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周泽楷生贺】世无其二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周生快!!!

郝远远远远远远:

我是真忙,没听过写文的还能摸个鱼,但我却需要在作业之后和睡觉之前挤点时间出来给我楷砸写点不经推敲没啥逻辑的贺文。错字别字,语句不顺,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


 


周泽楷这孩子从小话就不多,小时候他爸爸还偷偷带他去看过心理医生,医生说,你多带他到人多、需要说话的场合,逼着他跟人交流,孩子嘛,你看,我们小时候不吃这个那个,你逼他吃他就渐渐吃了,其实不是吃了就有多难受,就是别扭嘛。


周泽楷他爸又偷偷带他去公园里,跟一群打太极拳的大妈聊天。周泽楷穿着短袖短裤,白白的胳膊腿儿被老阿姨捏来捏去,问他多大了叫什么在哪儿上学呀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周泽楷规规矩矩地坐在长椅上,手放在膝盖上,紧闭嘴唇,求救地看了人群外他爸一眼。


眼中含泪,他爸心软了,把他领回了家。


没几天这事儿被周泽楷他妈知道了,提着他爸的耳朵大骂了一顿。周泽楷是不爱说话,但在他妈妈眼里从来就不是什么问题,就算有什么问题,那也不是那假医生说的什么逼他说话就好了。孩子怎么能逼呢?孩子就应该好好吃饭,该干嘛干嘛,反正周泽楷还没学会叫妈的时候,他妈就能知道他心里在想啥。


周泽楷上学那会儿,成绩不好不坏,存在感不高不低。他们学校的校服是特别土的那种,走起路来会沙沙响的那种料子,周泽楷还没发育,个子不高,穿起来空荡荡的,他特别遵守纪律,把拉链拉到最高,袖口干净,衣领整洁,碎发从不超过眉毛和耳朵。他是生得好看,但并不是特别引人注目的那种。学校里出风头的男孩子分两类:打篮球的和特有钱的。周泽楷两边都不沾,安安静静地坐教室里看课本写卷子,自然是再好看也没人看。


不过好歹是被表白过的,同桌的女孩子,数学不太好,有回问周泽楷题,周泽楷看习题看了半天,说了句:“嗯……”


“你到底会不会呀?”


“会呀。”


“那你给我讲讲呀!”


“嗯……”


“你其实不会!你就瞎说!”


“没有呀!”


同桌生气了,一把扯回了练习册。周泽楷无法解释,最终在草稿纸上写出了详细的步骤,推过去。


同桌还生气。


周泽楷摸了颗大白兔出来。


同桌说:“什么呀,你演好丽友吗?”


周泽楷没辙了。


同桌把大白兔剥开吧唧吧唧吃了,边吃边含含糊糊地说:“谢谢。”


周泽楷松了口气,笑起来。同桌看了他一眼,再看一眼,从此眼光就没办法再从周泽楷身上挪开。


同桌跟周泽楷表白的时候,初中毕业聚餐。同桌端了杯可乐,问周泽楷:“我好喜欢你的,你喜欢我不啦?”


周泽楷倒抽一口冷气,手心捏出了汗。


同桌笑起来:“小哑巴。”


周泽楷一言不发,同桌干了可乐,走了。


毕业之后暑假,周泽楷在家蹲着打游戏。荣耀在他那个年纪已经很成熟,广告满天飞。周泽楷放学回家路上有个商厦,经常能看见商厦外的大银幕放着宣传视频,特效炫出屏幕外来。周泽楷就站着不走,仰头看,在心里决定放假了玩个神枪。


他的账号卡在报刊亭买的,一开始他的人物名字不叫一枪穿云,叫野川。周泽楷是个取名废,当时他在看的一部枪战漫画的主角叫菅野川,但这名字已经被占用,周泽楷随手删了个字。后来俱乐部方面准备特殊栽培他,决定给他改个跟斗神一较高下的名字。周泽楷没什么意见,反正是神枪就行。


进入游戏之后,一切都从最基础的开始。领任务,走剧情,熟悉世界观,研究各种属性。一直到一个月后周泽楷的单挑视频出现在荣耀论坛的首页,热度持久不下,周泽楷才发现一件事情。


打荣耀,真的是他出生以来能做得最好,天赋最高,也是最让他开心的一件事。


很快就有俱乐部的相关人员来与他接触,邀请他进入训练营。


周泽楷那时已经收到了高中的录取通知书,虽不是他的第一志愿,也算是个挺不错的高中。父母都比较满意,直到有一天周泽楷在饭桌上默默地拿筷子戳碗。


“小楷怎么啦?”


“……”


“嫌高中不好呀?”他妈还是能猜对大半。


“我想……”


“想干什么呀?”


“妈妈,爸爸。”周泽楷说得很慢,“我想,我能不能,打游戏?”


他爸笑得汤从嘴角溢出来。“你不天天都在打游戏吗?我们又没说什么,你玩你的,放假嘛。”


“不是。我想要,成为,职业选手。”


“什么东西?”


“职业选手。”


周泽楷不会说话,不善于表达。那个上海最为平常的闷热的夏夜,他坐在饭桌前一点一点地跟他的父母解释,他如何想要选择一条不太寻常的道路,这条路也许不是大众认可的,也许对长远的未来没有保障,但他是如何地喜欢,如何地如鱼得水,如何地期待。


周泽楷大概说完了他这半辈子的话,以后再想起来这天晚上——比如在训练营做枯燥反复的基础练习,比如在食堂没人和他一块儿吃饭,比如刚被授予队长的职位却不知所措,比如又一次没得到冠军——桌上的汤都凉了,他妈妈拿着他打印出来的训练营合同看了半天,再次问他:“你喜欢荣耀吗?”


周泽楷点头。


“打游戏维生不容易的呀。”他爸说。


“嗯,我们要再仔细考虑。”


就是这个晚上,决定了周泽楷以后的人生。


他自己选择的,他知道所有的不容易和艰苦,这并不是未成年人的一时冲动,而是他和家人一起决定的、需要他自己负责的人生。


轮回拿冠军以后,一次采访,问他为什么会选择成为职业玩家,周泽楷微笑了半天,终于一改嗯嗯啊啊的回答,而是很认真地说:“梦想呀。”


十五岁的时候找到了梦想,被家人支持认可,从此朝着梦想努力,而梦想带给他的不只是艰难跋涉,也有很多好的事情,不逼着他说话的朋友,最快乐的时光。


周泽楷觉得自己幸运得不得了。


生日在轮回会议室,桌上摆了个大蛋糕,队友做的,白色的奶油上歪歪扭扭写着伟大枪王周泽楷,带领我们向前进!


大感叹号。


关了灯,大家一起唱了生日歌,叫周泽楷许愿。周泽楷没闭眼,想了半天。


“快许愿呀!”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


“没有愿望吗?”江波涛问他。


周泽楷点头。


会议室炸开了锅。


“天啊!!!!我们的队长居然是个没有愿望的人!!!!!!!我此等凡夫俗子只好无言以对!!”


周泽楷笑了起来,合起手掌,说:“许。”


那就许吧。


希望能天天开心呀。


 


——希望你能天天开心呀,小楷,周同学,小周,队长,枪王。


 


 



评论
热度(145)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