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少女

树洞吐槽用 全职看文用

【全员主双花】《血与荣耀》(第四章 1-2)

我擦!!!!!还以为这篇坑了!!!!!!

M导的双花不开花:

这篇文断了大概有100年了,本来也不打算填了,不过最近忽然觉得不能再痴迷生子狗血和淘宝了,稍微弄一点无聊的正常东西吧,我想改邪归正。


顺便祝五月份的尾巴,你是双子座,生日快乐。谁啊?我也不知道。


上一章:http://mtflower.lofter.com/post/272c73_afbbd6




第四章


 


1、还能不能做小伙伴了?!!


 


黄少天的车开得非常猛。


 


他看似hold不住方向和位置,但此时此刻却异常适当,他歪七扭八的把着方向,一路撞飞无数僵尸和障碍物,越过各式鲜血漫漫,和街口无数,油门就没松开过,一脚飙到底。


 


嘴也没停下来过,每每撞到僵尸就喊出各种招式和死法:去死!看招!撞不死你!别挡路!小爷送你一程……布啦布啦。


 


期间还忙里偷闲的回答孙哲平和张佳乐惊魂未定的疑问,或者说自问自答着。


 


“你们俩这几天去哪儿了?居然才知道吗?僵尸已经蔓延开了,我们片场是小镇最后一个被感染的地方,霸图的宾馆应该早就被灭了,为什么你们都没发现。”黄少天忽然自顾自的明白了,“我靠我知道了,张佳乐你太奢侈了吧,霸图给你定的是豪华间吧,我知道那家酒店的豪华间的楼层整层都要刷卡进的,怪不得你们什么都听不到。太可以了……你们还出来干嘛,干脆叫我们一起进去躲躲吧!豪华间是在15层吗?你们还有卡吗?电梯还管用吗?”


 


 “等一下!!”张佳乐还没听到重点,怎么他就讨论起酒店豪华间了,“你先说……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是真的吗?”他又四处看了下,“这不是老叶搞的片场吧?”


 


“你也把叶修想得太有才了吧,他能搞出这氛围必须奥斯卡了呀。完全就是一出真悲剧啊…今天早上广播还能听的时候,说全国大部分地区都已经被感染了…这是……”黄少天话没说完,忽然又吼了起来,“我靠靠靠,撞上了撞上了!”


 


因为油门踩太狠,没看到前面拐弯处的广告牌倒了,黄少天嘴和动作一样快,他一脚踩上刹车,车还是撞了上去,还好减速了,没有撞得太厉害,但是前排没有系上安全带的东西——也就是张佳乐撞到了前窗上,


 


“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张佳乐捂着头,很痛苦,他本来头上和脸上就有伤,他觉得要被整死了,“不会我来啊!!”


 


后排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孙哲平却一直在研究这辆老爷车的驱动感,他说:“这车不错,一会儿换我开开。”


 


这是逃亡时刻好吗?不要再研究车了。


 


但黄少天倒也没多推辞,“行啊!”他看了看张佳乐,“没事吧你,你脑震荡好了吗?还是发烧好了吗?你到底什么病啊?你脸上都是旧伤吧,身上有没有新伤口啊,有没有被咬啊?被咬过要提前告诉我啊。”


 


“我没有啊,我们俩刚……”张佳乐也被他说得有点疑惑,自己的确没有被咬,因为在孙哲平身边,甚至都没被僵尸碰过,“但是孙哲平好像被僵尸抓了下。”


 


孙哲平正撕掉自己衬衫在包扎左胳膊的伤口,“没事,我看了,应该只是擦伤。”他给黄少天展示了下伤口。


 


“擦伤和被抓都没有问题。那走吧。”他一边下车,一边还关心着张佳乐,“哎你真的没被咬啊,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算了算了,真被咬了也没什么办法了。我们先去旁边超市里拿点饮用水和食物,10分钟后没有病变,我们就回片场吧,我师兄在片场等着呢,他一个人挡不了多长时间。”


 


僵尸已经全球蔓延了多日,但这座小镇因为地理位置险峻,形状清奇,居然有些反应迟钝,黄少天和喻文州是幸存者,在满是僵尸的小镇求生了20个小时了快,事态迅猛而突然,他在逃亡时手机全坏,连食物和水都没有了。


 


孙哲平和张佳乐整顿一番惊魂,和黄少天一起跑进广告牌旁边的小型商场,捡了满地的面包和糖果,以及抱了几桶水回去,这条街很安静,大概僵尸都集中去了刚才的街口,他们搬了两趟到车里,都没有僵尸靠近。


 


但最后一趟时候出事了。


 


黄少天抱着两瓶水和一口袋的火腿肠走出商场,准备装车,却看到自己的老爷车已经被发动了。


 


“我去,偷车啊!”黄少天扔了水就跑过去。


 


晚了一步,车已经被开了起来,且迅速的冲了出去。


 


黄少天在后面跟着跑出去几十米,一路跑一路喊,“我靠啊你们还是人吗?这时候偷车太卑鄙了吧!敢停下来挨扁吗?包荣兴别以为我看不见你的脸,莫凡老师你还拿着摄影机拍我是怎么回事,这么有艺术追求别偷我们车啊,你们对得起你们导演叶修吗?哎!停停啊朋友,带我们一程啊!别这样别这样啊!!别这么残忍啊!!还能不能做小伙伴了?!!”


 


黄少天一直追了很短的街口,最后无奈的停了下来,把手里的火腿肠扔了过去,“我靠,我送你们10个火腿肠!!


 


车上坐的是叶修的小弟包子和摄影师莫凡,包子在开离视野前,回头吼了一句:“谢了啊!借用用,我们会回来救你们的!!!”


 


“救你妹……快没油了都,看你们哪儿加油去!!”黄少天喘着气站在街口愤愤的骂了一句,转过头看到孙哲平和张佳乐也跑了过来。


 


2、同门兄弟打僵尸


 


一大堆物资被车载走了。


 


三个人只好痛定思痛,从商场里重新扒拉出一些食物和水。


 


烟火特效师张佳乐不愧为手工业者,他徒手解锁了一辆小摩托车,可惜动力也不算很足,他把物资捆在上面,留一点空地自己坐上驾驶起来,而苦逼的黄少天和孙哲平就跟在后面跑步行进。


 


安静的街道上,嘟嘟嘟缓慢行进的小摩托车,后面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还在啾啾啾的说个不停,给另外两个人解释着现状。


 


片场出小事故的当天,其实就已经有人感染了,现在也搞不清楚于锋是不是其中之一,但群众演员里有发生病变的,感染源来自哪里已经不得而知,但感染者的初期症状均如感冒发烧,其后会疯癫发狂,具有攻击性,最终会停止心跳,变成僵尸。


 


所以相比较,黄少天很关心张佳乐,因为张佳乐也是剧组最早感冒发烧的几个人,不过,考虑到张佳乐已经感冒太久了,早过了病变期,黄少天想他应该只是纯生病。


 


普通的僵尸病变总是很快的,否则也不会只要几天,整个小镇已经被迅速感染。


 


《血与荣耀》剧组的大部分人在冲击中失散了,也有一大部分变成了僵尸,其后不知所踪。黄少天和喻文州占了会打斗的优势,到底还是能自卫,加上可以打配合,居然在2天之内艰难的活了下来。


 


今天刚刚重新回到了片场,毕竟片场的棚比较坚实,比剧组的小破宾馆具有可掩护性。


 


也没多有掩护性,他们三个人跑回片场已经快要累傻逼了,而由于一路没有汽车这种高速掩体,他们引起了附近少量僵尸的注意。


 


进入片场时,天已经黑了。


 


喻文州站在片场门口等他们,他脚边已经躺了5具僵尸的尸体,血淋淋的一大片,每一个的头都被整齐的打爆,但喻文州身上却滴血未沾,他看上去很平静,在黄少天他们跑进视野的时候,又像是更平静的松了口气。


 


又看到两个幸存小伙伴,喻文州很开心,况且这两个小伙伴还驮来了一大批物资,看这几个人平安爬回来,喻文州几乎忘了他们应该开车回来的事实。


 


“师兄,我们的车被偷了……”黄少天很不爽,他打算和喻文州说下情况。


 


“没关系,那辆车也没什么油了,最多开到山区,不顶用的。”喻文州说,“现在是病发初期,宜守不宜动,我们留在这里,先整顿下再想办法吧。”


 


《血与荣耀》的片场被毁灭的程度并不高,想必是因为那场着火事故,整个片场反倒重搭了,显得更为坚实。


 


孙哲平说:“现在只有我们四个了吗?”


 


“暂时看来是的,你们俩没事就好。”喻文州说。


 


张佳乐看了下片场布景,棚拍设备是他的同事林敬言做的,张佳乐很熟,很明显,喻文州和黄少天并没有把片场的大门和封顶关上,而这些似乎要通电才能做到。


 


“片场没什么食品库存,但摄像机、道具、威压机、烟火台都可以做防御。”喻文州对他们交代他的现场观感,“不过,电路接不上,我觉得最好能把整个棚封闭起来,这附近虽然僵尸不多,但入夜后就不好讲了。”


 


“嗯,我可以把这个棚的门关上。”张佳乐说。他考虑下,老林能搞定的,他也应该没啥问题。


 


“那你最好快点。”喻文州的眼睛穿过他们看向外面,此时,已经有一行大概10个僵尸歪歪扭扭的向他们逼近。


 


四个人在几秒钟内做出分工,张佳乐去电路房,黄少天则跑上道具区取武器,并准备帮张佳乐关上电动大门。


 


孙哲平站到喻文州旁边,他左手包裹的衬衫已经被血染红了,他的状况看起来不太好。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说:“就10个,我自己来吧。”


 


“行不行啊?”


 


“不行你再上。”喻文州倒是挺谦虚的,说完这句话,他先往前走了几步,迎着僵尸群走向片场门口。


 


他在门口捡起了两个旗杆式的棍子——拍远景戏时的道具当武器,但没急着动手,只是站在那里看着10个僵尸缓慢走来的方位,好像在测量什么。


 


僵尸几乎要走到面前了,他才做了第一个动作。


 


他抬腿踹向面前的僵尸,同时扬起左手的旗杆打向另外一旁的3个僵尸,这四只僵尸被打向了同一个方位,在他们撞到一起的瞬间,喻文州忽然抬起右手的旗杆,插了了过去,像串糖葫芦一样把他们串到了一起。


 


四只僵尸在他手中的旗杆上挣扎如野兽,又有3只嘶吼的向他扑了过来,他暂时将右手的糖葫芦旗杆推出半米,双手横过左手的旗杆挡住冲过来三只,并把他们档成一个水平线,继而摆动旗杆,让三只僵尸排成竖列,同时用手掌貌似轻推了一把第一只,三只僵尸精准的被打进“糖葫芦”中。


 


如法炮制的,基本不让僵尸近身的,把多只全部串进了一个旗杆中,动作很平缓,此时,他听到身后的电动大门“嗡”的一声震动了起来,看来张佳乐已经将它通上电了。


 


“师兄,躲开,我来给你搞定。”黄少天在后面喊他。


 


喻文州于是抖了下双手上的旗杆,右手的推出去,左手的向后递过去。同时,低了下身体,他感觉头顶飞过呼啸一声,身后黄少天拿起他递过来的旗杆,像扔标枪一样熟练,对着僵尸的头准确甩了过去,依次串爆了那些血糊糊的头。


 


两个人迅速后退回片场大棚,电动门也在此时缓缓关上。



评论
热度(260)

© 资深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