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双花】《情花初开》(第五章1-2)

哎呀m导

M导的双花不开花:

第五章


终能相遇


 


1、


“你好!窝来给你送水了!!”


 


“我去老林?!!!你怎么又来了!!你怎么成送水工了。”


 


“我也很疑惑,还以为我的下凡设定是教师呢……没想到。”林敬言苦恼的背着水站在张佳乐家门口。


 


林敬言来得恰如其时,这一天,孙哲平不在家,据悉去参加个啥傻帽高端爬梯。而张佳乐则在家艰难地给自己编着简历,他打算去应聘个大龄电竞选手,林敬言一来,他就不客气地询问老林简历的写法。


 


林敬言坐在沙发上喝柠檬茶,热得满头大汗,他刚刚又在人间迷路了,下凡可谓艰险重重啊,“还找什么工作啊,我看你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来验收你的任务成果了!”


 


“可是……可是我还没有向上提交啊。”


 


“嗯,不过孙哲平前几天已经说出了关于恋爱的表白,天庭经过关键字搜索,确认可以进行提前验收了。”林敬言扶了扶眼镜。


 


“哎?你从哪儿变出了个眼镜啊?”张佳乐忽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你不是领了没有近视的眼睛下凡的吗?”


 


“啊……”林敬言说,“这就是时髦啊。哎!不要关注我的眼镜了,在孙哲平回来之前,我们还是商量验收吧。”


 


“…………”张佳乐很难过,这么快就要离开大孙了,他还想糊弄一阵子再过过二人世界呢,情窦处居然还会搞出了关键字搜索,以后甜言蜜语都不让人说了。


 


“那好吧……”张佳乐低着头走向老林,“我应该消除他的记忆是吧?”


 


“这个问题,张佳乐……你又一次涉及违规,所以还是需要我做个处理!”林敬言摇摇头,“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别人下凡都没你这么多问题。”


 


“我这次又哪里违规了?”张佳乐不解中。


 


“你涉嫌使用法力信用卡改变任务对象的命运,你知不知道以前就有人尝试这样做过,最后这段改写命运被撤销了,还被罚下凡了。”老林说到这里,摸了摸下巴,“不过当然了,他似乎过得也不错。”


 


张佳乐心想,我要是下凡了倒是也行,问题是,“你那个破塑料卡根本改变不了他的命运啊,他的左手完全没有好转。”


 


“唉乐乐,塑料卡也有塑料卡的功效啊。”林敬言说,“虽然塑料卡没有办法完全治愈他的左手,但能让他从完全伤残转为普通伤残,也就是说今后他当不了荣耀游戏的主力,但依然可以上场个几分钟去发挥余热。”


 


只能表现几分钟,那么就让人们看到这几分钟的精彩。


 


张佳乐想到什么的愣住了,相信会好起来不是因为真的能好起来,是因为这是做人的信念,他忽然有点开心,也有点复杂的苍茫,那种懂得了什么的快乐紧紧收缩着他的心脏。


 


“哎!走神了?”林敬言已经放下柠檬茶,拿出了验收单。


 


“老林。”


 


“啊?”


 


“我可不可以也像以前的同事一样留在人间啊?”


 


“乐乐,留在人间是下凡的下下选。”林敬言说,“你没有任何技能点的支持,也不会有法力信用卡来帮助生活,而且你下凡时候的命运是根据你执行任务时候表现而定的,你有这么多违规操作,也许下凡后也会遇到不少不顺和艰难。”


 


“什么不顺和艰难啊?”


 


“比如,无法得偿所愿啊,要面临分离啊,扛着很多压力还是要走下去啊什么的。”


 


“那不都是人生常态嘛。”张佳乐倒是很看得开,“人生就是充满遗憾的呀,而且每个人相信和爱上什么,并不是因为能得到什么啊。”


 


林敬言又扶了扶眼镜,“好吧,反正做人是没有退路的,和你现在是不一样的,要想清楚。还有柠檬茶吗?再来一杯,外面太热了。”


 


“老林,现在在认真探讨我的人生,你怎么就想着柠檬茶!”虽然这么说,张佳乐还是跑去给林敬言取了饮料,毕竟自己的下凡申请是要靠林敬言帮他办手续。


 


不过老林知道:张佳乐真的下凡,其实并不会一帆风顺。


 


2、


虽然面临分别,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些好事,孙哲平加入了北京的一个新的战队:义斩。


 


他的左手通过复健,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他认为是通过坚持不懈的复健和固型绷带的效用,而张佳乐却相信是塑料法力信用卡的功效,不过这种事,谁知道呢。


 


于是,两个人晚上多了一项运动,就是睡前组队打游戏。


 


孙哲平在昆明战队有个账号卡叫落花狼藉,他给张佳乐申请了一个叫做百花缭乱。


 


“为什么我要叫百花缭乱?”


 


“我看着你就觉得特别乱。”孙哲平说。


 


张佳乐打游戏风格是有点乱,漫天飞舞、昏天暗地、天旋地转、小鸟乱飞,但孙哲平却觉得他乱中有序,打法奢华而美貌。


 


“你技术不错,有没有兴趣和我组个组合?”孙哲平不能打太长时间,一般都是看着他战斗到最后,某日,忽然感慨了一句。


 


“组什么组合?”


 


“战斗组合啊。”孙哲平说,“搭档,懂吗?”


 


“懂啊!”张佳乐说,“就像我俩在床上一样。”


 


………………理论上,话是这么说没错了,但听起来总觉得这么奇怪。孙哲平心想,如果能早几年在刚开始打荣耀时候遇到他就好了,现在搞配合虽然很开心,但也只能是网游里玩一玩就算了。


 


两个人说做就做的搞起了配合,在网游里玩得不亦乐乎。张佳乐打游戏时候很严肃,和他平时脱线的表现很不同,他还在本子上认真地记起了使用百花缭乱的一些注意事项,这个账号大概还能再用几个礼拜,他就要离开孙哲平了,不知道能带走多少来到他下一份命运中,也不知道在下一个命运里,他能否记得孙哲平。                                                                                      


 


于是,就算是晚上躺在了床上,他也要挤在孙哲平身边,记住什么东西好呢。


 


“孙哲平!”


 


“说。”孙哲平打了个哈欠。


 


“你都没有胎记啊?”


 


“………………你脑洞又开到哪儿去了?”


 


“呵呵,要是你能重新选择,你还会打荣耀吗?”


 


“会啊。”


 


“那如果让你重新来一次,你会不会注意保护左手健康呢?”


 


“………会吧。”


 


“呵呵,我觉得你打着打着就会忘了。”


 


“以前电竞业没有那么发达,并不是很注意。”孙哲平说,“而且我手腕本来就有旧伤,可能的确无法一直做这么高强度的竞技。”


 


“现在不是恢复了一些嘛?义斩都和你签约了,说明会好的!”


 


“嗯,是,不过现在只能打个几分钟吧。”


 


“没关系,能打几分钟就让大家看到这几分钟的精彩。”张佳乐说。


 


忽然变成励志小天使是怎么回事,可孙哲平莫名觉得挺窝心,于是又搂了他一下。


 


张佳乐的头枕在孙哲平的肩膀上,他挪动和蹂蹭了一会儿忽然说:“你明天去买个新枕头吧。”


 


“干嘛?”


 


“我上次把另外那个丢在了小卖部上,床上就一个枕头啊。”


 


“我看你也并不需要枕头。”孙哲平低头示意了下自己肩膀上的脑袋。


 


张佳乐默默地觉得有点忧伤,他要走了,再也用不上孙哲平这个人体枕头了,不知道就算能够下凡,重新开始人生,是否还能遇到他呢?


 


热恋了一两个月了,从开始执着于每天都要研究对方身体和欲望,到现在,开始没完没了的聊天了,他们于一个初秋的午夜,对着天花板开始聊一些无聊的琐事,对方的糗事、明天买什么外卖吃,以及这些年来各自的种种。


 


孙哲平小时候从某处摔下来受过伤,左手并不利落,其实不应该选择竞技职业;他喜欢过比自己大的女孩,对方觉得他无比幼稚不务正业,最后分开了;他十几岁时候一个人去了南方,在云贵周遭周转旅游,某个清晨,于汽车停开、行人绝迹的路上一个人寂静的走过,那时候山上有一股风,无声无息的吹着,让人无比小资地觉得能在这里遇到一个人,完成一场梦。十七岁,他定居昆明,参加战队,对于那段日子,他所说不多,只记得南方的太阳又白又亮,每天都在天中膨胀,空气中有一股梦想的味道。如果再选一次,他还要这样的人生,如果再选一次,能在那时候遇到张佳乐就更好了。


 


“那几年有没有认识朋友?”张佳乐问。


 


“全战队的人都是朋友。”


 


“听说你还是队长呢。”


 


“勉为其难吧。”孙哲平表示了谦虚。


 


“那现在呢,你回了北京,就不和战队的朋友们联系了吗?”


 


“也没什么好联系了吧。”


 


“无情无义啊孙哲平。”


 


“这种事都是有缘再见的。”孙哲平说,“你不知道地球是圆的吗?不知什么时候转个圈就见到了。”


 


“那如果我们俩分开了,是不是也转个圈就能见到?”


 


“你从卧室走到厨房也能走失吗张佳乐?”


 


“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说,“我是想说,就算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一小段,也能在某个地方转个圈重逢吧?”


 


“嗯,可以,你说了算。”


********************************************


  @钱包去哪儿了? 照常AT,等你的大双花了。

评论
热度(317)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