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孙肖】瑰然相 番外 手掌心 8-10

这里孙翔对小事情的感情描画是我最喜欢的爱情状态

月候候:

哨兵向导设定,私设如山,OOC泛滥,唯一好处是不死人,各种BUG,欢迎捶我。


正文指的是这货《瑰然相 第一部 颠倒无常》到现在也没完全定下架构和主CP,每次修补设定都觉得场子铺得有点离谱,所以拿这个番外做个实验哄哄自己,会很快结掉,然后回头去填天知河的双鬼番外方王番外


P.S 目前看是不会有角色黑化,即使他们会蛇精病地掐来掐去……也都是人民内部矛盾!不过这个实验基本失败了,会尽快补个结论然后填其他坑的。


注释:
ESP:Extra Sensory Perception,超感官知觉/超意识/超感官潜能,这里就直接当作超能力代称用了,懒得编了……
PVS:Persistent Vegetative State,就是植物人啦,不要想太多……
DBS:Deep Brain Stimulation,深度大脑模拟。
BCI:Brain/Computer Interface,顾名思义就好了反正是扯……
PTSD: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创伤后应激障碍。




1-5


6-7




8

Today

肖时钦睡下四个半小时后,戴妍琦唤醒了他。
有效睡眠四小时,其他都是浪费时间。固然他这样说了,女孩仍然偶尔抗命好让他多睡会儿,特别是有一个叼着烟的叶修百无聊赖等在会客室时。
看见肖时钦进来,有斗神之称的男人眉毛都没挑一下,招呼打得极其随便,“小肖,好吗?”
肖时钦点头,“叶神。”
他看着眼前喜笑颜开的那张脸,指了指门,“出去。”
叶修长出一口气,“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会叫我滚出去。”
“叶神,”肖时钦客客气气笑了下,“请滚出去。”
他睡了一觉,眼睛下面淡青阴影更浓,衬衫倒是新换的薄荷奶油色,细薄衣褶里既疲倦又华丽地渗着一丝没散尽的桂子清香。
“小肖啊,别太鞠躬尽瘁了,当心过劳死,劳模不是这么攒的,雷霆这一家老小还等着你做主呢。看看人家大眼,带孩子养宠物两不误,人生赢家啊。”
肖时钦摘下眼镜揉揉鼻梁,“叶神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说,这儿没您要的东西,人也不借。”他加重语气,“我的人,一个不借。”
“想什么呢?不打你家孩子主意。”
叶修取下嘴里那根没点燃的烟,若有所思转了转,直视他的眼睛,“这次我要的是你。”
“不去。手里有活儿,忙不过来。”
叶修叫起来,“别这样啊肖工,买卖不成仁义在,现在本人循正当渠道求助同事,不要误伤友军嘛。”
“这怎么能是误伤呢叶神。”肖时钦戴好眼镜,对他诚恳地笑了笑。
“这是迁怒啊。”
叶修差点没词儿了。
肖时钦看着他,两人身高相仿,目光对视时都有几分钻透对方脑子的意味。当然他对叶修的脑子不感兴趣,至少不像很多人一样有意炸酥了配肥肝片和发泡酒来吃,
不知谁给他挑的衬衫,沙棕色衬得他脸色不错,兴欣那一组倒是不缺好品位的妹子。
良久之后叶修终于叹了口气,“小肖,我真心需你帮忙。”他抬起一只手,虚虚地做个手势,“我这边的人截取到一些信息,跟虚空有关,得去查查,没人能比你做得更好。”
“已经没有什么虚空了。”肖时钦轻声回答他,“叶神连这都忘了吗?”
“如果吴羽策还活着呢?”
肖时钦沉默了几秒钟,慢慢坐下来,“那又怎样?”
“怎么这么想不开呢小肖。一年前的事儿,咱能先搁下吗?甭管谁对谁错,或者究竟是谁的责任……”
“叶神,”肖时钦伸出一根手指阻住他,“我们这些疯了的家伙,其实不是很在乎这个。是谁的错,或者,应由谁承担责任之类的。”
他摊开双手,洁白掌心纤尘不染,连掌纹都淡不可见。
“我只想要回原本就归我所有的那些。”
比如我的哨兵。

9

1 Year Ago

“我喜欢。”孙翔喃喃地说,“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
他将额头抵住肖时钦的额头,挺直鼻梁画出一道秀美阴影,狼一样锐利的眼睛躲在阴影深处,好奇地闪闪烁烁,“现在没人能把你跟我分开了,是吗?”
因为我是个哨兵,而你是我选择的向导,这就是世间最完美安全的纽带,既坚固,又郑重,胜于婚约美于情爱,最真实的一切一切。
肖时钦觉得上不来气,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孙翔看上去却不那么急切了,攀住肖时钦的肩,他像只渴睡的大猫一样,在周围幽碧矩阵光影照耀下缓慢地眨着眼睛,表情模糊而安逸。黑暗,碧绿,碧绿,黑暗,微光,沉默,沉默,微光。展开的精神图景圈定了域界,无声的泉流掩盖了一切。他轻易地向肖时钦敞开心扉,自己还欢喜地托腮坐在门槛,生怕他不肯迈步进来。
这是他的向导对他的第一次精神碰触,他却远比对方更迫不及待。
过来,进来。他热情而莽撞地催促着,来看看我呀。
坦率地说肖时钦不是不好奇的,哪怕单纯作为一个ESP,他都对哨兵与向导的那种精神联系充满学术性的好奇心,这一点联盟里任何一个研究者都概莫能外。共感,联结,抚触,屏障,图景,域界,标记……
还有精神体,青瞳凤鸟美如焚身之祸,那样的美究竟在他灵魂中沉睡了多久呢?
孙翔试探着抬起头来吻他,嘴唇温凉,一瞬间他们置身雪原之上,厚重柔软雪地带着种月白的蓝意,远处有缥白湖水映出不见尽头的夜色苍天,在那极黑极暗穹庐般天顶,有碧绿的数据流细密优雅如雪如瀑流淌下来,茫茫雪夜里,一尘不染洁白旷野倒映着一刻不停书写矩阵的天幕,二位数列字体在寥廓雪原上投影出奇异变幻着的美丽阴影,细密如人间万华镜。
他的世界如此轻易地漫入他的,而被侵入的家伙几乎只是浑然不觉地叹了口气。
“真好看。”
孙翔朴素又自豪地感慨着,肖时钦就算再惊讶于这精神图景的顺利融合,也被他弄得有点无语。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肖时钦轻声问他,“你真的想好了吗?”
“队长和江副给我讲过,我不是特别懂。”他抓抓头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我死掉以后预定要去的地方?”
肖时钦突然觉得无言以对,孙翔高兴得就像个孩子,一切都恰如其意,他心满意足,毫无挑剔,这样的满足本身就令人想要沉默,就像简单的美好总教人不忍打破。
他没头没脑地说:“它来找的是你,我开心死了。”
肖时钦却立刻知道他说的是那匹雪狼。
简直是九死一生的绝望,和绝处逢生的快乐。一生那么短暂又那么长,所有人都以为他孙翔是称心如意一帆风顺地走过来,最好的,他拥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最无可挑剔出身,最华丽锋锐能力,最无坚不摧团队,所有人都认同他必然一如既往拥有个符合所有人期望的向导同他珠联璧合,从没有人问过他——你也有颗心,你心里想要的,是谁?
“我一直觉得老天爷对我挺好。”他轻轻啃着肖时钦的小指,细碎酸麻痛楚丝丝蔓上来,和他的声音一样含糊不清,“现在我才知道,他老人家对我真是特别好。”
肖时钦抽回手,低下头用额角碰了碰他,“我们出去吧。”他温和地告诉孙翔,“虽然我很喜欢这里。”
平静,宁谧,无声,时间的流淌如被宇宙洪荒记述,这是个被他的华丽复杂与他的强大单纯包裹起来的世界,美而宏大,不可告人。
我们出去吧,他闭上眼睛,在意念里浮起一个静静的笑,我对这注定的一切,无话可说。
命纹所系,合当认输。
那大男孩的声音兴高采烈得离了谱,在肖时钦的鼓膜上斑斓,又在他视线里震荡,标点符号里的兴奋感敲打着他的皮肤令他战栗,音调里难以言喻的火热与甘甜又缠绕着他的舌尖教他几乎不能呼吸。
好呀好呀!
小事情。他又微微顿了一下,兴奋里带了羞涩,甘甜里夹杂一角青柠味的酸甜。
我喜欢你,嗯。
我爱你呀。

10

Today

叶修走后肖时钦仍然独自坐在会客室沙发上,戴妍琦推门看了他几次,没敢打扰。
洁白手指支撑着额角,他脑子里一句一句过着叶修说过的每一句话,终于忍无可忍笑出了声。
那真是个顶大的诱惑不是吗?听起来。
吴羽策可能还活着,李轩的下落可能有了线索,叶修需要一纸切结书来释放由微草负责限制的前百花组领队张佳乐,也需要雷霆组所属三台顶级AI系统及操作员——包括肖时钦在内——全力配合,当精神轨迹不再是个文学审美中的抽象名词儿,意念流动也就如轨迹球般可堪把捉。叶修说他手底下的人似乎发现了前虚空组那一对鬼一样行踪莫测领队大人的精神轨迹,所以肖时钦有必要帮他逮到那个球。
“没空。”肖时钦喃喃地回答他,又摘下眼镜揉揉眼睛。
“借我你那台AI。”
“它也没空。”
叶修眉尖一抖,肖时钦的口气像提起某种活物,“你在搞什么?”
“帮帮忙,叶神,不要明知故问。”
叶修其实并不想冒着激怒对方的风险踏雷区,但肖时钦的状态让他觉得如果不放个烟花,大概被深水炸弹闷死的就是自个儿了。
“小肖,”他选择了尽量淡定的口气,介于认真与调侃之间——据张新杰说这比较令人不生戒心,少点敌意,“一年前的事,我们得弄清楚。”
真相,或者其他什么。难道你不想搞清楚?几乎就在数日之内,联盟各组红警连发,事故连篇上演,轮回折损两人,一人官方确认死亡,一人因急性损伤进入PVS状态;虚空副队长官方确认死亡,队长失踪,至今下落不明,虚空组因此解散……
“百花出了什么事,你比我清楚。现在我们好歹有了点儿线索,肖工,考虑一下,帮个忙。”
“你为什么不去问周泽楷?”
叶修闭了一下眼睛,“小肖。”
“因为他整整一年没说过话了,对不对。”
“因为更需要你的本事。”
“因为你也知道周泽楷不会信你了,而江波涛现在还躺成一颗包菜,张佳乐疯得只怕比我还凶,相比之下李轩和吴羽策至少还是好的——他俩一起没了。”
他笑了笑。兴欣,逆光者,以此为名的你们,以联盟锋锐折戟为代价,在荣耀之光背后,看清了什么吗?
叶修叹气,这不像你啊肖工。
肖时钦摇摇手指,“雷霆只是逐流者,您忘了吗。”
叶修看似还想说什么却忍住了,耸耸肩,“你知道我为什么先来找你吗?”
“因为你知道喻文州肯定不会答应蓝雨搅和进来。”而张新杰更不能容忍这种毫无计划和目标的探究。
“但你不一样,小肖。”
“你想说什么?”肖时钦轻声问他,那个说法吗?叶修,张新杰,喻文州,肖时钦,都说对于联盟四大战术大师而言,悲悯这种稀缺品质就算萃干了全身血液也不见得能拿来浇铸出一小颗糖果,雷霆组的当家人却是个近于爱惜飞蛾纱罩灯的脾气。黄少天曾经哈哈笑着好奇是否因为整天对着电脑,他才有这么泛滥的慈悲心,看这个世界如看棉花糖星球,各种柔软纵容,反正种种般般,都是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喻文州回答说,那只是因为他善良。
——你怎么那么喜欢这个世界,肖时钦。
那大孩子懵懂抱怨地问过,“你是要有多爱这个世界啊。”
——就像爱你一样?

肖时钦慢慢合拢双手,嘴唇挨上指节,轻吹一口气。
“叶神,现在的话,我对真相和这个世界的兴趣,都不是很大。”
您不记得我那台AI叫什么名字了吗?
——生灵灭。
他一动没动,房间对面饮水机突然沸腾出巨响,气泡挣扎得白雾阵阵,要冲破淡蓝水桶,震得机器像只被浇了硫酸的乌龟在地上微弱乱蹦。窗上遥控遮光帘唰一声惊天动地滑下来,房间里漆黑一片,所有插座微弱喷吐着火花,照着他们的脸。墙板上各类开关琴键似的弹起压落再弹起,清脆声响是一曲荒腔走板打击乐,恐怖而心烦。
叶修眯起眼睛,在烟雾感应器启动一瞬间终于说话了,“小肖啊,淡定,控制一下。”
肖时钦苦笑,“您看见了,这是我搞的吗?”
自动喷淋灭火系统哗地开了,除去肖时钦身边一公尺见方,房间里各个角落大雨倾盆浇了个遍。
叶修打个响指,在打响指之前他飞快地撑起了那把整天挎在手腕上——固然那让他多少像个英国佬——的伞。
“也是,”他自说自话,“岁数大了人迟钝,它没动空调,我就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因有你在,它才不会无差别攻击。
他提高声音,“那个谁,你再折腾,我就赖这儿不走了。”
肖时钦又摘下了眼镜,他看上去像站在茫茫雨幕里,表情有点模糊,叶修压低了嗓子,“他能听到吧,你要怎么收场?”
……你要怎样让一台AI相信自己是个活人?很确定,不怀疑,犀利,尖锐,强悍,酷,又耍着孩子样的小脾气。
肖时钦用拇指和食指掐着自己的睛明穴,脸色很淡,“重建记忆之宫——我说的不是利玛窦那一套。那不就是雷霆正在做的么。”
“所以你顺便也给自己分了套房?”
肖时钦僵了下。
你曾经那么钟爱这个世界,五感六识,眼耳鼻舌身意,无尽慈悲。有人温柔度世是因为太擅长忍耐,曾经霜寒雪深所以看什么都暖煦如春;但肖时钦是另一种,他对这世间情意绵绵如许,其实不过是因为他从来没把自己当作这世上人。
他从小就是个ESP,假使说电子和二维数据才是他近亲,叶修一点都不会奇怪。这样一个人会是个向导,本身就太过不可思议,不论看上去还是分析起来,肖时钦都是最不适合拥有共感能力的那一类人。他根本就不像有可能会去特别关注和在乎某个人。
偏偏他是,偏偏他还有了个哨兵。
因为失去了那个人,他俨然让这个世界都失恋了。

“叶修,”他轻声说,“出去。”
不然我不太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
叶修转动着白皙手腕,伞缘向四周抖出一串水珠,有一滴溅到了肖时钦脸上,他动了一下,喷水立刻停了。
“生灵灭?还是一叶之秋?”
——你给那台AI的名字,究竟是哪一个?或者不如说……哪一个才属于它?
肖时钦垂下眼睛,“请他出去。”
墙上巨幅液晶显示器轰然落地,摔个粉碎,背后墙洞里各式电线闪着血色明亮火花极愉快地冒了出来,飞扑向叶修,他举伞一挡,馅心无奈而表皮祥和地嚷了一声,“孙翔你是不是找打?”
此时此刻他特希望自个儿能有包子的自带无厘头乐天,管他气氛是严肃紧张还是活泼逗比。
伞面上唰地迸起一片光波,剧震之后电线弹了回去,叶修龇了下牙,抖抖手,语气带了点警告,“小肖!”
肖时钦口气仍然淡淡的,“你真想跟他打的话,条件很方便,我早想拿叶神试试DBS了,我这儿的BCI做的也相当不错。”
岂止相当不错,叶修腹诽,嘴上还是谦让,“谢了,等我挂了再说。”他其实已经有点紧张,不是害怕只是担心,真话不能说说了就作死怎么就是不懂,比起跟肖时钦较劲,他其实更想拎雷霆组的人过来挨个谈谈人生——肖时钦疯,你们也就由着他疯?
他用BCI系统将保存完好的大脑置入DBS中,进行脑部区域周期性电子脉冲信号传输,直接代入AI。换句话说,那台AI系统就是活着的人脑——就是他那在一年前被官方判定死亡除名的哨兵。
虚空焚旗,轮回折戟。当年那次任务轮回出动三人,只有周泽楷全身而退,时至今日仍受PTSD困扰。但这其实都算好的,对他和肖时钦来说,还勉强存活的原因大概只有一个——他们的向导或哨兵都还不曾真正从这世上消失。周泽楷拒绝以DBS系统对江波涛进行脑电波模拟,宁可独自面对他从此沉默下来的向导。叶修去看过他们,江波涛那么一个叫人如沐春风的年轻人,现在既不会说话也不能理解语言,有时他能睁开眼睛让目光集中在某个人身上,但他们都知道,他根本辨认不出眼前人。
不过周泽楷还算好的,方锐曾经闷闷地说,“他至少还有个活物可以捉摸嘛。”
比起他们交给肖时钦的金属棺和低温箱。
联盟内部向来将已结合的哨兵向导视为已婚部属,也正因此,最后一道签字确认死亡的工序留给了肖时钦。
他撂下笔之后居然还笑了笑,转头去看他亲自请来的王杰希,语调慢悠悠的。
“有个项目想跟微草合作一下,上面已经过了。”

评论(1)
热度(132)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