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相亲事故[19]

居然更了!!!好幸福!!!!

清青倾卿:

[About:喻黄-双花-林方]-[同性恋被普遍接受承认尊重的架空世界观切勿当真]-[傻白甜缓慢进展]-[From:清青倾卿]


[卧槽 姑娘你没看错 这篇文真的在时隔快四个月后更新了 说不更新绝不睡觉我也是蛮拼的]


[Chapter 18]←上一章


[Chapter 01]←第一章


放更新前说几个事儿:


1.我改了改大纲,之前18里说会出现其他CP,被我改没了,相亲只会有这三个CP了;


2.我想带着一众儿Staff拼一拼,看着这文现在的进度,我准备让《相亲事故》这本儿在今年10月26日炎都全职O上首发一下,我也是蛮会想的啊;


3.10月26日炎都全职O2.0上我准备申请个摊位,有没有什么本本周边想来的快看看我!


4.大晚上摸黑写到现在,脑子有点缺氧,有错字/语病/BUG啥的,等我清醒了再改;




Chapter 19




    2032年7月10日 17:02 二十四节气餐厅 一楼礼堂内




“啪嗒——”,叶修挠了挠脑袋,把文件夹一合,站了起来。过于舒缓的音乐让他有些昏昏欲睡。当然,音乐只是一个次要因素,真正导致他快睁不开眼的原因,大概还是现场既没有荣耀也没有香烟。


这年头,讨生活还真不容易,他心不在焉地感慨了会儿,翻翻衣领,整整领结,仪表堂堂地准备开溜。反正最难搞的那几个已经走上了内部消化个人斗争的道路,而剩下的这些里面也没谁有脱裤子耍流氓的癖好,那他这个金牌介绍人,自然就不用大材小用地留在这儿看场子了,是吧?


趁着陈果埋头于今日速配业绩的空当,叶修不动声色地向外移动。他看似走得漫不经心,却在陈果疑心突现之时,恰到好处地拍了包荣兴的肩。


“老大!有什么吩咐!”包荣兴一个侧身,便把叶修挡得严严实实。


“你今天表现得不错,继续保持。”谁也不知道叶修他究竟有没有关注包荣兴今日的表现,反正他说这话时倒是一点儿也不心虚。


“那当然!要是有人敢砸我们的场——”包荣兴从身后摸出一块板砖,大咧咧地掂了掂,颇有板砖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一下子就能解决掉!”


“果然还是包子你靠谱。”叶修视若无睹般走他的路,竟在不知不觉中,让包荣兴一路护送他到了礼堂门口,“接下来的事儿也交给你,好好干,我就先走了!”


“好的老大!没问题老大!”包荣兴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还大力地挥了挥手。




2032年7月10日 17:07 二十四节气餐厅 一楼走廊拐角处




方锐蹲在这儿好一会儿了。具体蹲了多长时间他自己也说不清,反正林敬言走后他就猫这儿了——先是直挺挺地站着,然后弓着背靠墙角,再然后变成现在这样。


本来他也想抽抽烟,凌乱的烟头、萦绕的烟雾,活脱脱就能转型为一个标准款忧郁美少年!结果他一摸口袋,空找到一个劣质打火机。肯定是叶修的,他想,就只有叶修才会买这种销魂的红绿搭配款。


一般剧情进展到这种那谁谁想到那谁谁怎么怎么样的阶段,必然能接上一句——说曹操,曹操到。


于是,叶修被方锐绊了一跤,险些摔掉他叼在嘴里的烟。


“哟,这不是我们刚才强行抢人的男主角之一——方锐方大大吗?”手忙脚乱救下香烟的叶修瞥了眼方锐,“怎么,你家林大大又弃你而去了?”


方锐一愣,后又自嘲般笑了,真没想到他也会被叶修嘲讽得哑口无言。晃了晃手中的火机,他挑眉问道:“老板,换根烟呗。”


“去去,小孩子不懂事就知道瞎说话,被老板娘听到了指不定要说我篡位呢,”叶修掏了掏口袋,摸出一支烟,“便宜你了,这还是我从大孙那儿捞来的好货。”


方锐没说话。他接烟,点烟,把火机抛给叶修,却在第一口就呛到,咳得撕心裂肺。不过这倒是让他心里好受了点,郁结仿佛因此找到了宣泄口,从他心里倒出了一点,聊胜于无。


“得了,为了防止你继续暴殄天物,”没走几步的叶修去而复返,拍了拍方锐的脑袋,话说得那叫一个不着调,“这位小兄弟,我见你印堂发黑,近日必倒大霉。我本不该关你这些俗事,不过相逢即是有缘,有何困惑大可说来听听,兴许有破解之法。”


“……”方锐掏了掏耳朵,斜睨了叶修一眼,等气顺了才说,“最近荣耀推出的活动画风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这世道,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叶修耸耸肩,看着方锐的眼睛说,“不过还是送你四个字——跟着心走。”




2032年7月10日 17:16 二十四节气餐厅 一楼男卫生间前




又是厕所门前,又是黄少天。


只见他靠在那穿裤子的小蓝人一侧,拿着手机旁若无人地对着自己的脸挪来挪去。他在找这张脸看上去最帅的那个角度,虽然每个角度在他眼中都挺不错。但,还是不能懈怠!保持良好的形象是非常重要的,恋爱达人·自封·黄在心里如此强调!


“现在的小年轻啊,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黄少天充耳不闻。


“估计我是真的老了。”


黄少天毫无反应。


“竟然连厕所门口都要自拍。”


黄少天……爆发了:


“滚滚滚滚滚!叶修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我现在一句废话都不想跟你讲!”


不得不说,就算是见多识广从而任何事都能处变不惊的叶修,在面对黄少天这句等同于不想讲话的宣言时,也实实在在地,怎么说呢,也实实在在地吓了一跳。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的魔力?


“你楞在这儿干嘛?怎么还不走?你该不会是良心发现想给我道歉吧?那你运气不错,我今天心情好,就大发慈悲地原谅你了!现在可以走了吧?还不走?你说你,真是白白当了这么多年的相亲介绍人!就算你邋遢得没人要,没吃过猪肉你也应该见过猪跑啊!我现在明显是在等文州嘛,他明显就要出来了嘛,你再呆在这儿不就是明显要当电灯泡了吗!”


“停停停。”叶修摆摆手,松了口气。看来爱情果然还是爱情,而黄少天,也果然还是黄少天。


卫生间内隐隐传来脚步声,叶修走了。


他自然不会留下当什么电灯泡,只不过他在走前,难得语重心长了一次。他对黄少天说:“只是一见钟情的话,是走不到最后的。”




2032年7月10日 17:21




“喂?叶修吗?”


“哟,这不是始乱终弃的林敬言林先生吗?在哪儿潇洒呢?”


“叶神……”


“不是我存心挤兑你,今天这事儿你做得有些过了吧?”


“哎……”


“老林啊,见好就收,别玩脱了。”


“今天是我心急了……方锐呢,他还好吗?”


“他当然是——不怎么好。你现在去事发现场的话,说不定能从他身上找到刚长出来的蘑菇。”


“……他还在那儿?我现在就去找他。”


“别啊,这时候知道心疼了?”


“可……”


“你也别来回折腾了,我看你也狠心不了第二次,就趁着这次让他好好想想吧。”


“我知道了。”


“你也别太悲观,我看希望还是很大的。”


“谢谢叶神。”


“你也算是碰上了好时候……要是真成了,记得给我包红包啊。”


  …… 


林敬言挂了电话。


一个星期,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期限。一个星期后,如果方锐还是没能做出嫁给他的决定,那他就……再想办法。


七天,大概就是林敬言不去联系方锐的极限了吧。他苦笑一声,只道是漂洋过海的那两年早早透支完了所有对方锐心狠的能力。所以现在哪怕是等上八天能成功,他也只会等七天。这之后,他还是会对方锐好。如果方锐不懂,那就这样好一辈子。




2032年7月10日 17:25 二十四节气餐厅 一楼大厅 




孙哲平看到叶修的时候,张佳乐正好说到了那只和他有缘的猴子。孙哲平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般——张佳乐竟拉着他从这次速配相亲会有多么不靠谱一直说到了他和一只猴子的三生三世。


话唠真的不会传染吧?孙哲平有些担心。


虽然打定了主意要配合张佳乐的步调,但这种发展也是孙哲平始料未及的。这让他不由得担心张佳乐那小脑袋里是不是又想了些什么别的,尽管他其实深知张佳乐所有的忧郁与文艺都只浮于皮囊之上。但……听着张佳乐如何小跑着买了根玉米又小跑着回去喂猴子,话唠真的,真的不会传染吧?


“喂!你看什么呢?”


张佳乐说着就想扭头看看身后,却又被孙哲平挡了回来。


“没什么,我在想那只猴子。你把玉米掰下来,然后呢?”


“然后我就扔给猴子了啊,你知道怎么了吗?后来有个大妈跟我说,我之前还有好多人喂它它都不接,就接了我的玉米粒,你说这事是不是特别神奇……”


就算这是张佳乐努力伪装的平和,那未免也伪装得太好了吧?还是说……他已经真的不在意了?思及此处的孙哲平一时间有些慌乱,竟口不择言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我说猴子,”说错话的孙哲平有些生硬地改口,“你和猴子到底什么情况。”


“你肯定没认真听我讲话,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有一次去动物园,在经过猴山的时候……”


靠,孙哲平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声,没有下文。他知道他需要更多的耐心,好让他一步一步靠近张佳乐,一步一步回到他原本的位置,一步一步去往更近的地方。他知道的,他都知道。


孙哲平不可以问的话,让再睡一夏去问就好。


孙哲平应该做的事,是继续听张佳乐讲那只猴子,或者猩猩,或者狒狒。


这时,孙哲平又看到了叶修。叶修好像对他说了什么,他分神思考那嘴型代表的含义——靠,竟然拽了句洋文:


“Good Job!”




2032年7月10日 17:30 二十四节气餐厅 停车场




“少天?”喻文州晃了晃牵着的手,更大声地叫了一遍,“少天?”


“在在在!”黄少天大概是为自己的走神感到尴尬了。他本想摸摸鼻子,却在手抬了一半时发现——自己的手变重了——他抬起的是和喻文州相牵的手。


“你这是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么专心?”喻文州笑了笑,暗自欣赏着黄少天烧起来的耳尖。


“没、没怎么啊……哈哈……我在想明天早上吃什么!”黄少天眼睛眨了眨,下意识点点头,“对!就是想明天吃什么!肠粉虾饺烧卖流沙包奶黄包……我想吃的有这么多!可是又不能全部吃!文州不会有这种烦恼吗?!”


“少天可以找一个人陪你一起吃,这样既可以吃很多种,也不会浪费食物了。”


“对耶!就这么办!我明天去找你一起吃早餐好吗?!文州,可以吗?可以的吧,毕竟我们都在一起啦!所以就这么决定了,我们明天一起去吃早餐!两个人的话,那我要吃……”


如果少天说话停顿的时间比较长,喻文州眯了眯眼,一边回黄少天的话一边想,就是在说谎吧。那么,他在想些什么呢……


刚才,在厕所门口的声音,是叶修?是叶修说了什么吗?现在能影响到少天的事……是对我们感情的预估?


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叶修说的恐怕不是什么好话。就连他自己也知道,这段感情,总归还是开始得太仓促。但既然控场者是喻文州,那么就算是有一个规律下的必然结果,也需要重新考虑他这个变数了。




2032年7月10日 17:43 义斩路 公交车站




张佳乐气还没喘顺。


就在三十秒前,一辆233路汽车在他面前扬尘而去,他一如既往地,没追上。早知道就不追了,张佳乐不知第多少次,在没追上公交车后告诫自己,早知道就……


他是趁着孙哲平被人叫到一旁交待事情的时候,和孙哲平告辞的。多好啊,说完“拜拜”他就走了。没有什么繁琐的客套,也没有更多沉重的相送,就是干干净净的一个分开。多好啊。


好到,太过干净了;好到,要舍不得了。


这让张佳乐灵光一现,想到了一句经典台词——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此话一出,演员摄影灯光音效导演通通笑场,而且是根本停不下来的那种笑场。你看,他张佳乐果然没什么忧郁美少年的气质,整一个披着美艳皮囊的二缺,又缺心又缺肺的那种,二缺。


笑也笑够了,气也捋顺了,以后还是,别见面了吧。张佳乐拍了拍自己的脸,念着一字一顿:别、再、见、孙、哲、平、了。


“叮铃铃铃铃——”


“叮铃铃铃铃——”


一个人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正儿八经在心里给自己定个誓言,却被一个大半个月都不响一次,唯一一次还是10086的破手机打断的几率有多大?


答:无限接近于零。括号,普通人,反括号。


恭喜张佳乐又一次轻而易举地验证了,他与众不同。


张佳乐习惯性地翻了个白眼,拿起手机,有气无力的,“喂?”




—TBC—

评论(1)
热度(190)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