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双花】《情花初开》(第二章1-3)

最后笑死了哦不对整篇都很好笑哈哈哈哈哈

M导的双花不开花:

我都被自己的勤劳感动了,你们呢。


第二章、


我们是朋友吗?


 


1、


张佳乐这次睡得安稳而投入,一觉就到了晚上七八点,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孙哲平还坐在旁边的电脑前,好像在发邮件。


 


哎呀,身体好像投胎重生啊,孙哲平手的触感好像还温柔地留在身上,人类的关怀好像彼此的灵丹妙药,张佳乐在心中做着下凡总结,恢复精力后,又好死不死地凑过来搭讪,“孙哲平!”


 


“醒了?”孙哲平看了他一眼,继续发邮件。


 


“我们晚饭吃什么呀?”


 


“哦……”孙哲平认真发邮件。


 


“……有点想吃炸酱面。”张佳乐陷入畅想。


 


孙哲平没多想地回答:“别吃油腻难消化的,随便喝点粥吧。”


 


“倒是也可以。”张佳乐很大气地批准了。


 


等会儿,哪儿有点不对,孙哲平发完邮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你还打算在我这儿吃晚饭啊?”


 


张佳乐好像被这个问题伤害到了,有一种“啊一秒变小”的错觉,脸上写满了“天啊你要背叛我要驱逐我吗”的委屈。


 


别以为你长着耷拉眼就可以随便卖萌,千万别跟我来这套,孙哲平心想,“在我这儿吃也行,先问你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叫孙哲平?”


 


“嗯,昨天听你朋友都叫你孙哲平啊。你不叫孙哲平吗?”


 


“…………”孙哲平尽量不被他带跑话题的深呼吸了一下,“咱俩昨天第一次见面是吧?”


 


“是啊,一见如故!”张佳乐笑起来。


 


孙哲平说:“所以你就这么习惯在萍水相逢的路人家过夜吃饭?”


 


“……我以为我们俩已经是朋友了啊。”张佳乐眼睛又耷拉了几分下来说。


 


卖萌是没有用的,孙哲平把电脑放到了一遍,认认真真地摆出“不行咱们得聊聊”的表情,这让张佳乐有点小紧张,但随即决心迎难而上地正襟危坐起来。


 


2、


两个人大眼对小眼地看了一会儿,折腾照顾了他一天一夜了,累得半死不活,还是只知道他叫张佳乐,是个有点逗的小帅哥这么一点讯息,孙哲平虽然不想追究细节,但这也太不靠谱了吧,你哪儿来的啊?怎么知道我这么多事儿?是不是飞越疯人院的啊?谁派你来的?到底要干嘛?有病历吗?是不是在逃犯啊?家住哪儿啊?我联系你家人接你还是咋着?


 


这么多问题,对着张佳乐似乎都有些徒劳无功,从一天的接触经验看来,他的脑筋回路和普通人不同,于是千言万语化为了一句话。


 


“你先把你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看。”孙哲平说。


 


小神仙张佳乐对身份证这个词进行了检索和反应,迅速从扔在地上的裤子兜里掏出了钱包,递了过去。


 


嗯,还行,有身份证,看来不是什么在逃犯,“你是昆明人啊?”


 


“是呀。”


 


“我在昆明呆过好几年。”


 


切,我当然知道,否则我下凡设定里为啥把我设置成昆明人呢,就是为了跟你创造共同语言,张佳乐脸上莫名其妙地爬上了一丝得意,这让孙哲平略囧。


 


“说明我们有缘分。”张佳乐马上说。


 


“还行吧。”孙哲平避重就轻,“你来北京干吗?”


 


“嗯……北漂。”


 


北漂毛啊,对话又进入了不靠谱的状况,孙哲平继续看了看身份证,对方和自己同岁,照说来北京闯荡找工作倒也不是不行。


 


“你是做什么的?”孙哲平继续发问。


 


“我……可以修电脑。”张佳乐说。


 


这次下凡匆忙,作为实习生,他都没有进行过什么培训,临行前胡乱把系统里能带走的技能都带上了,什么蓝翔技校、新东方英语、东方时尚驾校、厨师烹饪班、盲人按摩等技能一股脑全倒进身体里,不过哪些用来求生呢?张佳乐思索了下,觉得其中修理电脑硬件、软件这件事听起来和他的业务对象比较有共同语言,他于是首先提出了这个。


 


“你就这么点行李?”孙哲平没多想,指了下他昨天背着的一个破双肩包。


 


“行李都是身外物。”张佳乐笑着说。


 


“钱也是身外物是吧?”孙哲平看了眼他的钱包,只有300块,300块就敢北漂,他胆儿真的太肥了,碰上我这样一个好人,实在是他三生有幸,就算是孙哲平这么酷的人,都忍不住这样想着。


 


他看着张佳乐,张佳乐也看着他,他继续看着张佳乐,张佳乐也继续看着他。


 


张佳乐有一双很不错的眼睛,明媚闪烁间,天赋异禀的自带万语千言,仿佛能圆能方收放自如着孙哲平各个角度的审视,365度无死角的散发着天然吸引力。孙哲平是个资深外貌协会,恋爱道路上一水的魅力美女,不过,到了今天,他对人类的五官、身材和性别都陷入了一种模糊的审美疲劳中,其实都一样,不过张佳乐有点不一样。


 


其实张佳乐被他看得有点紧张,脑子和心里都噼里啪啦地放着二踢脚:他到底怎么了?忽然变得这么严厉?他会不会把我看得神灵出窍,不会的,我和人类肉体结合得很好,要不然我心跳为什么这么快?可是,我要留在他身边才行,我还有什么技能吗?好像可以给他唱个歌,不对,孙哲平不喜欢吵闹。


 


不知过了多少秒,张佳乐忽然把手上的水杯豪迈地拍在了桌子上,“我想起来了!”


 


孙哲平被他吓了一跳,就看到他很开心地站起来说,“我会煮粥!孙哲平,我给你煮粥吃吧!”


 


“呃……不用了吧……”


 


“我可以的!”


 


他站起来走向厨房,想起了自己下凡技能中还有“下厨”这项,真是理清了学术脉络了一样开心,他在厨房左右打量着,决定要好好煮粥给自己的新人类朋友吃。


 


在他欣喜万分的忙起来的时候,孙哲平靠到了厨房门边,手里拎着张佳乐的裤子。


 


“你煮粥前先把裤子穿上吧!”


 


3、


张佳乐在孙哲平家住了下来。


 


尽管孙哲平表情很酷的约法三章,诸如不要乱动我的东西、尽早出去找工作、找到合适房子就搬出去。但他还是让张佳乐睡在床上,自己窝在沙发里,出门给张佳乐买了很多衣物也包括内衣裤,带张佳乐去了天安门、北海、故宫等地方玩耍。


 


“孙哲平,你真是个嘴硬心软的好人!”张佳乐捧着一堆小吃,边吃边忍不住的感慨。


 


“那你能别掉渣儿了吗?”


 


同居生活可谓愉快,张佳乐的技能点还是很惊人的,他会做各种各样的菜,会修各种电脑、有如GPS一样的方向感,有体贴入微的记忆力和极强的反应能力,他融入了孙哲平的生活,每天除了做饭聊天外,还兼带出现于孙哲平各种工作场合去接他回家,最重要的是,他迅速学会了打荣耀,陪着孙哲平下副本、抢BOSS,其乐融融不亦乐乎。


 


“小伙儿不错,是个全能型人才。”孙哲平偶尔也忍不住和朋友感慨,他已经不太想催促张佳乐出门找工作了,但友人还是对这段突如其来的同居生活表达了“你俩也太诡异了吧”的感慨。


 


“为什么诡异?”张佳乐之后问孙哲平。


 


“可能觉得俩大男人天天住一块挺怪的吧。”孙哲平并不在意。


 


“他们觉得我们是同性恋。”张佳乐倒是毫不介意的一语中的。


 


这么直白?还以为南方小伙能婉约点呢,孙哲平正忙着整理自己的病历,不由看了张佳乐一眼,“可能吧。”他说。


 


“那你介意吗?”


 


“介意什么?”孙哲平说,“介意搅基还是介意他们这么说?”


 


“介意搅基吗?”张佳乐抱着水杯,坚定地抓住了重点。


 


孙哲平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过头看着张佳乐,对方也光明正大无所畏惧的望着他,满脸都写着“我要了解下你”式的求知若渴。


 


按照一般逻辑思路来讲,张佳乐这种问法是在暗示什么,孙哲平当然听得出来,早看出你是基佬了,孙哲平自觉经验老道的想,于是讪笑了下,说:“要看跟谁,跟你就不介意了。”


 


张佳乐愣了一下,在那个瞬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耳根燃烧了起来,他又控制不住人类肉体了,觉得脸上皮肤的颜色也随着突突突的心跳改变了。这是什么生理反应,张佳乐觉得自己大概貌似是脸红了,下意识的低头喝起水来,如果能把脸塞进水杯就好了。


 


孙哲平简直是下意识地说完这句话,说完反倒后悔了,他琢磨了下,马上跟了一句,“我开玩笑的,别当真哈。”


 


张佳乐继续喝水。


 


其实,25岁的孙哲平对搞对象的样貌、身材和性别是真的越来越模糊又审美疲劳了,实话讲,男的也挺新鲜的,他没试过。不过,最近他是真的没什么心情,左手的伤情越来越严重,他坚持了半年的复健,却每况愈下,这段时间的疼痛程度略有些影响他生活了。


 


“我不介意搅基,和男的试试也挺好。”孙哲平看他不说话,觉得气氛有点干,“不过最近是真的不想琢磨这些事情。”


 


……又是这句话,你不想琢磨这些事就会错过动心的荷尔蒙啊,张佳乐很替他捉急,从水杯里抬起的脸上显现出一点失落的神情,这更增强了孙哲平对他的认知。


 


 


@钱包去哪儿了? 为了向你显示我的勤劳勇敢追。

评论
热度(344)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