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孙肖】瑰然相 番外 手掌心 6-7

好美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孙翔!!!!!写得真好!!!!从此变孙肖粉!!!

月候候:

这个小事情很苏吗?我觉得还好呀,其实写这个主要是想苏一下二翔……(虽然够呛做得到2333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小事情就满脑子都是凤凰。《春山空》里因为这个给他做了那么奇怪的私设,这个里还在继续Y,凤凰和狼谈恋爱,哈。我的审美就这样,不会好了。


正文指的是这货《瑰然相 第一部 颠倒无常》到现在也没完全定下架构和主CP,每次修补设定都觉得场子铺得有点离谱,所以拿这个番外做个实验哄哄自己,会很快结掉,然后回头去填天知河的双鬼番外方王番外


注释:
ESP:Extra Sensory Perception,超感官知觉/超意识/超感官潜能,这里就直接当作超能力代称用了,懒得编了……
PVS:Persistent Vegetative State,就是植物人啦,不要想太多……
DBS:Deep Brain Stimulation,深度大脑模拟。
BCI:Brain/Computer Interface,顾名思义就好了反正是扯……
PTSD: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创伤后应激障碍。


1-5




6

2 Years Ago

“我们不主张同事恋爱。”江波涛带着笑说,“但是首先,那个人得是我们的同事。”
起初肖时钦以为他这是在捉弄看上了别组妹子的杜明,直到发现孙翔第一时间连耳垂都红透了。
这其实有点好笑,他早听说过这暴力小孩,连韩文清都敢挑衅,连叶修都想打……当然他跟叶修那点恩恩怨怨肖时钦并不想去了解。无论聪敏老辣如叶修,还是懵懂如孙翔,都不是会主动搅和出那么一起乱子的人,事儿显然是上面的问题。
肖时钦被借调去摆平嘉世小组解散留下的烂摊子,配合孙翔清除余孽,顺便跟轮回合作,轮回那对年轻当家人貌似很看好孙翔,这也成了之后轮回邀请他加入的契机。
不过办公室恋爱这种事,太分对象,如果是喻文州江波涛,那绝对做得微注小窗明润物细无声;如果是孙翔这种讨好地递一碗红豆沙冰表情都会僵的货,迈一步上一个垒简直要他的命——想想也挺平衡,他出公差要别人的命,回来就有个人坐在半透明控制室里,戴着耳机十指翻飞操控大局,一颦一笑分分钟要他的命。
苦乐参半,天道惊险,人生惊艳。
江波涛和周泽楷一边看着,觉得挺好(玩)的。
没有人考虑过这场小打小闹单恋会带来什么后果,人人都知道哨兵只有遇上他命中注定向导才真正麻烦,其余都不算事儿。孙翔觉醒得早,年纪小,天分高,从小到大被精心培植起来,联盟真正的未来之星。肖时钦又是雷霆那一支电子尖兵的老大——当然,他是个ESP,但以他的年龄来看,身为ESP同时又觉醒向导共感能力的可能性几乎已不存在。
这两个人要是能搞出什么事儿,那才逗了。
聪敏如江波涛都一直如此认为,直到有一天孙翔磨磨蹭蹭找上他,提了个诡异的问题,“副队你是真的喜欢队长么?”
江波涛哭笑不得了足有三十秒,但他CPU高端,硬盘转速惊人,突然醒悟,“你喜欢了谁?怕对方不是你的向导?”
他已经不需要对方点头或摇头了。这问题有点复杂,尤其对于孙翔的脑子,江波涛不认为简单粗暴一句“结合热足够摆平一切中二担忧伤春悲秋”就能说服他,按理说这应由王杰希或张新杰解答,但高深莫测且高瞻远瞩如那两位,似乎又难免揠苗助长。
江波涛思量许久,蓦然意识到这还真有够难办。
故此一如所有温和民主的家长,年轻的轮回副队采取了隔离疗法,嘉世相关调查匆匆收尾后,立刻恭送肖时钦回了雷霆,孙翔则被带回轮回。收工时照例大家坐下来吃了顿饭,算作欢送肖工(有周泽楷在,叫队长不大合适,后来肖时钦笑说自个儿还真有个工程师职称)加喜迎小孙。
孙翔喝了点酒就一脸的伐开心,惹得杜明一个劲儿想逗他问他要不要买包包,江波涛冷眼旁观,认定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放心去敬肖时钦。散场时挨个握手道别,孙翔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下回我请你吃饭……”
余下的人背着脸无声狂笑,肖时钦也愣了下,微笑回应,“不用,红豆沙冰就好了。”
江波涛心里咯噔一声,看了周泽楷一眼,对方也正看过来。
不需要哨兵向导的感应,纯自情人默契出发,他俩都暗自觉得有点不对头。理性化整理癖技术宅如肖时钦,能放任脑子里存档这种无关紧要细节?
这是个要出事的节奏。

7

1 Year Ago

肖时钦不知该说点什么,最后只能无力地安慰他,“不怕不怕。”孙翔越凑越近,他只好试着别开脸同他讲理,“但是你看,并不能确定我……”
孙翔忽然一翻身,用力把他抱到自己身上,肖时钦吓了一跳,赶紧手忙脚乱坐起来,这姿势虽然也挺尴尬,总好过俩人紧贴得不留缝隙。孙翔仰望着他,双手紧紧握着他手腕,掌心热得火钳一样,汗珠沿着漂亮面孔一滴滴滚到床单上,哭了似的。
看着他肖时钦也觉得口干舌燥,他惊恐地发觉自己似乎被传染了心律不齐,孙翔的心跳沿着紧握他的双手透进脉搏,有人在他心室里抡着大锤,不要钱地搞拆迁,咣咣咣砸个没完,砸得他眼前发黑肋骨震痛。
他觉出自己的衬衫湿了,锁骨上的汗水滑到胸口,再不紧不慢地向下,像一枚火热的指甲挑逗地划开了皮肤上欲望的沟壑,堵不如疏,千江万河能一泄如注。
“啊。”孙翔眯起眼睛,瞳孔亮得出奇,淬进了钻石一样锋利迷人,“……看见了。”
肖时钦本能缓了口气,差点把自己噎住,“……什么?”
“看见了。”
说完这句他就哭了,像个孩子似的吸着鼻子,一边紧抓着肖时钦的手,又想去抹眼泪。床边那始终安静匍匐的雪狼站了起来,顺滑毛发熠熠生光,湿润鼻头不住嗅着,蓬松华丽的尾巴摇成了花。
肖时钦没来得及问他到底看见了什么激动成这样,就在对面半开的窗子上找到了真相。
玻璃映出跪坐在床上的他,在他身后,一只巨大辉煌的鸟类正习习张开艳丽双翅,羽翅华丽磅礴,每一下颤动都抖落火色明亮闪纹,翅膀边缘几乎没过整个房间。
大鸟有一双青色的眼睛,自倒影中注视着他自己,温和眼神稔熟如镜。
“这……”
孙翔弹起来搂住他的腰,又狠狠吓了肖时钦一跳。
“你怎么这样美。”孙翔把脸贴在他胸口,半闭着眼发抖。
我太高兴了。
因为我太害怕了。
我怕你不是。
“……那是什么?”
巨大美丽的鸟轻轻拍展羽翅,弯下金色长喙剔了剔翎毛。
“凤凰吧……太美了,像你。”孙翔特别认真地说,他搂着肖时钦,孩子气地伸出一只手,凤鸟审视地看着他,他有点委屈,泄气地喊了一声,“小事情……”
好久没听到了,这个绰号。那还是轮回整队齐集的月结会上,气氛八荣八耻严肃认真,结果孙翔一不小心喊差了他名字,满堂哄笑。他非常尴尬,后来孙翔老老实实道了歉,但私底下不思悔改,叫个没完。
太多人叫你肖时钦,但叫你小事情的只有我一个。
肖时钦不是不懂他那点小心思。他懒得管,但慵懒实质也是一种在乎,或者不在乎其实也就是在乎,他从未考虑过的那些细枝末节,并没在时光里无疾而终,反而以星火燎原之势,成了千里长堤上最要不得的那一粒蚁穴。
“小事情我喜欢你。”
芸芸众生虽则如云匪我思存,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但我只喜欢你,肖时钦。
而如果你是我注定得不到的人……
最恐惧的事没有发生,就是最大的幸运。但不管不顾如孙翔都会这样想——他究竟有多在乎这件事?
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而你是我可以放心大胆喜欢的人。
天啊,还有什么事比这更幸运。
金红色凤鸟轻弯下优雅脖颈,用长喙蹭一蹭他手掌心,一振而起,翩翩滑过房间,宛转地兜着圈子。雪狼自喉咙里发出低低吼叫,小步跟随在后面一路飞奔,说不上谁在陪谁玩耍。
肖时钦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背上一紧,孙翔把他拉下来,又吻住了他。
“不痛了。”
他在他嘴唇里说话,也在他大脑里说话,听觉里的句子如同放大印在眼前般清晰,肖时钦简直震惊,这经验就算他也是平生仅有,而拥抱着他的人根本没有发出声音。
小事情,小事情……他的嘴唇柔滑滚热地烙上来,舔舐着也吮吸着,是欲望在敲骨吸髓,如狼。我要你是我的,肖时钦在他明亮得吓人的眼睛里看清了孩子气的贪婪与坚持。江河已崩,再无表里。世间种种太多不可逆,但关于情意的联结是否在其内?
哨兵也好,向导也好,他们原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叛逆的存在之一。
做我的人好吗?
肖时钦逃开他的瞳孔,你哪里痛?他匆忙地换了个话题,手指无处攀援,一搭上对方赤裸肩头就被缫丝般滚烫光滑皮肤紧紧吸附。他指尖发颤,有点像吸纳并制约着220千伏特高压电缆时,那么一点点的力不从心——毕竟他也就那么干过一次而已。现在他不由自主抚摸着另一具光裸肢体,滚热,湿润,有力,年轻蓬勃,对他充满莫名渴望……应该做点什么?
哪里都痛,那双漆黑里透着一点金翠琥珀色的大眼睛坦率回答,没抱到你之前……哪里都痛,痛死了。他低下头撕咬衬衫上小粒贝壳纽扣。一颗颗咬碎吐到地上,舔舐肖时钦裸露出来的胸口,舌尖卷起晶莹汗珠,他抬起脸示威似的给肖时钦看了下,一口吞了下去。
亲亲我,小事情。他又爬上来,涨红的小面孔有稚气也有妖气。
亲亲我,我就不痛了。
肖时钦鬼使神差低了头,出他意料,孙翔居然很乖地接受了这个浅吻,简单,柔软,只是嘴唇相互摩擦,如荒原异兽款款嗅息。肖时钦缓慢闭上眼睛,一个小巧的吻,笨拙郑重如初恋,他却没想到这样朴素的接触里带上了醉倒时光的分量。
点滴流光如雨。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身边下起了雨。碧绿,晶莹,闪光,天色慢慢黯淡下来直至漆黑,抢在夜幕之前封锁了他和他置身的这一片茫茫域界。
孙翔睁开眼睛,“啊,是这个样子的。”他听上去充满好奇,却并不诧异。这让肖时钦都有点郁闷,“……什么?”
“精神图景,你的。”
他伸出掌心去接那些碧绿雨滴,一闪即灭穿过手掌,莹莹如萤火。
肖时钦突然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雨水。
那是如流如泉涌动不息的二位数列矩阵。
“我才不信我脑子里住着黑客帝国。”他喃喃地说,有点哭笑不得。

评论
热度(139)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