地里头,周泽楷百无聊赖,人却站的笔直,盯着前头的孙翔的后脑勺无意识发呆。嗯……?夹上去的耳饰?




他在心里闷笑了一声,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这个学校的师资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优势,但是胜在硬件条件和活动丰富多样,尤其是社团课的开设,更是给学生足够大的自我发展空间。虽然这一切周泽楷都不怎么在乎,他就是随便这么一指,自然会有人给他安排妥当,同时,这也是周泽楷所深深厌恶着的。可是他不能直接表现出来,因为时机远远未到。




孙翔给周泽楷的第一印象是个充满攻击性的肉食类动物,他虽然动作很随意,漫不经心地翘脚在桌上,可是从他身体的肌肉绷紧程度来看,并没有什么破绽,在这一群准高中生小屁孩中,尤为突出。然后孙翔的眼睛就扫了过来,一眨不眨地盯着周泽楷看了三秒钟,移开了目光。三秒钟,足够周泽楷把孙翔的底细摸个清楚。混社团的不会有人拥有这样的眼睛,这眼神充满着好奇,不带一丝警惕。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么……周泽楷小小遗憾了一把,只觉得可惜。




第一节课,老师基本都不会上正课,一般都是废话。




孙翔一心二用的功力登峰造极,随便拿了支笔就开始玩花式。他的手指很漂亮,转起笔来格外好看。虽然,这点伎俩在周泽楷来看并不算什么,毕竟他之前闲着没事的时候也转过匕首……还有枪支。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




“怎么转?”周泽楷问。




孙翔有些稀奇地看着他:“你不会吗?”他突然开心起来,“我来教你吧!”




周泽楷眨了眨眼:“谢谢。”




获取信任,是不是太容易了些?周泽楷只是想之后的旷课有张挡箭牌,但是孙翔攻略起来太没有难度,让他有些莫名的挫败感。




“这样?”




“对,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天赋的!”孙翔习惯性勾起嘴角,笑得太张扬。




嘛,也不坏。周泽楷想。




孙翔虽然课上不是十分认真的模样,但是若是老师点到他起来回答问题或是上黑板写答案,这家伙从来没有答错过。这实在和他本人表现出来的气质完全不符。




“翔哥,你成绩这么好,怎么做到的?”


“看书呗,还能怎么样啊。”孙翔看上去就是不太好说话的类型,比起笑,这个人似乎一直有着无端的不满情绪,但是他长得好,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中,单凭这一点就可以获得无限的原谅,更别提他还有学霸模式加成,篮球又打得好。




“踩在别人头上比较爽啊。”孙翔说。




03




这不,一个星期都没到,全班同学就翔哥长翔哥短的叫开了。孙翔并没有很张扬,甚至没有参加任何一个社团,就连拿手的篮球也只不过是在课上打打,课后的球赛,从来不参与,虽然被迫成为校园风云人物,但是本人倒是挺无所谓的,只不过依旧是一放学就猛冲回家,一秒钟都不带耽误。




反观孙翔的同桌周泽楷,沉默寡言性孤僻,经常坐那儿发呆,似乎只有自己的位子才是庇护所,让他能安心。大夏天的,校服却是穿的秋冬款,每每孙翔问起来,他总说自己体质虚。这更让孙翔觉得周泽楷羸弱。虽然周泽楷已经尽量地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了,可是他坐的太端正,黑色的校服在一堆纯白T恤中尤为突出,经常会被老师们认为在认真听讲,点他回答问题的次数不要太频繁。周泽楷站起来的时候总是很茫然,孙翔虽然会给他偷偷写答案,但是孙翔的字太飞,答案总是会被周泽楷看错而回答地啼笑皆非。




“你真是白戴眼镜了!”孙翔课后凶他。完全不把自己字写得太潦草当做主要责任。




“嗯。”周泽楷应了,不痛不痒地“虚心”接受批评。本来也就没有近视啊。




孙翔一拳打到棉花上,自己也觉得没劲。站起来不理他了,过一会儿又咋咋呼呼跑回来,“周泽楷周泽楷,有新口味的薯片哎一起吃吗?”




周泽楷说:“好的呀。”




熟络发生在邻座,周围一圈的同学因为平日接触时间的长久,最先打成一片。




周泽楷不会忘带书,因为他根本就不会把课本和作业带回去。作业他总是借孙翔的抄,条件是请孙翔吃饭。于是一个不成文的契约就此成立。




周泽楷的字写的好,笔锋隐含着锐利,虽不是锋芒毕露,但往往会让人联想到未出鞘的刀刃,比起孙翔的字来,可是甩了孙翔不知道多少条街。若非从小学期,断不能有如此造诣。孙翔很吃亏的是,明明是周泽楷抄他的答案,可是往往老师改分,周泽楷都比他的分要高。孙翔每次都会气个半死,然后转眼就忘了之前自己还在生气。




其实看孙翔气鼓鼓的,还是很有意思的。周泽楷这样想。




又到了放学时分,孙翔抄起包,边跑边说回见了周泽楷!然后就消失在周泽楷的视线中,周泽楷往窗外一望,这家伙竟然已经跑出校园了。




真是可怕的速度。周泽楷挑了挑眉。




口袋里头,手机振三声。




周泽楷没顾忌同班同学,掏出来极快的回了短信:




“现在就动手。”




当周泽楷走出校门,往右直走三百米拐进一个小巷的时候,已经有一辆房车在那儿等着了。




其实周泽楷还是蛮意外方锐会来找他帮忙的,毕竟依照方锐现在的势力,一般都能搞定。这回,似乎是个硬茬啊。




长至脖颈的头发被随意的用皮筋扎起,刘海也撩了起来。露出的耳朵因为长时间被发丝掩盖而泛着些许微红,左耳耳骨两个耳垂两个,右耳耳骨三个。秋冬校服是西装款,周泽楷松了领带,脱了外套,抽了皮带,解开里头白衬衫的扣子,直接把衣服裤子丢给手下的人,小弟慌不迭的接住了,立刻就有另一个来给周泽楷递了叠的整整齐齐的背心、夹克和皮裤,却根本不敢往周泽楷身上看,被校服挡着显得周泽楷羸弱,实际上脱了衣服就能知道他有多精壮。摸上去跟铁板似的,偏偏他身上还纹着扣肩龙,龙头由后背右肩甲扣到右前胸,整条龙身在后背盘踞,这龙的两条前爪分别搭在三角肌上,两条后爪分别抓着周泽楷的大腿,龙尾由腰部的左下侧延伸至左脚踝。




这也正是为什么周泽楷在学校就算热得要死也不会脱衣服而是穿长袖,头发就算长到脖颈也不剪。换上了常服,周泽楷显然轻松了不少,他摘了眼镜往后一抛,熟练地点了根烟。




烟雾完美地形成一个烟圈,房车里的人都下来或站或蹲,大气都不敢出。




那烟圈晃晃悠悠地散开,周泽楷掐了烟头。




“走!”




“是!!!!!”异口同声。




孙翔的心情非常不错。超市里的特价鸡蛋他抢到了四袋——虽然一次只能买一袋,但是来回走个四次也就行了,不枉他专门换了跑鞋飞奔而来。这就是平(贫)民的智慧啊!




他的耳钉摘了,只留下一点压痕。竟然还是顶着一头黄毛,说到这个孙翔也气,要不是那个班主任非要他染头发,他至于染黑了头发之后还专门要买临时喷雾哦?花了这么大一笔钱,接下来又得省吃俭用了。谁想顶着一头黄毛啊,还不是因为这样能够方便点不至于被勒索保护费么。




他向往常一样经过菜场买了点菜,在回应菜场的大叔大妈们的热情的寒暄之后,走在回家的路上。




孙翔的家境算不上贫寒,但是到底和小康也没关系。自记事起他就经常是自己照顾自己,毕竟父母外出打工实在没有管他的时间。生活技能点是点满了,可是这人情世故,拜他自己刻意营造的形象所赐,依旧单纯的如一张白纸。废话,谁敢跟他闹啊,不要命了啊?看着模样也知道个家伙是个混混,惹不起还躲不起么?虽然微妙地达成了孙翔希望的,但是似乎还是出现了偏差。




孙翔边走路边盘算着今天晚上怎么做九块九大餐,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辆从窗子里探出钢材的七座小货车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




直到被人推开,孙翔才意识到刚刚的钢材里自己有多近。连连道谢,他突然啊了一声。




“你在流血!”可不是,从手肘划拉下一个长口,血液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孙翔站起来就跑着去追车,周泽楷根本习惯了受伤,照他的讲法。这点皮外伤舔舔就好了。他抽出弹簧刀随意从背心下割了条布头,条件简陋暂时先包扎一下,回去再处理吧。




“喂!你等等,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孙翔扯着周泽楷就拦车。




“不用了。”周泽楷说。




“怎么能不用,这可是很大的伤口啊!再说医药费都拿到了你别怕花钱啊!”孙翔说。




“真的不用了,孙翔。”




孙翔一愣,“你认识我啊?”




周泽楷一惊,也只好顺着往下说,“我,周泽楷啊。”




孙翔吃惊极了,你你你了半天,最终还是扯着周泽楷边走边说:“既然你不愿意去医院,那就去我家包扎吧!”




周泽楷不置可否,没受伤的那一只手伸口袋里拿手机盲打:“你们先回去。”










TBC






*周泽楷身上的扣肩龙纹身是特殊的纹身,约定俗成的是:不是大哥不能纹。


*其实想让小弟们一起喊“USE”(醒醒






一坑未平又来一坑,然而,有一句话叫做坑挖多了都是平地……(遁逃


明天更七日谈(缩



评论
热度(268)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