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缓慢连载】【全职高手/全员CP见TAG】石上之歌·Chapter 3

更了!!!!!!!

Queensberry:

西幻架空瞩目


老叶不太会写,希望有人能提供一些修改的建议。

关于塔的设定受《龙枪》系列中大法师之塔的启发。



Chapter 3


 


直到二月过去一半的时候巨兽潮才终于平息下来,期间孙哲平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次。所有人都放下了这个话题,毕竟比起漫无目的的寻找一个并不想出现的人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着他们去做。


叶修带着一本古旧的书敲开了韩文清房间的门。


门没有上锁,房间里霸图雇佣兵队伍的首领正在和自己的副手讨论前一天收到的三封信,准备从中挑选出这一年里的第一件任务。看见叶修之后,韩文清朝他点了点头,张新杰则从自己原本坐着的位置上站了起来。他俯身和韩文清小声说了几句话,紧接着朝门的方向走去。在从叶修身边路过的时候,他停了停脚步,向对方简短的问好。


“日安,”他说,“队长这几天一直在等你。”


“下午好,”叶修回答他,“我和老韩要说的那点事你早晚得告诉你,你可以留下来的。”


“我知道,”他点点头,“但‘早晚’毕竟不是‘现在’,我更乐于等到真正合适的时机再来谈论它——何况在鹰巢镇里还有别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失陪了。”


他利落的推开门走了出去。叶修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回头对韩文清说:“老实说,我一直以为你们不可能相处得很好……”他的话很快就被韩文清打断了。霸图的首领皱紧了眉头看他,沉着声音说:“说正事。”


叶修觉得有一点无奈,每一次他调侃自己的老友得到的几乎都是相同的对待。他笑着摇了摇头,将手里的古书放在韩文清面前的桌子上,又从身上摸出几个卷轴放在旁边——他进门之后就脱下了厚重的斗篷,露出来的深色长袍上一个口袋都没有,那些卷轴就像是他凭空变出来似的。韩文清拿起来其中最沉重的一个摊开,整个大陆的地图立即铺满了半张桌子。他皱着眉头打量了它一会儿,目光落在北境线外某个做上了特别记号的点上。


“你找到郭明宇了吗?”他问。


“没有,”叶修回答他,“六月份的时候我出过一次北境线,可就算走到他老家门口也没感觉到他的气息——倒是遇见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朋友。”


“新的白银巨龙?”他追问了一句。


“不是,”叶修说,“还不是。”


虽然只是一个字的差别,可他补上的后半句话里的意思比之前多了太多。韩文清点点头,在心里记下这件事,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再多做纠缠。他又用力压了压地图,在确保它不会再重新合上之后,打开了另一个卷轴。


“这是我在赫辛城的时候从大萨满那里借来的,”叶修难得好心地解释一句,“作为帮他弄清楚那个狂战士究竟是不是老孙的任务定金——哎哎哎老韩你轻点!”他伸出手制止了对方试图像刚才那样用力按压卷轴的动作,“我知道你宝贝多不稀罕这一个,可好歹也爱惜点别人的东西。这卷轴的材料不经折腾,你要是压坏了,我只好卖身给大萨满还债啦。”


韩文清不在意的轻哼了一声,不过手上的动作还是停了下来。他手下的卷轴是草原王国最重要的历史书纪,即使是在印刷技术已经在大陆最西方的沿海邦联中流传开的现在,这个北方王国的大萨满也依旧会遵循古老的惯例,用一种夏季遍生草原的长草的茎干做成特殊的纸张,再一字一句地亲笔将一年中发生过的最重要的事情全部记载在上面——这个小小的卷轴中承载着的是草原上百年的时光。


展开的卷轴上记录着每一年冬天到来的时间以及一些别的重要的大事,密密麻麻的文字排满了大半的篇幅,沿着纸张上下两侧的边缘原本应该空白的部分都被装饰画填满,在它们中间还写着许多著名的箴言。霸图队伍的首领皱着眉头,仔细地阅读过最近一百年的内容,可是除了越来越早的冬季之外,他几乎没有发现任何别的有用的信息。


“我不明白这和世界线的问题有什么关系,”他说。


“冬季变长的速度在加快,”叶修回答他,“按照这样的趋势,二十年之内北方的草原上将再也见不到夏天,然后长冬会开始向南蔓延,直到整个大陆都被终年不化的冰雪覆盖。到了那个时候,巨兽的踪迹将会遍布整个大陆,无论是精灵、矮人还是人类都不可能从它们的追猎中逃脱。”


我们的世界将会彻底毁灭——这句话并没有被说出来,可叶修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了。韩文清没有立即回应,他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还是不赞成的摇了摇头。


“巨兽怕龙,”他说,“即使有外力干扰我们的世界,动用外力的人也该明白,只要龙还没有从大陆上消失,他的计划就不可能成功。”


“可龙确实在消失,”叶修说,“这一百年里没有一条幼龙出生。老郭不见了,你我的力量都在慢慢衰弱,到整个大陆都被冰封的时候将没有任何一条龙有能力阻止巨兽。”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在几分钟之后,他才慢慢的说:“这样的证据还不够说服我。”


叶修露出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他把一直被冷落在一旁的那本书拿到桌子的正中间,翻到其中夹着书签的一页,摊到韩文清面前。他指着书页说:“我找到了光阴之塔和世界之塔存在的证据。”


“……鬼族的东西?”韩文清的目光扫过眼面前的书,最后落在叶修身上,“所以你叫我从冰霜森林带烟石回来就是为了这个?”


“谁叫市场上能买到的纯度都太低,”叶修说,“我总不能去高原上抢——看在我还有事情得求李轩的份上,我可不想被整个虚空追杀。”他一边说话,一边又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支烟斗,就着身边旺盛的炉火点燃,惬意的吸了一口,朝半空中吐了一个完整的烟圈;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转身从墙角一个上锁的箱子里拿出一小块紫黑色的石头,扔到对方空闲的那只手里。


鬼族生活在大陆东北方的高原上,拥有与大陆上其他种族全然不同的语言、风俗与战斗的力量。大部分鬼族人终生都不会去往高原之外的世界,所以在大陆上的许多地方,人们都将他们当作和海上的人鱼一样的诡谲传说。但对于那些相信、或者确知鬼族存在的学者们来说,他们的来处就才是最大的疑点;有的人坚持鬼族是一个古老的精灵分支,也有人认为他们是另一群信仰异教的人类,但较为普遍的说法依旧将他们视为一个完全独立的种族。


但是叶修和韩文清在这片大陆上出生的时间比这些研究鬼族的学者早了太多,他们有足够漫长的一生来弄明白每一个种族的秘密——何况他们认识还真正的鬼族人,这是许多代研究鬼族的学者梦寐以求的事。


叶修拿着烟石在烟斗的边沿上磕了几下,把一些细碎的粉末抖到烟丝中间,又把它扔回韩文清手里。他捏着烟斗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凑到拿本书跟前,用力的吐出一大团深紫色的烟雾——这个场景实在是太过怪异,从来没有哪一种烟草的烟雾会是这样的颜色,更不用说这些烟雾一沾到书就消失了,好像全都被书页吸收了一样。


韩文清抱着双臂站回桌边,表情严肃的看着叶修重复了七次同样的动作。到第八次的时候,原本一点颜色都没有沾染的纸上忽然就翻滚出一大片紫色,它将原本的文字全部遮住,而另一些浅色的字迹和图画一起慢慢出现在深色的背景上。


鬼族人对自己的历史讳莫如深,即使纸面上的记载也要用这样的方式掩藏起来。外人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赋予这种高原上出产的小石头极其尊崇的地位,即使是叶修也不得不许下种种的好处,李轩才终于松口告诉他关于烟石的秘密。在一年之前兴欣队伍的首领在就已经和自己的老友约好,他想办法弄到别的资料,对方负责找来纯度足够高的烟石,到这个时候证实或证伪那些关于世界线的猜测。


叶修把烟斗放到桌子的边缘,和韩文清一同打量起这本书真正记载的内容来。


被染成深紫色的书页上是一幅潦草的画,即使与草原王国最早期的艺术品相比,它的线条依旧粗犷得惊人。正中央的位置站着一个男人,他呈现在画面上的只有侧面的形象,因为绘制者风格的缘故显示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怪诞。男人穿着短罩袍,在颈部和双脚之间能看到类似刑具的链条,他的双手平举在身体前方,姿势别扭的握着一把长剑形状的武器。在他的身后能勉强看出一座高山的形状,山顶上有一个奇异的方形发光体,一些小人从里面走出来,另一些正沿着山体上简陋的道路向山脚行进。在空白的角落里能看见一些小小的字,仿佛是给这幅画下的注脚。


“……毋多想、毋多猜


无论来处或故乡


——因我自世界之外


越过大门到此方。”


那些细小的文字是鬼族最古老的语言,韩文清只能断断续续的认出一些,叶修倒是很流畅的用大陆上通行的语言将它们念了出来;他甚至还给头尾的字句加上了蹩脚的韵律,就好像一个拙劣的吟游诗人在故意卖弄技巧一样。可惜霸图队伍的首领并不在意这些细节,直截了当的问他:“你看得懂?”


“当然,”他回答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都是全知全能的。”


叶修说话的时候语气拉得极其夸张,听起来却更像是对一个事实的夸耀而非普通的玩笑。韩文清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追问:“就算鬼族是从另一个世界被放逐到大陆上,你凭什么肯定是他们干扰了整个世界线?”


“你先别着急,”叶修说,“我可没说干涉世界线的就是他们——在下结论之前,我们应该再看看这本书。”他把书拉回自己面前,重新把烟斗叼回嘴里,开始给更多的书页染色。随着深色的图像接连浮现,即使任何一个不懂得鬼族古文字的人也能看明白被记载下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韩文清一直站在叶修身边,原本就没有舒展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张新杰离开的时候说的话并不是借口。叶修来敲门的时候放置在壁炉上的沙漏上层已经快见底,即使叶修没有出现,他也会在沙漏走空之后离开——他和张佳乐说好了时间,后者要带他去见鹰巢镇的镇长,据说那个男人有重要的事情求助自己。


他走到市政厅前的小广场时张佳乐已经在那里了。混血的弓箭手正靠在外墙上和巴图队伍里的盗贼说着话,听见他叫自己的名字才转过身,笑嘻嘻的和他说了一句“日安”。林敬言原本也靠在墙上,看见他走过来,才重新站直了身体。


“日安,”年长的盗贼对他说,“我们在说方锐的事。他告诉我老叶最近一直在给他写信,想叫他到兴欣去。”


“谁知道叶修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张佳乐补上一句,“而且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月之前队长见到他之后就要收敛自己的气息呢?”


“兴欣的队伍里有也龙,”张新杰说。


“我知道兴欣那个用长枪的小姑娘是龙,可我从来没有听过龙与龙的气息会相斥的说法,”半精灵追问他,“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


“不,”他摇了摇头,“不是唐柔。关于兴欣我知道的不比你们更多,但是一直让队长庇护鹰巢镇也不是个很好的办法。普通人不能在他的气息里生活太长时间,何况我们必须在那批巨兽给北境线上其他据点造成麻烦之前杀退它们。”


张佳乐不是很满意这个答案,不过他没有追问下去。他觉得张新杰对真相肯定已经有所猜测,但是他也很清楚,如果自己的副队长想隐瞒一件事,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让他开口多说一个字的。他挠了挠后脑勺,自觉地将话题引到他们原本要谈论的事情上去:“那天出现的狂战士肯定是老孙,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继续狂化。”


“可以?不是能?”张新杰反问他。


“我可没胡说,”混血的弓箭手摆了摆手,“老孙那个时候又不是不能狂化,他只是不能顺利的解除狂化状态。你知道的,过分频繁的狂化总是会带来问题,要么是寿命上的削减,要么就是被狂化的姿态影响,彻底丧失理智——而且狂化之后越强大,出现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他停顿了一会儿,露出一个得意又惋惜的表情,“老孙狂化之后的拟态可是狼型的巨兽啊。”


“当年你们找过控制狂化的办法吗?”霸图的牧师继续问他,“在教会的藏书中有过相关的记载。”


“当然找过,”他说,“为此我甚至闯进过上一任大萨满的书房,可惜还是一无所获。我本来想继续找下去,结果这个混蛋自己先跑了。”他的最后一句话几乎是被咬牙切齿的挤出来的,即使已经过去几十年,他想把那个狂战士拎起来揍一顿的冲动也依旧没有消失——何况现在这个念头已经可以实现了。


“不过现在他自己找到了,”张新杰说,“但是他没有回鹰巢镇,也没有来找你,很可能是这个办法带来了一些不可预期的副作用。”


“他总可以告诉我一声,”半精灵小声说;他皱着眉头,表情看起来非常的不耐烦,“有一段时间我还以为他已经死在草原上的什么角落里了。”


张新杰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但是并没有再说什么。他们原本就在走路,这一段谈话结束的时候正好到了镇长的书房门口;他敲了敲门,在得到许可之后走了进去。


他在房间里呆了大半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正好在市政厅门口遇见韩文清。这条龙在人形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沉着脸,每一个经过的鹰巢镇居民都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飞快地小跑过去——即使霸图的队伍是整座小镇的恩人,人们对于队伍的首领这种发自本能的害怕也还是没有消失。张新杰稍微加快了脚步,走到对方的身边。


“镇长希望我能留下来一段时间,不过我拒绝了,”他说,“镇长是教会的信徒,但教会不喜欢任何一个牧师在草原上擅自发展势力。”他停了停,又接着说:“你亲自来找我,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吗?”


“今年霸图的第一个任务确定下来了,”韩文清说,“叶修有事要拜托我们。我和他一直在调查北方越来越长的冬天是怎么回事,还记得我之前和你提过的那个猜想吗?”


张新杰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于是他继续说了下去:“他带来了一些鬼族的东西,证实了在大陆之外的某个地方确实有人在篡改我们的世界线。”


“鬼族?”另一个人皱起了眉头。


“他们是另一个世界的放逐者,”韩文清说,“篡改我们的世界线的人是那个世界造物主。”


“所以鬼族从一开始就和这件事有牵连,”张新杰皱起了眉头,“我记得李轩说过,他和吴羽策离开高原是因为有事要办——我觉得他说的就是这件事。他们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位造物主有篡改世界线的想法。”


“叶修也这么想,”韩文清告诉他,“但是没有鬼族首领的允许,李轩和吴羽策什么都不愿意说,所以他准备用别的办法继续调查关于鬼族的事。”


“那他委托了我们什么?”他问道。


“他要我们收集关于塔的资料——他想找光阴之塔和世界之塔,”韩文清回答他。这个回答让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霸图的牧师在心里盘算了一些细节,在将它们整理清楚之后,他才终于给出了回应。


“这很困难,”他说,“不过总是有办法的。”


他的队长“嗯”了一声作为回答。他们都明白事情有多紧迫,这使得他们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从这个时刻开始,他们做什么都得分外的抓紧了。


 


霸图雇佣兵队伍里的所有人很快就被召集起来了。他们很少经历这么迅速的集结,虽然还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屋子里的气氛却异常凝重:过往常见的大声谈笑从一开始就没有出现过,少数有几个在说话的人也只敢躲在角落里,将声音压低了猜测这次紧迫召集的起因。


韩文清和张新杰走进房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们刚刚将兴欣的队伍送出鹰巢镇,临走的时候叶修又单独同他们确认了一些细节,回来的路上两个人一直在讨论叶修说过的话,一直到门口才停下来。韩文清首先拉开门走了进去,张新杰跟在他后面半步的位置,顺手给门落了锁。


秦牧云和宋奇英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他们对视了一眼,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随着队伍的两位首领走到房间中间,角落里的窃窃私语终于都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自觉地聚拢到桌子旁边,等候韩文清或者张新杰说些什么。


“今年的第一个任务是叶修的委托,”韩文清说。


这句话的内容让许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固然作为一支冒险者队伍的兴欣需要照顾赞助人的意思不能自由行动,但是他们的赞助人也跟随队伍一起行动这件事还是被许多人看在眼里,他们并不认为兴欣的实际决定权是掌握在那个女人手里的——更何况叶修与韩文清展现出来的关系从来都称不上和睦,即使叶修想要委托一支雇佣兵队伍做事,蓝雨、微草或者轮回都应该是更好的选择。但这样的惊讶只持续了短暂的几秒,霸图的队员都明白韩文清会答应这个委托一定有背后的理由,他们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等待起了下文。


“他希望我们帮他收集关于塔的资料,”霸图雇佣兵队伍的首领继续说,“这个任务很困难,并且没有定金,如果你们想要退出我能够理解。”他给所有人留够了反应的时间,不过看起来他们的惊讶在听见叶修的名字时就已经用尽了,这个时候反而没有多余的反应。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稍微退后了两步,将目光的焦点让给了张新杰。


“我想,除了我之外这里应该没有人挑战过塔?”霸图的牧师说。这是一个问句,张新杰说出来的时候却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这原本也是事实,只不过他习惯于多做一次确认。他的目光顺着在场的人一个一个扫了过去,第一个被看到的林敬言摇了摇头,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我没有,”他说,“我没有任何法术上的天赋,倒是不久之前方锐去了一次风之塔,我觉得叶修想找他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


“我进不去,”他身边的张佳乐摊了摊手,“你们都知道风火水土四座塔全在精灵的森林里,以前我就想去试试看,可它们都不让我进去——不不不这和力量没有关系,”看见不止一个人疑惑的眼神,他又赶紧补上了一句话,“曾经有比我更弱的人从里面活着出来,塔不可能为了这个阻拦我。”


他的解释说服了大部分人,不过张新杰很显然对这个模棱两可的说法并不信服。混血的弓箭手叹了口气,半真半假的开起了玩笑来:“说不定是塔知道后来一定会出现一个人,能够让我用它赋予的力量干出些不知道什么来,才不让我进去的——不然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他现在更愿意主动的提起孙哲平了,这两个月里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比之前将近二十年都多;这是件好事。张新杰也知道他并没有在敷衍自己;霸图的副首领在手边的纸上记下了他提供的信息,随后抬起头看向其他人。


“我的力量还不够,”白言飞说。


“我是个没有魔法天赋的战士,”秦牧云摇摇头。


事实上青年的回答也是霸图队伍里大多数人的答案——这支队伍的成员中战士的数量远远多于术士和法师,大多数人根本就不具备挑战塔的基本条件。在得到所有队员的回答之后,张新杰回过头看了自己的队长一眼。


“我进不去,”韩文清说。


虽然龙是一种魔法生物,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例外,何况韩文清原本就和大多数龙不一样。张新杰点点头,重新转回面朝桌子的方向。


“看来我需要先告诉你们关于塔的详细情况,”他说。


当人们用特指的称谓提到“塔”的时候,他们所说的是大陆上的六座元素塔。风火水土之塔在东方精灵居住的森林里,黑暗之塔位于森林南方的沼泽,光明之塔在海边教会领地的地下。某一项元素之力足够强大的人——或者精灵,又或者其他什么物种——都可以挑战塔的试炼,只要活着出来,本身的力量就能得到强化,并且获得来自塔的一样馈赠。塔是大陆上所有元素之力的最高象征。


但是叶修想找光阴之塔和世界之塔。


除了最基本的六种元素之外,有一些法师和术士还能够掌握时间和空间的魔法。研究魔法的学者们一直到在为了这两种力量争论不休,因为他们弄不清它们究竟能不能被算作元素——如果它们确实是一种元素的话,在这个世界上也应该存在相应的两座塔。但是,从最早的智慧种族精灵建立起文明开始,这两座塔的踪迹就从来都没有被发现过,这一点也常常被否认时间与空间的力量是元素的学者们当作例证引用。


不过叶修一直都是对这块大陆最了解的生物,当他说出“找”而不是“确认”的时候,这两座塔的存在就已经是定论了。这一点曾经对让张新杰造成了轻微的困扰,但是这个委托中真正使他感到棘手的是另一件事。


“任何一个完成了塔的挑战的人,都不能泄露塔的秘密,”他告诉其他人,“塔在我们的头脑里留下了思维的烙印。倘若我们想要说出任何关于塔的事情,原本的思路都会遭到干扰,最后不知不觉地岔开话题。每一个人都只能知道自己在塔里都经历过什么。”


“就没有办法避开塔的盘查吗?”林敬言问道。


“有,”他的问题立即得到了回答,“只要我们的想法避开塔本身,塔的烙印也就无法阻止我们了——当年方士谦就是这样透露了许多关于光明之塔的信息。”


这句话中被提到的名字属于教会中最有名望的一位圣徒。他当年从塔里带出来的是一本书,其中记载着许多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术法,也提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早期教会历史。他怀着希望书里的知识得到流传的念头,花了七年时间将书中的大部分内容做成了一本手抄本——他原本可以抄完整本书,但是来自教会的一封书信使他想起了这本书当中有太多关于光明之塔的记载。当他意识到自己正在泄露塔的秘密之后,塔也发觉了这一点,并且开始干扰他的头脑,这份手抄本最终还是没能得到完成。


塔的馈赠总是异常丰厚,方士谦给教会的即使只是残本也是十分重要的成就,因此他才会以活人的身份获得圣徒的称号,并且在离开微草回到教会之后立即越级成为枢机主教。


“你是说,倘若我问你经历过最危险的事情是什么,你就有可能将光明之塔里的事情说出来?”张佳乐皱着眉头问张新杰。


“确实可能,”另一个人说,“但是现在我知道你的问题最终还是指向塔,所以我无法回答。我认为这也是叶修希望我们来完成这个委托的原因。”


霸图只有一个人真正的进入过塔,而从来不知道塔里有什么的人更可能提出合适的、具有引导性的问题。只有当被提问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样的问题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才会给出他们想要的回答。


“还有什么问题吗?”张新杰问道。在得到一致的否定回答之后,他退到韩文清身后半步的地方,同对方再一次交换了位置。


“我们明天出发,到赫辛城中转,”他说,“叶修的委托本身没有危险性,但是我们要追上大陆上最好的几支雇佣兵和冒险者队伍,我希望你们都能做好充足的准备。”他顿了顿,在确认过所有人都没有新的问题之后宣布了这场短会的结束。


 


“在明年的第一场雪之前我们完不成委托,”张新杰说。


“我知道,”韩文清回答他。


这个时候房间里其他的人都已经离开,否则张新杰不会将这件事直白的说出来。即使不算叶修自己和他带来的术士魏琛,他们认识的人当中依旧有接近十个都挑战过塔,其中还有几个甚至还不知道在哪里,大半年的时间很难找全这些人。


霸图的牧师沉默了一会儿。


“我去给喻文州写信,”他忽然开口,“他提过蓝雨在四月之前都会留在格林之森,之后我们可以顺路到教会的领地,方士谦在那里。”


韩文清点点头,一直紧锁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一些。



评论
热度(61)
  1. 资深少女Queensberry 转载了此文字
    更了!!!!!!!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