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黄喻ABO】我叫黄少天,今天早上起来·上

我要被笑断气……

一路春白:

算是千粉回馈好不好www要黄喻的GN们,要ABO的GN们,还有要哨兵向导的GN们,可以来看看


谢谢青山为雪太太的趣味H题【虽然并没有H


病得不轻这种事情就不用我一再提醒大家了对吧


=================




1


我叫黄少天,今天早上起来,突然发现自己是个ABO世界观里面的人物。


我现在正坐在蓝雨的食堂里吃早饭,周围环绕着的全是战队里Alpha们的气息。话说我为什么知道其他人的性别呢,这大概是一个堪比“我为什么是我”的永恒的哲学问题,但反正我就是像脑子里被粘贴进了一份标题保存为“常识”的word文档一样,里面贴心地写着我的队友们乃至整个俱乐部工作人员的性别。


而我自己呢,当然不能免俗地也是个Alpha,这一点从我早上撅起屁股在床底下找东西的时候被床头柜上的抑制剂砸到脑壳上就可以得到一个侧面的证明。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猜想和正视自己的性别,我还特地在早上上厕所的时候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哔——】、【哔——】和【哔——】,非常好,它们都像世界观规定的那样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看起来很健康。哼着歌撒完尿以后我快乐地拎着我的【哔——】抖了抖,空气里带上了我生机勃勃的气味。系上了队服裤子的裤带之后我拿出了刚刚砸到我的喷雾式抑制剂,虽然还没到发情期,不如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但是作为一个阳光开朗活泼外向喜欢尝试新事物的青年,我真的很想试一下抑制剂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的,我讲故事的方式是不是又太过细致了?如果省略掉中间“黄少天朝空中摁下了抑制剂的喷钮”、“黄少天往前迈了一步走进了抑制剂的细雾中”、“黄少天觉得这个抑制剂有点像他的须后水的味道”以及“‘咦抑制剂到底有没有喷雾式的?’黄少天好奇地思索,半晌无果,‘算了就假装有好了我们要以成熟的大人的方式来思考问题’”等等一列的细节,那么画面就可以直接跳到现在,我正坐在蓝雨的食堂里吃早饭,食堂大妈的双胞胎儿子兴高采烈地从我身边追逐打闹而去,他们的不知道是爸爸还是妈妈的女Alpha监护人手持长柄菜勺中气十足地高吼了一声:“最后两个鲜虾烧卖嘞!!”


啊,蓝雨真是个不O之地,连个B都没有。


诶,等一下。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我含着一口鱼片粥疯狂地翻了一遍脑子里的word文档,上下不安地无意识地扭着自己的十指,手足无措如坐针毡左顾右盼,也没看到我想的那个人,只好一把拉住了跟我隔着一个座位的宋晓,把粥咽了下去,一路从喉头沿着食道烫到胃里:“啊——”


宋晓思索了一下:“咦呜诶哦?”


“……”我觉得他的脑壳早上肯定也被抑制剂砸了。


“队长呢?”


 


2


我的队长喻文州,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不,桥豆麻袋,我刚刚好像拿错台本了,导演我重来可以吗?


我的队长喻文州,宋晓刚刚告诉我他去B市出差参加一个商业表演赛去了,前天去的大概今天晚上就可以回来了。“黄少你这是失忆了吗?”宋晓奇怪地问我。


“失什么忆啊你脑子里都是狗血栓吗我跟你说了少跟景熙一起看点什么奇奇怪怪的电视剧你看看你现在的脑洞都是多么八点档你这样也算是一个人设是‘关键先生’的人吗!”


宋晓朝我展示了一下他的眼白,一副不太想理我的样子勉为其难地开口:“那你又在演什么狗血剧啊?队长去哪儿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还专门来问一下有意思吗?”


我真不知道啊啊啊!!!!我很想对他咆哮,但是想到自己无法跟他解释脑内世界观恢复出厂设置这种玄幻的事情搞不好还会反过来被他嘲笑我才电视剧看多了,我只好用我堂堂剑圣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克制了自己。说真的这个感觉一点都不好,特别是我的脑内文档里只有有关喻文州那一栏里有许多“?”,比如最近行踪“?”、是否婚配“?”、性别“???”。


啊。我吞了口口水,悄摸摸地拉住了宋晓的袖子。


“干嘛?”宋晓的眼白好像翻不回来了。


“那个……什么……队长……是……什么……咳……啊?”


宋晓懵了:“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我是问你他是什么!那个!性别!意会一下不行吗!情商呢!”


“不是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老是问这种你自己都知道的问题啊?那当初还不是你先说的吗?队长是B啊!”


哦?呵呵,嘿嘿嘿,嗯嗯嗯,队长是B啊,哈哈。你看B多好,这个世界观搞三个性别多好,虽然我平时念Alpha老是像阿尔法念Omega脑子老是出现那个表,但是你看这个世界上那么多Beta而且Alpha跟Beta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这个设定多好。


就算早上起来发现世界观不一样了,有一个秘密却还是一样的。


我啊,喜欢喻文州。


“黄少你干嘛啊,笑得这么猥琐……”小卢瀚文凑过来。


“小孩子懂什么,这叫人逢喜事精神爽!”


“怎么?队长终于被你追到了?”


“…………………………………………………………………………………………”


卧槽原来这不是一个独自发酵明媚忧伤思君令人老努力加餐饭的小秘密吗!!!!!


 


3


帮助黄少天(Alpha)迎娶喻文州(Beta)走上人生巅峰小分队正式成立,队长卢瀚文,副队长宋晓,队员郑轩,顾问徐景熙,后勤李远,实验对象黄少天。


“卧槽你们上点心好吗把实战搞成实验你们是认真的吗不是趁机玩我吗还能做小伙伴吗能靠谱点吗???”


“好吧。”卢瀚文队长凝重地把“实验”划掉改成了“帮助”,并且还表示要加上一个特别靠谱的神秘人物。


战术统筹喻文州。


=L=……帮助黄少天(Alpha)迎娶喻文州(Beta)走上人生巅峰小分队正式解散。


“诶诶诶黄少!!等一等!!!闹着玩呢闹着玩……快回来啊哈哈……现在开始绝对正正经经的……哎哟……别生气啊…………”


我觉得我刚刚会答应他们开这个作战会议就是有病,啊,不禁有点想念队长啊……队长现在正在宿敌的巢穴里……啊队长你冷不冷渴不渴饿不饿……队长王大眼有没有为难你啊呜呜呜呜呜……


哪里不对,我突然福至心灵,一抬头对上一圈Alpha关心爱护的眼神:“你们都知道我喜欢队长?”


“呃,算是吧……”


“那队长是不是也知道啊???”


“这个……”大家嗫嗫嚅嚅,宋晓踹了徐顾问一脚把他踹出了队列,可怜的永远被卖的徐治疗朝身后比了个中指,对帮助对象挤出了温暖的笑容。


“我觉得吧……队长大概是知道,又不知道。”


我摆出一副高冷的狮子座的表情开始擦自己的帐号卡。


“咳咳咳咳,黄少你别冲动,我的意思是,你俩训练营里一块儿长起来的竹马竹马,这个感情嘛从来就很深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算我们知道,队长根本就是温水里煮的那只青蛙他不一定知道啊!就算他模模糊糊知道点,你俩谁都没开口说起这个事儿对不对?暧昧不明的状态其实是胜利的一半啊黄少!!!”


看着徐景熙那一副文死谏武死战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我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他叫的“黄少”还是“皇上”,不过徐爱卿说的确实有理,他那一副声泪俱下打动人心的样子也值得我学习,不愧是肥皂剧小王子,赏!于是晚上喻文州一踏进蓝雨的大门,我就调整好了面部表情扑了上去:“队!!!!!长!!!!!”


“……”喻文州吓得倒退两步撞到了大厅的公告栏上,站稳以后朝我笑了笑,“少天?怎么了?”


艾玛你们听听这句“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苏跪了有没有简直浑身的血液都奔跑起来了有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特么为了这句“少天”我在大厅里蹲的这一个小时也是值得的啊妈蛋我现在面部表情有没有很扭曲???克制啊克制!不然被队长嫌弃有病就不好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正好下楼来就看到你了有点激动你看你一去三天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三天没见着队长简直老了十岁啊……来来来我们先上楼把行李搁了……”我有技巧地趁机接过队长一只手上的东西顺带拉着他那只空下来的手往楼上走,心里还没赞叹完自己的机智就敏锐地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队长,你手怎么这么烫啊?”


“也不是很烫吧,可能有点着凉了……”


“仔细一看脸色也不是很好!是不是太累了?还是微草他们虐待了你??我勒个去果然是宿敌啊待我今天晚上上线去挑翻他们全队啊下次队长你还是带我一起去参加这种活动好了你平时就这么累了还要日晒雨淋地跑过全国地图去搞活动我都怕你身子会吃不消啊……”


“停!”喻文州好笑地摇了摇牵在一起的手,“有点感冒而已要不要这么看不起社会的工蜂?我可是一个坚强的Beta啊。”


“那我就是你的舒克!”


=L=完了,这回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病了。


果不其然,喻文州没忍住朝我“噗哧”一声笑了,


然后晕了过去。


诶??????????!!!!!!!!!!!!!!


 


4


作为一个Alpha的好处之一是,我在理论上完全可以做到把喻文州一把扛起来。虽然实践上产生了些许偏差导致过程有点坎坷,但总体来看我还是做到了把他迅速地送回房间并且第一时间叫来了队医这一点。


“来人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作为蓝雨队里唯二的Beta的队医背着他的医疗箱踩着他的夹脚拖以一个Alpha之势飞奔过来冲进队长的房间甩上了门咔嚓上锁。队友们纷纷被我惊动过来围在了走廊上:“怎么了怎么了?队长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啊突然一下就晕过去了!”我焦躁地在走廊里走过来走过去,“好像有点发烧,没事吧没事吧,应该没事吧?”


大家也懵了,焦虑地搓着手自我安慰着应该没事,跟我一块儿在走廊里荡来荡去地等队医的消息。半晌李远突然皱了皱鼻子开口了:“你们闻到没,这什么味儿啊?”


“这个……”郑轩也皱了皱鼻子,“信息素?”


我好像一瞬间被雷劈了一样。


“而且还是……”宋晓跟着皱,“Omega的?”


我好像一瞬间又被雷劈了一样。


“难道是……”卢瀚文颤颤巍巍,“队长?”


我好像一瞬间能劈了雷一样。


我清了清嗓子:“啊哈哈你们脑洞不要太大啊队长明明是个B怎么就能突然变成O不要跟我说什么体质特异发情期迟缓性别突变又不是科幻小说虽然这个ABO的设定本身就蛮科幻的哈哈哈……”


大家纷纷用“祝幸福”和“烦不烦”的眼神看着我。


好吧,我闭嘴。


“不行不行我扛不住我先撤了……黄少你加油啊队长醒了代我问好……”我的Alpha队友一个接一个地撤出了走廊躲回了自己房间,我也被逼得掏出了身上的喷雾式抑制剂,对着自己的脸喷了个十成十。


呸呸呸,什么须后水啊在满满的Omega信息素的环境里这尼玛就是杀虫剂啊!!!


队医在我对自己喷了第三次杀虫剂之后终于打开了房门,迎面对我摇了摇头:“对不起黄少,我已经尽力了……”


“队长他……还是变成了一个Omega。”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还有什么我。


我叫黄少天,活了二十多岁,今天懂得了什么叫命运的相遇,我是个Alpha,队长是个Omega,这个就叫命运的相遇。


不过其实这都不打紧,就算队长是个Beta,或者也是个Alpha,甚至就算队长根本就在隔壁的世界观里,是个向导什么的,那也是命运的相遇。


我是黄少天,而队长是喻文州,这就是命运的相遇。


懂了吗?



评论
热度(1981)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